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虎翼弯刀是个由头

    黎俊伯有意无意看着吴非道:“小女任性刁蛮,她的事,一向自己作主,所以明日究竟她会选谁,老夫一点都不知道。”

    吴非心中一愣,暗道:“黎城主什么意思,难道是给我暗示?”他倒是想看热闹,又不想在祺关城久留,至于招亲,那是决计不能参加的。

    黎俊伯讲完明天招亲的时间地点,场中人分散开来,他们各自找人交谈,有人想买丹药,有人拿出神符、法器交换,讲习会变得像个小市场,若是看中了什么,便有人带去大厅边上的密室进行交易。

    吴非身上有从魔道人手中缴来的物件,他最称手的自然是蓝月光,但蓝月光被夺去,眼下只能去另外找法器,盘龙盾是不错,但那是防御之器,他宝囊中还有柄乌金长枪和开山大斧,但他既没学过枪法,也不喜欢用大家伙,所这两样家伙只能作摆设。

    牛三斤和韩七爷跟在吴非身后,牛三斤悄悄问道:“非少,你要我们帮忙,怎么帮?”

    吴非一直在注意章少,他自然是打他身上那件仿神器的主意,但却没找到办法。

    “你们不要靠我这么近,有帮忙我会给你们暗示的。”

    牛三斤点点头,拉了韩七爷朝一边走去。

    一些门派中的弟子似对这种层次的交换兴趣不大,瞧了片刻便告辞走了,奉三思也跟众人打了声招呼离去,章少在人群中指手划脚,对别人拿出来的东西颇为不屑。

    人群中有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少年,拿着一柄虎翼弯刀想与人交换三套布阵符,这虎翼弯刀的刀身很薄,上面透着一股无形的杀气,只是材质特别,握在手中份量极轻,让人觉得它不能经历太大的阵仗,好像一碰就会折断。

    这柄刀围看的人多,却没人与他交换,原因很简单,布阵符之类的神符,只有门派中的弟子才有,而那些弟子基本不缺法器,虎翼弯刀虽然还不错,却还没让人到怦然动心的地步。

    旁观的一人道:“这位师兄,等下你若交换不到,在下用金石买你的刀,如何?”

    黑衣少年摇头道:“交换不到布阵符,交换三件好的法器也是可以,若法器也交换不到,在下还是自己留用吧。”

    “这把刀这么轻,你还想换三件法器,本少出两件法器给你如何?”

    章少在边上忽然说道。

    黑衣少年笑道:“章少的法器若是真的好,即使只出一件在下也是可以交换的,不过,章少能出什么法器呢?”

    章少正在沉吟,吴非忽然从宝囊中取出一柄乌金长枪,对黑衣少年道:“这位师兄,你瞧瞧我这法器如何?”

    这把刀在吴非眼里与他第一件法器蓝月光差得太远,他真正的目的不是交换这把刀,而是看到章少注意,所以才故意拿出来。

    黑衣少年一呆,接过吴非手中的枪,想抖个枪花,结果他的灵力只能划出半道虚影,黑衣少年抽了口冷气,道:“这枪是纯乌金打制的,真是件好兵器,只可惜太重,以我现在的修为,还无法运用自如!”

    此话一出,周围又围过一些人,他们仔细端详这柄乌金长枪,牛三斤不知从哪冒出来,嘴里啧啧有声道:“这是乌金打制的么,没练到第三层筑基境,如何使得这玩意?”

    韩七爷道:“真没见识,这么沉的乌金枪,练到第四、五层都是使得!”

    牛三斤道:“第四、五层的高手还会用这笨重的家伙么,还不如将它打造成七八件法器,有用得多!”

    边上人听了,连连点头,竟都一致赞成将这件乌金长枪做成数件法器。

    章少瞧见吴非的乌金长枪,有些吃惊,问道:“吴小友,你这法器哪来的?”他这话问得有些无礼和唐突,但吴非依然回答道:“在下偶然所得,正想交换一件法器。”

    这乌金长枪虽并不是神兵利器,但它的材料珍贵,可以打制出几件上好的法器,所以吴非的条件一出,周围都一时沉思起来,可惜没人能拿出适合的东西来交换。

    “吴师兄,在下的这柄虎翼弯刀,实在不能与乌金长枪相比,你若愿意,我,我再加一百金石如何?”

    黑衣少年坦然开口。

    吴非抱歉一笑,摇摇头道:“不好意思,在下觉得太少了。”

    在场诸人中,身上钱财过一百金石的,不过寥寥数人,黑衣少年不由苦笑道:“那我可没别的东西给了。”

    边上一人道:“吴师弟,这可难了,你这件法器按材料来卖,都抵得上几百金石,若是交换,半神器和仿神器肯定比你值钱,但一般的法器,你又不会舍得换。”

    吴非重重叹了声,道:“说得也是,今日看来我是白来了。”他这时朝牛三斤两人使了个眼色,又朝章少努努嘴。

    牛三斤立刻会意,道:“章少,你们智兽派用乌金铁环和锁链来牵管驯兽是最好的吧?”

    章少点点头,牛三斤又对吴非道:“你还以为你这条乌金长枪就了不得么,章少随便就能买下了。”

    被牛三斤这么一拍,章少有些洋洋自得。

    韩七爷却是故意装作有些不屑。

    “我看未必吧,章少买得起早出手了,即使不做法器,这么好的材料,还用你说!”

    章少闻言面色顿时变得难看。

    两人一唱一和,周围的人并不知情,也跟着附和起来,有人怂恿道:“章少,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让他开个价,买就买了!”

    章少身上只带了两百金,他知道这个价钱吴非未必肯卖。

    韩七爷趁机讥讽道:“章少,您今天是没带钱吧?”

    章少面色一红,还未开口,牛三斤却是怒道:“你敢说章少买不起!”

    韩七爷道:“买不买得起,这不明摆着!”

    赤霞夫人在边上却是偷笑,他自然明白吴非的想法和用意。

    章少面色难看,对吴非道:“走,我们去找个地方谈谈!”

    吴非见他已被激怒,心中暗笑,这个章少真是纨绔子弟,这么容易就生气,当下点头道:“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