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打个赌,如何?

    两人进了一间交易的房间,章少把玩着手中的青玉,开门见山道:“吴小友,你这件法器本少要了,我愿意出三百金石购买,但本少身上现在只有两百金石,本少可以给你这块青玉做抵押,你到我们智兽派去取或者我派人去取都是可以的,只要你在这里等十天。”

    吴非不知这青玉是个什么宝贝,本来等十天并不是大事,但他却淡淡道:“在下又要让章少失望了,我这件法器不是卖的,而是用来交换的!”

    章少虽然带了不少法器,但除了自己用的和栄城爹爹买的那件,自忖没有一件拿得出手,不由一呆,道:“三百金石你都不卖?”

    吴非站起身形,拱手道:“不好意思,在下只想换件好点的法器。”

    章少目中杀机隐现,下午拍卖场他就窝了一肚子火,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身上不但有钱,还有这种令人心动的东西,见吴非走到门口,终于开口道:“且慢!”

    “怎么?章少还有话说?”

    吴非转过头,带着戏谑的眼神望着他。

    “你是不是打我这件仿神器的主意?”

    章少手中出现了一个紫檀盒子,在灯光下幽幽地反射着光芒。

    吴非一笑,道:“在下若是打主意,下午拍卖场上,章少的这件东西便是我的了。”

    章少哼了声,道:“你打主意,只是当时没胆子要而已!”

    吴非手一摊,道:“既然章少这么想,那在下走了!”

    章少忽然道:“吴小友,要不我们打个赌,如何?”

    吴非好奇地看着他,问道:“什么赌?”

    章少道:“明天是招亲的日子,我和你再比一场,看谁的名次更靠前,你输了,把乌金长枪卖给我,我输了,便拿这件仿神器便跟你的乌金长枪交换!”他这次不敢小瞧吴非,不敢把赌注下得太大。

    “那可不成,谁赢了便要娶城主的女儿,万万不成!”

    章少气得鼻子一歪。

    “你以为你能排到第几,有奉三思在,最后娶到黎小姐我们都别想!”

    “嗯,还是不行,你怎么知道奉师兄一定是来参加招亲的?”

    听吴非这么说,章少郁闷得想要吐血。

    “你知道黎影是什么人,她是大围教的天才少女,在大围教女弟子中的地位仅次于赤炎冰,谁能和她双修是谁的福气,若不是黎影的老爹要当城主,建立自己的势力,奉三思那小子能有这么一个机会么!”

    吴非不知道赤炎冰是谁,想来应该是大围教很厉害的女修。

    “黎城主不是说招赘么,奉三思未必可以离开云崀派,来祺关城做一个帮衬?”

    “切,祺关城若是有事自然可以喊他们帮忙,修炼者谁会守在一个地方?”

    吴非这才明白,原来这里的招赘和他想的不同。

    “不成,我不能冒这个险。”

    吴非还是摇头。

    章少气得抖,这小子似乎并不在乎赌上一把,却一副不愿捡个便宜老婆的样子,他脸色绯红,怒道:“你以为你真能赢我?”

    “要不这样,你把这个紫檀盒子打开,我瞧瞧里面是什么法器,若是我喜欢,便跟你赌上一把好了。”

    吴非说着,他心里也没底,蓝月光若在,对上奉三思都是不怕,但眼下手上却没有好法器,连对付章少都是困难。不过吴非也不怕输,乌金长枪卖个三百金石,自己身上就有八百多金石,去一趟栄城,未必就买不到好的法器。

    “万一打开后你看不上,我岂不是亏了?”

    “那也没办法。”

    吴非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章少脸色一阵红白,紧咬牙关。

    “好,我答应你,但只能看一眼!”

    吴非心中窃喜,脸上却是一副上了贼船的模样。

    其实章少带的这件仿神器,有两个用途,一是这次招亲若能抱得美人归,可以作为聘礼送给黎影,二是招亲不成必须带回去交给老爹,这一点黎俊伯事先就知道,所以下午拍卖场替章少解围,是出于其他目的。

    章少想的是,反正奉三思和其他门派中几个厉害的弟子来了,自己这次被招亲的机会貌似不大,若是赢了吴非,可以弥补点损失,此时拿出来看一眼又有何妨。

    当下两人正襟危坐。

    “嚓——”

    章少小心地打开紫檀盒子的锡封。

    木盒打开,里面竟是只装了一只绿色的圆玉盒和一页玉片,玉片自然是记载着说明和使用方法,那玉盒的材料非同一般,晶莹剔透,竟是一块整玉雕琢而成,十分精致,上面花鸟的饰纹刻得栩栩如生,显然里面装的不是一般物件。

    “好了,你已经看过啦!”

    章少伸手要合上紫檀盒。

    “这怎么行,这里面还是盒子,你给我看个盒子算什么?”

    吴非眉头皱起,一脸不作数的样子。

    “好吧,我开,但是只能看一眼,知道不?”

    “知道,一眼就一眼!”

    章少咬咬牙,他再次打开木盒,小心地打开里面玉盒的盒盖,只见玉盒之内有一黑一白两枚棋子,非金非玉,色泽暗哑,显然是磨制得很精细,最重要的是,这两枚棋子一出现,立刻闪过一抹玄光。

    吴非心中一动,他第一次见到蓝月光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

    “好了,你已经看见了!”

    章少急忙盖上玉盒,将紫檀木盒小心地收起。

    吴非觉得这棋子应该是暗器类的法器,他喜欢小巧和文雅的物件,这两枚棋子他倒是挺喜欢。

    两人各自盘算,吴非问道:“章少,这盒子里的玉片在下可以瞧瞧么?”

    章少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行,不行,这玉片打开给你看,比打开玉盒还难,而且你看了,我怎么向老爹交代?”

    吴非沉默,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你应该感受到了,这是一件仿神器不假,这个级别的法器,只有拍卖场的高级拍卖才可以见到!”

    章少说话时并不着急,其实他谈判的经验比吴非多得多,现在又对玉盒中的棋子有信心,他觉得吴非是鼓弄玄虚。

    说起神器、半神器、仿神器,都是可以随着修炼者修为提升而提升的,一般的法器就不行,第二层修炼者使用的法器,到了筑基境后就要更换,有品阶级的法器就不同,下品的法器可以使用两个修炼阶层,中品的是三层,上品的法器可以使用到结丹境,基本上大部分修炼者有一件上品法器就可以伴随一生,但是这些跟神器一比,还是差距巨大,不过仿神器比真神器还是略有差距,大概仿神器最高可以给元婴境第七层的修炼者使用,所以每个修炼者都以拥有神器级的法器为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