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五十步笑百步

    以前在大明,那些灯会、谜会吴非参加得不少,不过那是说文论道、笑谈古今,像这种修炼者讲习,他是第一次,想起下午拍卖场之事,又想到一路之上赤霞夫人说的那番话,还有刚才陈长老的提问,他心中已经有了底。

    “那我就讲个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吧。”

    见众人全神关注,吴非开始讲述。

    “有两个国家打仗,一方的士兵被打得丢盔卸甲,狼狈逃跑,其中一个逃了五十步的士兵对一个逃了一百步的士兵耻笑,说他逃得快,是更贪生怕死,你们说,对不对?”

    众人觉得有点意思,一时却不明白他想说什么,章少叫道:“当然不对,他自己都逃了,还好意思还笑别人!”

    吴非点头道:“不错,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一个国主,非常爱惜自己的子民,但他却又想扩大地盘,结果动战争让子民遭殃,这是不是五十步笑百步的道理吗?”

    座中有些人听得一头雾水,不知所以。

    “这跟五十步笑百步有啥关系?”

    章少开口就问。

    吴非有些郁闷,道:“假如两个人,一个被称为明君,一个被称为暴君,但他们都动战争,不管明君是多么正当的理由,只要是他起战争,让无辜的生灵涂炭,他和那暴君本质上是一样的。”

    有人醒悟过来,道:“哦,原来所谓的正义之战,也未必正义?”

    这么一说,众人才完全明白过来,一时陷入深思,牛三斤忽然一拍大腿叫道:“上次俺也五十步了!”

    韩七爷问道:“怎么个说法?”

    牛三斤道:“上次在梅城,俺和其他几个修炼者帮一个拍卖行将几家店铺砸了,后来,后来梅城再也买不到便宜的星芒石了!”

    星芒石是帮修炼者在暗中视物的东西,牛三斤等经常去山中寻宝,此物乃必须品,他这么一嚷,众人又是一阵思索。

    吴非道:“这个故事,是一位叫孟子的圣人思想核心,乃是上位者的治辖方略,他认为,上位者应以仁义来管辖臣民,这样他的疆域才能广大,万众才能归心。”

    这话说完,黎俊伯忍不住赞道:“吴小友这番话让老夫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这位孟子的圣人是什么修为,难道已经飞升?”

    吴非摇头道:“非也,孟子先生并非修炼者,他只是一介凡人。”

    黎俊伯道:“原来如此。”心里却冷笑道:“赤霞夫人是对我治下的祺关城有异议么,让这个小子来提醒我,真是好笑。”

    “原来是个凡人。”

    章少轻蔑的哼了声,他见吴非又在众人之前出了风头,心底更是不悦。

    奉三思望着吴非,微笑道:“吴师弟见识不凡,有机会一定要来我们云崀派做客,届时好向师弟讨教。”

    “奉师兄客气,小弟并没什么见识,只是胡乱说说。”

    吴非只当奉三思说客套话,他也客气地回答。

    奉三思托着下巴,心中想道:“冬薇师妹倒是喜欢听这种讲道理的话,我要不要介绍他们认识?”

    冬薇乃是云崀派掌门冬岳波的女儿,奉三思有心巴结,但觉得吴非修为太低,师妹她未必看得上眼,别到时自己好心做了坏事。

    那俊美少年一直注视着吴非,吴非不知她想什么,暗道:“看来祺关城不能久留,等下讲习会的自由交易完毕,还是尽快离开为好。”

    讲习会到此也接近尾声,众人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他们来讲习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讲习会后的法器宝物交易,二是祺关城招亲之事,可是黎俊伯一直没有提,实在是吊人胃口。

    有个高大少年忍不住站起来道:“黎城主,别卖关子啦,说说明天招亲的事吧!”

    黎俊伯哈哈一笑站起身来,朝众人抱抱拳。

    “今天的讲习会很好,听到不少新见闻,大家也长了见识,以后我们这里还会定期开办。”

    这是几句客套话。

    “既然大家关心,那黎某就说说明天斗法的事,黎某膝下只有一个独女,她叫黎影,今年十八岁,在大围教修炼,现在已经修炼到第二层淬体的高阶,因为黎某膝下无子,所以想招赘一名乘龙快婿,今日在坐的各位若是有意,明日不妨来捧个场。”

    听到黎俊伯总算布消息,有人指指点点、低声私语,这位城主大人看来并不想太多人参与到招亲来,要不不会到现在才宣布,怕是新郎已经选定,明天就是瞧个热闹而已。

    奉三思被人指点得最多,他脸上谦和地笑着,心里却是有些得意,看来这次招亲自己的把握最大,城主大人好像也给他暗示。

    “黎影师妹一直在大围教修炼,现在黎伯伯当了城主,她招亲之后会离开大围教吗?”

    这是章少提问。

    “呵呵,祺关城这么大,我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不过在小女二十岁之前,还是以突破到筑基境为目标。”

    “我明白了,黎师妹招亲,就是给城主大人找帮手呀。”

    章少口中笑着,心里却是想道:“怎么黎城主不定个规矩,没有修炼到第三层筑基境的修炼者不准参加,难道他这是给我暗示么?”

    黎俊伯点头道:“年轻人修炼为主,有时间帮衬一下老夫也是可以。”

    章少道:“城主大人,我们能不能提个小要求,黎师妹在大围教名声那么大,我们从未见过,今日有机缘,何不请她出来见见?”

    其他人听了,都也暗暗期盼,黎俊伯呵呵一笑,道:“这个么,明日可见分晓,恕黎某今日卖个关子。”

    有人问道:“请问岳父大人,明日会出什么题目,是否修炼层次越高便越有机会?”

    这人脸皮厚,还没过关,便叫起岳父来,黎俊伯哭笑不得,道:“小女告诉老夫,她并不会以修炼高低来取人,不然她在大围教里挑个师兄就可以了。”

    章少道:“黎师妹是否已有心仪之人,明天不是拿我们来作陪衬吧?”他说话时盯着奉三思,今日来的年轻人中,此人修为最高,他若参加,其他人怕没什么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