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桃花运,桃花劫

    “嗯,我可以和你赌这局。”

    吴非终于开口。

    章少闻听此言,脸上露出微笑,他和吴非赌的目的,不光是为了得到乌金法器,更想得到那个叫思思的少女,章少唯一担忧的是,吴非不和他赌。

    “好,那我们——”

    章少伸出手掌,吴非伸手和他击了一掌。

    “我们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章少取出两块玉石,道:“先君子,后小人,我们还是立下咒语再说,谁也不许耍赖!”

    “好,就依你!”

    吴非知道这是咒玉,他还没有立过誓约,有些好奇。

    章少对着两块玉石注入灵气,将先前的约定说一遍,又拿起一块下誓言道:“我若违背承诺,断一只手!”

    吴非拿过另一块咒玉,誓道:“好,我若违背约定,断一只脚!”

    说完两人交换了咒玉,各自保管。

    章少嘴角浮现出一缕杀机,暗道:“这是最初级的咒玉,你若死了,这咒玉便失效。”

    走出密室,众人围上来,牛三斤问道:“吴小友,你的长枪卖给章少了?”吴非拍拍他肩膀神秘一笑,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有人去问章少,他嘿嘿一笑道:“明日你们就知道分晓了!”

    吴非对其他交易不感兴趣,赤霞夫人也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两人便走了出来,打算回客栈去休息。

    出了大厅,俊美少年迎上来,犹豫着问道:“请问吴师兄,明天的招亲,你会参加么?”

    吴非笑道:“这么多名门大派的弟子来了,在下哪敢自不量力,不过既然来了,去凑个热闹也是无妨吧。”

    俊美少年脸上露出几分奇怪的表情。

    “吴师兄干么妄自菲薄,名门大派又如何,我家小姐可不是只看修为的。”

    吴非点点头,道:“不错,在下也相信。”他心里想的却是和章少的赌约,只要自己过他就可以了,至于招亲,他完全没放在心上。

    “那可好,在下明日一定恭候吴师兄!”

    俊美少年说完忽然伸手抓住吴非的右掌,在他掌心划了一横,吴非觉得她伸来的小手温润滑腻,身上也有一股香气沁入心脾,不由一呆。

    “如此,便恕在下不远送了。”

    俊美少年红着脸抽回手来。

    “啊,好,我们就此告辞。”

    吴非拱拱手,刚才俊美少年似乎有些慌乱,让他感到紧张,心里想着她刚才在自己掌心划了一横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什么暗示不成?

    俊美少年点头,两人相视一笑,各自离去。

    走出去一段,吴非还没说起刚才和章少的赌约,赤霞夫人忽然开口笑道:“吴小友,你只怕要走桃花运了。”

    “什么,什么桃花运?”

    吴非有些迷惑。

    “那个俊美少年,或许就是黎影,我瞧她的目光,对你很有好感。”

    赤霞夫人笑道。

    “啊,那,那个俊美少年,就是黎影,她真的是女的?”

    吴非有些呆滞。

    赤霞夫人哈哈大笑,道:“怎么,我以为你早看出来了。”

    “夫人不要取笑!”

    吴非接着把自己刚刚和章易帆的赌约说了。

    “我只想赢了和章少的赌约,至于招亲,千万别让我招上。”

    吴非心里觉得,自己喜欢的女孩,应该是林兮涵那种,柔美清纯,不带人间烟火气,如果那个俊美少年就是黎影,那她的精明和世故,吴非并不喜欢。

    夜色深沉。

    祺关城在夜色中沉沉隐去。

    第二天一早,吴非从修炼中醒来,用罢早饭,他带着思思和晏畅又邀了赤霞夫人一起,向城主府行去。

    城主府与昨夜相比又是不同,在府门左侧,用圆木搭了个一人多高的高台,面积比吴非以前见过的擂台要大四五倍。

    吴非想不到仅仅半夜的时间,黎俊伯就能搭建出这么个高台,不由心生佩服,他还注意到,台上放着两排莲花座,左右各六个,加上中间一个大的莲花座,一共有十三个。

    高台下面大约围了三四百人,远处还围着不少看热闹的凡人,见到吴非一行到来,牛三斤和韩七爷屁颠屁颠跑过来打招呼。

    “吴小友,你拿了号没?”

    两人手中举着一块红色的小牌子问。

    “什么号?”

    吴非奇道。

    牛三斤二话不说,拉着吴非向一侧走去,边走边道:“俺带你去取号,没号怎么参加招亲的比试?”

    来到城主府的右侧,这里并排横着一排桌子,不少修炼者在这里报名,吴非皱着眉头问道:“这么多人参加招亲,得比几天才分得出结果?”

    牛三斤道:“还几天,最多也就两天,别看这么多人报名,很多人都是来走过场作陪衬的。”

    来到一张桌前,吴非拿起桌上的一张纸一瞧,只见上面写着姓名、年龄、门派等栏,他想了想,觉得写自己虚岁也不妥,便添加了一岁,至于门派则直接忽略掉。

    吴非拿的是三百九十一号,韩七爷拿的是一百九十八,牛三斤拿的是五十四,他们几人聚在一起,晏畅忽然笑道:“老爷子,我看您还是别去参加了。”

    韩七爷白了晏畅一眼。

    “为什么?”

    “一九八,一九八,老爷子你就走吧!”

    牛三斤哈哈一笑,道:“老家伙就是喜欢做春梦,还是安心去找个凡人女子收做神奴算了。”

    晏畅对牛三斤道:“五十四,五十四,我去招亲就是死!”

    牛三斤大怒,道:“乌鸦嘴,小心俺撕烂你!”

    吴非瞧见思思闷闷不乐的样子,问道:“思思,你怎么了?”

    “主人,您是喜欢那个黎影么?”

    思思脸上居然带着不平之色。

    “不是跟你说了,我跟章少有赌约!”

    “那,那您小心点,像这种比试,被打伤打死也是可能,一些人说不定会借机下狠手呢。”

    正说着,章少带了两个侍从走过来,那两个侍从都是妙龄女子,身材长相颇为妖娆,到了近前,章少道:“吴小友,本少今日的号是一百二十号,你是多少?”

    吴非朝他亮了下牌子,问道:“章少,你有把握进前十么?”

    章少板着手指算了算。

    “奉三思我肯定打不过,但前十还是没问题,有个中岭派的莫珈俊也是个厉害角色,他的绰号是冷面弥勒,希望你不要过早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