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两个幸运号

    赤霞夫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道:“你没见到台上那些莲花座么,那是祺关城的十三座临时传送阵,每个阵都可以传送十个人去外面斗法。”

    吴非这才点头,心道:“原来如此,这么说今日报名的四百多人,只须三、四轮就可以决出第一批获胜者了,不过十人一组,我能不能脱颖而出可有些玄。”他这段时间在店铺也买了些简易类的符纸,无须消耗多少精神力,论财力,吴非对自己还是有点信心。

    赤霞夫人又调笑吴非道:“你不要以为白捡的媳妇不值钱,如果没有好处,怎会这么多修炼者来参加?”

    “难道,两个不相爱的人在一起,会很幸福?”

    吴非又出了自己的疑问。

    赤霞夫人哧地一笑,道:“相爱?妾身以前倒是也这么幼稚过,但修炼者之间的相爱,真是太难了,若是功法相当倒也罢了,一旦差距拉大,隔阂也会越来越大,修炼者之间更多的是交易,姻缘也是。”

    吴非默然,他来到这里,很多思想都跟以前所学格格不入,在这里,生存和提升修为才是第一重要的事情,自私自利往往比仁义道德更深入人心。

    这时有两个童子走上台。

    “这是干嘛?”

    吴非又问。

    思思忍不住道:“主人,这是今天要抽取的两个幸运号,像这种比试,如果报名的人多出两个,就要抽两个号,多三个就三个幸运,他们可以直接进入下一轮。”

    刚才的报名是多两人,所以幸运号有两个。

    台下一片叫嚷之声,很是热烈,大多数人都希望抽到自己,牛三斤和韩七爷也跳起来,一个口中叫着五十四,一个叫着一九八。

    吴非摇摇头,只见台上穿杏黄衣衫的黎影柳腰轻折,从一个童子手中取过一个号向台下展开,上面写的是五十五,牛三斤怒骂一声,道:“真的运背,俺再晚来一步就好了!”

    韩七爷哼道:“你晚一步到,抽中的便是五十六!”

    随着喧闹声再次响起,黎影取过另一个童子的手中号展开,吴非还没留意,思思却叫起来道:“主人,是您,是您的号!”

    吴非往台上看去,只见黎影手中展开的号,赫然便是三百九十一!

    “妾身说了,吴小友你要走桃花运。”

    赤霞夫人轻笑一声。

    吴非摸着脑袋道:“这,这只是巧合罢了!”他心里想的是俊美少年和黎俊伯昨天给他的奇怪眼神,暗道:“桃花运还是桃花劫,这里可是难说!”他见牛三斤和韩七爷嫉妒的目光射来,不好意思的一笑,又道:“你们别这样看我,过了第一场,后面我未必有那么好的运气。”

    牛三斤不忿的道:“你小子昨天才中了个绝色神奴,今天又中签,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韩七爷也道:“怎么好事都叫你占了?”

    “这叫运!”

    晏畅在一边又撇嘴,思思伸脚一勾,晏畅顿时向前跌倒,啪的一声,这一跤摔得极重,他半天没爬起来。

    思思双手环抱,微笑道:“你也有运!”

    台上的分组已经分好,第一批修炼者被逐次传送出去,章少走过来,打着哈哈道:“没想到,吴小友的运气真是不错。”

    吴非拱拱手,道:“在下捡个大便宜,我这算是前四十名了么?”

    章少哼道:“最多算是第四十二名,第一场没有参加,未必就是好事。”

    吴非点头道:“不错,在下也是这么觉得。”

    被传送出去斗法的修炼者不多久就回来了,接着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也相继回来。

    果然如牛三斤所说,不到两个时辰,第一场斗法就全部结束。奉三思和章少自然在胜利者之列,那些斗法失败的修炼者灰头土脸,不是咒骂门派弟子手中的法器厉害,就是感叹抽签不利碰到厉害对头。

    牛三斤甚是倒霉,他一组中有中岭派的莫珈俊,第一批就被淘汰,倒是韩七爷仗着三十多年的淬体境修为,居然战胜了几个门派中的弟子,险险熬过第一轮。

    晏畅揉着摔伤处,还眉飞色舞道:“五十四,五十四,出场第一便是死!”

    牛三斤气得直跳脚,思思朝晏畅望去,柔声道:“皮又痒了么?”

    晏畅立即打了个寒噤,他闭嘴托腮,作思索状。

    约摸过了一炷香的时刻,黎俊伯和黎影又出现在台上,黎俊伯举着手中一块玉片道:“现在请过了第一轮的朋友上台,这次招亲的第二场任务是寻宝,祺关城的传送阵将把你们传送去山中,找到这样玉片,注入灵气就可以传送回来,先回来的十人,将是获胜者。”

    韩七爷拉起吴非的手,道:“这次还好不是斗法了,要是再斗一场,我这把老骨头可就撑不下去了,找东西老爷子我可在行,你小子跟我走吧!”

    吴非还没说话,晏畅道:“老爷子,您就吹,先将自己照顾好再说!”

    韩七爷呵呵一笑,道:“小子,你说话很讨人喜欢,小心下次七爷送你一口假牙。”

    晏畅心头一寒,忽然意识到不能跟修炼者开玩笑,这老家伙分明是威胁自己,要打掉他的牙。

    上了台,韩七爷对吴非低声道:“就算我们找到了隐藏的玉片,也别立即施法,要注意边上有没有人抢夺,人最高兴时,往往也是最危险的时刻。”

    吴非没想到韩七爷居然会提醒自己,他想起老师曾告诫自己:“说话不伤人,不带弦外之音,不夸耀自己的才能,不说人坏话,多赞美别人,便能交到朋友,这道理,在天行大陆也是通用。”

    黎影矗立在台上,亭亭玉立。

    吴非从她身旁擦身而过,一抬头,只见轻纱之下,一双妙目正投射而来,两人目光一触,吴非心中突地一跳,这眼神既熟悉又陌生,心中问道:“她果然就是那个俊美少年?”

    上台的四十二人被分为七组进了传送阵,韩七爷带着吴非走的是最外面的一个传送阵,一阵晕眩之后,他们这组的六人便出现在一座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