第五十一章 幕后隐情

    晏畅不知思思为何这么问,挠头道:“戏里说他只爱莺莺小姐一个,可是宗山长说,编戏的人胡说,那个张生后来当了官,娶了个有权有势人家的女儿,就不要莺莺小姐了。”

    “这个张生真坏!”

    思思咬牙切齿。

    忽听边上有个沙哑的声音道:“麻烦借个道!”

    一条黑色人影从两人身边挤过去,那人戴着帽,脊背微微佝偻,竟有几分眼熟,思思想到昨日拍卖时,坐在第一排的那个神秘黑袍老者,昨天他还是一副很气派的样子,拍了几个神奴,今天却像个猥琐老人,为何差别这么大?

    思思不由心中跳了一下,对晏畅吩咐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未等晏畅回话,思思跟着黑袍老者钻入人群,顷刻消失。

    晏畅咕哝道:“这丫头有病,喜欢乱跑,她跟吴非那小子心神相连,不怕走失,我却如何去找她?”他四下一望,现赤霞夫人也已不见,牛三斤更是挤到前面去看热闹。

    思思悄悄跟着黑袍老者,来到后台一角,只见黑袍老者对一个守卫点点头,那人身子微侧,让他进到里面。思思略一犹豫,退了几步躲在暗处。过了一刻,后台有人叫了一声,那守卫回身去讲话,思思一闪身,钻进后台。

    因为外面人多拥挤,这后台也没布置结界,里面的守卫也有点心不在焉,倒没人注意思思,她转了半圈,陡然看见木台一角,黑袍老者站在那里行礼,他对面之人被一片帷幕挡住,不知身份。

    思思不敢靠近,她知道,这些修炼者十分警觉,她一个凡人靠得太近,一定会引起注意。

    黑袍老者从怀中取出一样东西,那是个极小的白色物件,黑袍老人说了几句,对面那人伸手接过,忽然出几声怪笑,黑袍老者恭恭敬敬鞠了个躬,思思觉得他们手中之物十分眼熟,蓦地一呆,陡然想起昨天自己和主人滴血融合时,拍卖人黑瘦汉子手里的玉瓶竟和它很像。

    两人说了几句,黑袍老者这才退下。

    帷幕后那人笑声依稀耳熟,但思思却想不起是哪个,她到这拍卖场来拍卖时,似听过这声音,但此地不能久留,思思找个间隙,从后台溜出,她心中有几分惊惧,若是瓶中装的是自己和主人融合的血,那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一曲终了,台上终于安静下来,一条粉色人影在众女族拥之下上了台,正是头罩面纱的黎影。

    此时黎小姐换了一袭粉色衣裙,头顶的花冠换成高挽的云鬓,步履间透出一股淡淡的雍荣,她上台后先朝台下盈盈一拜。

    一个婢女打扮的女子上前二步道:“给让各位久等了,我家小姐这里先向大家致个歉。”

    黎影朝台上各位又是盈盈一礼。

    “黎师妹,你这下午的题目,不会很特别吧?”

    章少问道。

    那婢女道:“特别不特别,可是不好说,现在,请诸位看看下午的题目吧!”她手一抬,一卷白纸在她手中展开,只见上面写着一个斗大的字——礼!

    台上十人面面相觑,都是不知怎么回事。

    那婢女笑道:“我家小姐说了,她要招的夫婿,彼此即使不说话,也要心有灵犀,所以,请台上十位朋友,亲手制作或准备一件礼物,装进桌上的玉盒里,一会儿小姐会挑选三件,并对赠礼之人作最后裁定。”

    那婢女话一说完,只见台中的黎小姐双手结印,数道紫气升腾环绕周身。

    台下有修炼者叫道:“是紫花界!”

    晏畅一头雾水,忽然瞧见思思钻出了人群,便向她靠过去,问道:“紫花界是什么意思?”

    思思道:“那是一个封闭的结界,一般是进入修炼状态,黎小姐将自己陷入紫花界,等会礼物送进去,她是不知那份礼物出自何人之手的!”

    晏畅摇头道:“不行呀,若事先有人知道题目,一样还是可以作弊!”

    思思瞟了他一眼,道:“我若心底有喜欢之人,一定会让他知道题目!”忽然心中一动,想道:“黎小姐对主人有没有暗示,主人一个第一层凝气境的修炼者,凭什么现在还能在台上?”

    台上的吴非却没想那么多,他瞧见其他人都封闭了结界准备礼物,当下也布了个初级的结界,又从宝囊中取出纸笔,他从大明过来可没准备,笔是他从一个猎户手中买的狼皮,自己拔毛制作的笔,纸是一块白色的方丝巾,墨汁是用类似墨块的一种黑石研磨成粉,再加水调成墨,装在一个瓷瓶中。

    以前吴非每天读书写字,来到天行大陆,没有纸笔很是不便,他就自制了一套,此时铺在桌上,凝神略一思索,便在丝巾上题笔写字。

    待到一口气写完,吴非瞧见自己的文字工整,一勾一划都极有笔力,想不到修练了以后,意到笔到,书法又精进了不少。

    写完诗抄,吴非将丝巾卷好,放入锦盒,这才消除了结界。

    一个婢女走过来,鞠躬行礼道:“吴少爷的礼物准备好了么?”

    吴非点点头道:“已经准备好了,麻烦交给黎小姐!”

    那婢女微微一笑,伸手接过,转身而去,来到紫花界边上,念了一个咒,手中的锦盒凭空飞起,没入到紫气中。

    吴非这时才注意到其他人,只见其余九人都意态悠闲地望着自己,章少哈哈一笑,问道:“吴小友真的是很用心啊,不知道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吴非尴尬地笑笑,道:“我,我没什么好送。”他知道此时紫花界里的黎小姐,是不可能听见外面说话,但要他说出自己送了诗,说不得会引起别人笑话。

    章少托着下巴,道:“本少很期待啊,我们的赌约谁会最后获胜呢?”他觉得自己的仿神器入选前三肯定没问题,至于下一轮输给奉三思或莫珈俊并不重要。

    丝竹之声悠然响起,台上那些女子开始翩翩起舞。

    吴非等人来到台下,等待黎小姐最后裁定。

    思思来到吴非身边,却见他身边站了韩七爷和牛三斤。

    “吴小友,你送了什么礼物?”

    韩七爷问。

    “我写了几个字。”

    吴非道。

    韩七爷有些愕然。

    “什么字,是什么东西,值钱不?”

    “不是很值钱吧,您呢,您送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