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掌心那一划

    两人来到山涧边,较高的那人对吴非道:“朋友,麻烦你站在那里不要动,我们两个若是取到了玉片传送回去,你再去吧!”

    矮的那人怪笑道:“不错,这里应该就是藏匿玉片的位置,非常感谢你帮我们带路了!”

    吴非脸色很是难看,自己果然还是没有小心,方才韩七爷告诫自己,最高兴的时刻,也是最危险的时刻,自己怎么就忘了?他却不知道,这两人都是修炼的藏匿功法,他就算加强了防备,也未必能及时现。

    较高那人手里拿着一根狼牙棒,对矮个那人道:“何师弟,我们一起跳过去!”被叫作何师弟的那人四下望了一望,点点头,两人退后几步一起向山涧这边跃来。

    吴非正想着要不要拦截一下,陡然间,山涧边上一片白云张开,吴非定睛一瞧,正是先前韩七爷接住山壁石片的那张白帆。

    “蓬、蓬!”

    两声沉闷的撞击声传来,那两人撞到白帆上失去劲力,齐齐向涧下摔去。

    随即下面传来惨嚎之声。

    吴非跑到涧边,就见下面长满苔藓的石堆上,横躺着三人,口中哼唧之声传来,显然受伤不轻。

    韩七爷的身影出现在对面,他收起白帆,冷哼道:“两个小娃娃,也想捡老爷子的便宜!”他走到山涧边上,高声道:“还有一个娃娃,别躲了,也出来吧!”

    就见对面的矮树丛中,一条高大的人影不情愿地钻了出来,正是第一个离开的修炼者,这人吴非认识,他是昨夜在城主府卖虎翼弯刀的黑衣少年,不过他现在换了件灰蓝麻衣,腰间还围了一圈虎皮,先前吴非一时没想起他来。

    “你站在这里不要动!”

    韩七爷吩咐道,那少年见韩七爷没动地方,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手里扣着虎翼弯刀,只等韩七爷越过山涧就动攻击。

    吴非暗道:“老狐狸毕竟是老狐狸,就算修为差不多,这些少年还不是他对手。”

    韩七爷瞪着那少年,对吴非道:“这三棵树上应该就藏匿着我们要找的东西,只是这三个光罩,你只能选一个进去,进去之后,若是选错,三棵树就会一起消失,那我们这组谁也回不去,只有等时间到了才能被传送回去!”

    吴非一呆,问道:“为什么?”

    韩七爷道:“不为什么,这种光罩就叫作幻寂球,错一个,就立刻全部幻灭。”

    吴非终于明白,点点头。

    韩七爷道:“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一是我们各选一棵树,三棵树中,总有一棵是对的,我们蒙对的概率是三分之一,第二,就是继续寻找暗示,这三棵树一定也有选择的暗示,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

    虎翼弯刀的少年皱眉道:“时间来不及了,还是蒙一个吧?”

    韩七爷笑道:“好,我也是这个意思,吴非,你来选择,老爷子跟你一起碰运气,你选哪个?”

    吴非走到光罩边上仔细打量,这三棵树一模一样,从高矮,朝向到每一片树叶,都没有特别之处,他心里犹豫,如此相像,倒底该怎么选?

    正疑惑间,忽然想起昨夜离开城主府,那俊美少年在自己掌心划的那一横,心中陡然一亮,暗道:“黎小姐这是在暗示自己,选第一棵树么?”

    “老爷子,这天行大陆上,人们的习惯是先左后右,还是先右后左?”

    吴非在确定自己想法时,还是问了韩七爷一句。

    “废话,当然是先左后右!”

    韩七爷有些奇怪,这小子这个时候怎会问出如此问题。

    吴非下定决心,道:“那我就选这棵好了,您的意见呢?”他朝左边第一棵树的光罩走去,韩七爷道:“好,我跟你!”他口中这么说,却是站在那里没有动,死死盯着虎翼弯刀的少年。

    “我,我觉得是中间那棵!”

    虎翼弯刀的少年忽然提出自己的建议。

    韩七爷冷笑一声,道:“就算你是对的,也没资格选,吴小友,别浪费时间,抓紧了!”

    吴非点点头,迈步朝第一个光罩走去。

    “波——”

    吴非抬腿踏入光罩,没有任何奇异的感觉,但三个光罩在一瞬间同时破灭,他心中一呆,暗道:“难道我选错了?”定睛看时,只见眼前的三棵树变成了一棵树,有三块玉片正挂在树枝上!

    韩七爷狂喜,笑道:“小子,你真不是一般的运气啊!”

    吴非却是呆立在树下,暗道:“那俊美少年若是黎小姐,她给我的这个暗示,莫非,莫非真是对我有意?”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一个修为低下的修炼者,既不是门派中的弟子,又不是出身世家,黎小姐没理由看上自己。

    吴非忽然想到昨日在拍卖场收思思为奴时,台边仿佛有一道诧异的眼神在关注他,难道这和他收思思也有关系?

    见到吴非呆,韩七爷叫道:“别愣着啊,快取两块下来,我们若不是前十位赶回去,就白忙了!”

    吴非这才醒悟过来,取了两块玉片跃过山涧,来到韩七爷身旁。

    韩七爷拿起一块玉片,大笑两声,对虎翼弯刀少年道:“这是定向传送符,我们走了之后,你再过去取玉片罢!”

    那少年瞧瞧韩七爷和吴非,收起虎翼弯刀退后几步,叹了一声道:“我错了,你们两个还不快走,说不定我还能赶上第十位呢!”

    吴非和韩七爷对视一眼,两人将灵气注入到玉片中,一阵光晕闪过,两人又出现在祺关城的莲花台上。

    两人一出现,下面就传来牛三斤的喝骂声:“韩七你个老不死的,运气还真他妈好!”

    吴非四下一望,就见奉三思、章少等五人已经在台上等候,算起来,他和韩七爷是第六和第七位。

    章少脸上出现了失望之色,走过来道:“我说吴小友,本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吴非拱手道:“不敢,不敢,教章少失望了!”

    章少哼道:“你别得意,胜负还没最后定呢!”

    奉三思有些奇怪,问道:“章少,你和吴师弟是有什么胜负要定?”章少道:“没什么,我跟吴小友想比比这次招亲,谁的名次在前!”

    奉三思瞥了两人一眼,道:“有什么赌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