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那约定还在吗?

    奉三思听到向小竹林求药,先是一喜,小竹林与云崀交好,实际上小竹林唯云崀派是从,要一枚丹药不难,但听到是适意丹,不由眉头皱起,苦笑道:“上次师傅向清笛长老求两枚适意丹,清笛长老都没给,我怕是更求不到了。”

    陈艽玉微微一笑道:“看机缘吧,不过,就算得不到适意丹,你过半年也可以慢慢恢复过来,听说你最近这次修炼收获很大,能直接突破到筑基境,倒是可喜可贺。”

    韩七爷在吴非后背哼道:“适意丹一药难求,谁有一枚就了,陈长老说得轻巧。”

    奉三思恭谦了几句坐下来,接下来又有人提问,章少举着手,陈艽玉却连眼皮都没朝他抬一下。

    接下来被点中的是一个散修,这人长相略微平庸,然而举止谦和,举手投足间隐隐带了一股贵气,显然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子弟。

    那人问题很简单,三两句话便被陈艽玉打了,吴非觉得奉三思和那人好像都是安排好的,真正想问问题的修炼者并不会被点中。

    两个问题问罢,陈艽玉道:“老身现在回答最后一问,大家不用举手了,我照顾下坐在后面的,你,吴非!”她手一指,忽然点向吴非。

    吴非一呆,他并没举手,想不到陈艽玉竟然指向自己,这一下全场目光又再投来。

    章少更眼中又露出恨意,倒是奉三思朝他微微点头示意,他们曾一起战斗过,算起来吴非对他有救命之恩。

    既然被点到,吴非大方地站起来行了一礼,道:“多谢陈长老抬爱,晚辈有个问题想请教,在下有一件很重要的法器被人夺走了,我跟这件法器虽然不是本命法器,但心神相连,现在每每修炼起来,总是不能全心投入,请教有什么方法可以割舍杂念?”

    陈艽玉沉吟片刻,道:“老身若说你能求一枚适意丹来,那是应付你了,不过以你目前的修炼程度,真的还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靠自己守住心神,慢慢恢复!”

    吴非心中一动,林兮涵就给了他四枚适意丹,正是对症下药,于是拱手道:“多谢陈长老指点!”

    陈艽玉点点头,道:“好了,今天我的讲习就到这里了,老身还有事,先行告退!”她瞥了吴非一眼,不再说话,起身向外走去,黎俊伯和俊美少年忙恭送她出门,众人也起身行礼。

    等到陈艽玉离开,众人将椅子搬动起来,围成一圈.

    吴非知道下面还有自由交谈和交易的环节,于是坐在一角继续听,牛三斤在吴非背后道:“下面是讲习会最热闹的一节,吴小友打算讲些什么?”

    吴非从未参加过讲习会,问道:“什么讲什么?”

    牛三斤见他模样怪异,暗道:“这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口中笑道:“不讲也是可以,俺就是来旁听的。”

    其实这讲习会也就是筑基境以下的修炼者聚会,真的高修为的修炼者,几乎没有这样的心得切磋。

    过了一刻,黎俊伯和俊美少年又返回大厅。

    众人坐下,黎俊伯走到中间,开口道:“最近生了不少事情,这次讲习会想必大家都有不少想说的话,老夫这里就不再赘言,我们这就开始吧,请想要言的举手吧。”

    这次终于轮到章少,他第一个站起来,清了清嗓子,道:“在下最近去了趟栄城,有三个个消息要告诉大家,一是上次魔道的人破坏荆棘山修炼,各派长老去截杀,结果追踪、围杀了三个多月,还是被他们跑了,我们还死了两个长老。”

    吴非暗道:“那些魔道人还真是厉害,看来我要找回我蓝月光很难。”

    章少顿了顿又道:“第二个消息有些八卦,大围教的年轻才俊,三十岁便突破到第四层假丹境的高手萧逸,向小竹林第一美女林兮涵求亲,被清笛长老应允,他们明年的一月将在大围教举行双修婚礼。”

    此言一出,满座议论,那些对林兮涵心生向往的门派弟子都是面色沮丧,但最震惊的还是吴非。

    “我和她的约定还没完成,她结婚了,那约定还在吗?”

    吴非想到这里,心情有些乱。

    章少见下面的人吃惊,得意地道:“我这第三个消息本来不值一提,因为栄城的栄达斋下个月要举行一场拍卖,据说有神器级的宝贝出现,我们这些二层以下的修炼者必是买不起了,不过去瞧瞧热闹还是可以。”他说完这些拱手坐了下来。

    接着又有不少人讲话,吴非听这些人无非是讲自己修炼时的领悟或体会,要么就是奇闻轶事,又或在哪里现宝藏,也有告诉众人哪里危险,尽量不要去云云。

    牛三斤和韩七爷果然是来凑热闹的,众人都讲了一遍,也就剩下七八个人没什么话说,吴非听到后来,已经没有新鲜消息出炉,都是些犯困的话题,就在这时,黎俊伯忽然手指着吴非笑道:“吴小友今日在拍卖场出了风头,怎不说说呢?”

    吴非一怔,自己居然又被点名,只好站起来道:“在下才疏学浅,修炼也是刚刚入门,实在没什么可说。”

    “吴兄不必过谦,我们上次荆棘山的修炼,还真多亏了吴兄。”

    说话的是奉三思,他说话十分诚恳,但吴非却觉得他十分圆滑。

    众人有些在下午的拍卖场见过吴非,对他印象颇为深刻,此时听到奉三思对他夸奖,不由纷纷侧目。

    黎俊伯闻言也是一怔,道:“我听说吴小友后来不是加入小竹林派?”

    吴非苦笑道:“没有,没有,那是谣传。”

    其实那次修炼后,林兮涵曾邀吴非加入小竹林派,但他没有答应,因为吴非想要寻找晏畅,所以才和林兮涵有了个约定。

    黎俊伯点头道:“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吴小友,那真要听小友说说了。”

    吴非没打算讲话,这时被逼,只得走到大厅中间开口道:“那我就随便说说,在下说得不好,请诸位不要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