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还有没有人要说?

    “多谢黎城主和诸位捧场,让陈某在这里抛砖引玉,在讲习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问大家。”

    陈艽玉环顾一圈问道。

    章少坐在第一排,他举手起身道:“陈长老真是太客气了,有什么问题请问!”

    陈艽玉点点头,一指章少道:“好,就请你先来回答吧!”

    章少躬身道:“请多指教!”

    陈艽玉道:“我想请问的是,大家都是修炼者,但你们修炼的目的究竟是为为什么?”

    章少有些奇怪,这样的问题还用问吗,当下回答道:“修炼,一是可以延长自己的寿元,二是出人投地,成为人上人,有朝一日飞升成功,羽化成仙与日月同寿!”

    陈艽玉微微一笑,示意章少坐下,问他前排的奉三思道:“你呢?”

    奉三思想了想,道:“刚才章少说的是大部分修炼者的心愿,我心底也是这个想法,但我不觉得非要成为人上人,有朝一日飞升成功便是最大的愿望。”

    吴非见他说得不徐不疾,显然是深思熟虑,所以这话不见得是真心话。

    陈艽玉又问了两人,他们的意思也差不多,只是加上一两条小希望,有人还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和自己一起飞升。

    吴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这时他心中却想道:“这些人都只想到自己个人的成功,修炼者如果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修炼而活着,那这天行大陆上就只有自私自利、杀伐争斗,实在没有希望和前途。”

    赤霞夫人低声道:“如果一个人的修炼要爬上一层一层的塔尖,那这修炼并没有什么意义。”

    吴非连连点头,这一点,他和赤霞夫人认识相同。

    陈艽玉见到大家的回答基本相同,脸色有些失望,她终于停止问人,沉声道:“大家都觉得修炼的最大益处是为了延长寿元?”

    章少奇道:“不是延长寿元,是为了什么?”

    陈艽玉微微一笑,道:“我最近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也算是本长老的困惑吧,以前我的回答也和大家一样,但是现在却有了不同的想法,我觉得修炼不单单是为了延长寿元,更多的是,我们的修为可以做什么,为自己,也可以为别人!”

    众人面面相觑,有些云山雾水。

    陈艽玉脸上露出失望之色,这些人修炼只是为了自己有个未来,却没有想过修炼的真正意义。

    “还有没有人有话要说?”

    陈艽玉又再问道。

    “晚辈有话要说。”

    吴非对这位陈长老已经生出好感,听到这话,立刻举手。

    陈艽玉目光朝后面一扫,看到吴非是个第一层凝气境初阶的小子,有些失望。

    “你想说什么?”

    吴非站起来,朝陈长老一揖。

    “弟子家乡有位叫孟子的先生,他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修炼者也是一样,能力越强,肩上担负的责任也越大,怎可以只有自己的修炼而没有众生呢,修炼之道,在晚辈以为,也应该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吴非一边比划一边解释修身齐家的意思,众人都听得有些愣。

    陈艽玉的眼睛却渐渐亮,章少撇撇嘴,他心里觉得吴非是在讲虚假的道理。

    等吴非讲完,陈艽玉道:“这位弟子讲得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吴非道:“弟子吴非,字嘉义,嵩江府人氏。”他知道天行大陆地域广阔,一些小山村未必有人知道,反正他也不想用谎言来欺骗。

    “很好,你坐下吧!”

    座位中有不少散修投来嫉妒的目光,能被陈长老问及姓名,这小子若是以后去拜在中岭派门下,也是大有可能。

    那些人并不知道,吴非连小竹林派都没去,小竹林与中岭派相比,只高不低。

    奉三思直到这时才现吴非,有些诧异,暗道:“他不是加入小竹林派了么,怎么也来了这里?”

    陈艽玉目光再次扫过全场,清了清嗓子,道:“好,现在我们进入讲习的正题。”她接下来便从第一层向第二层修炼所碰到的问题讲起,讲得十分用心,很多疑难点都被她点开,吴非不由暗暗庆幸自己能来参加这次讲习会。

    陈艽玉讲了一会,现下面许多人听得并不专心,于是着重讲解第二层的弟子如何突破到筑基境上。

    吴非有些不懂,暗道:“看来我的修为还不足。”

    讲了一柱香的时间,陈艽玉停下讲课,道:“好了,今天我要讲的已经讲完,最后我在这里回答三个问题。”

    得到名师指点的机会并不多,下面的众人纷纷举手,奉三思居然也举起了手,陈艽玉手一指,对奉三思道:“很好,你问第一个!”

    奉三思向陈艽玉躬身施礼道:“陈长老,在下一个月前刚刚到达筑基境,现在每次修炼,总觉得灵气紊乱,再没有以前修炼时那么顺畅,请问有什么方法改善?”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议论,不少人对奉三思二十岁能筑基嫉妒不已,这说明他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修炼者的一个分水岭,就是要在二十岁前达到第三层的筑基境,不然,穷其一生,也只能突破到第五层的结丹境。

    牛三斤凑近了吴非愤愤道:“这小子是来装的,俺淬体破第二层已经十好几年了,连筑基的边都没摸到,韩老七怕已经三四十年了!”

    吴非觉得牛三斤两人倒是个见风使舵的机灵人,他瞥了眼章少,想起赤霞夫人说过,讲习会后还有交易,不由心生一念。

    “等下你们能不能帮我个忙?”

    吴非问。

    两人一愣,牛三斤问道:“帮什么忙?”

    “那个章少有点意思,等下你们跟着我,看我眼色行事。”

    牛三斤不知道吴非要干嘛,但依旧点点头,道:“愿意效劳。”

    吴非悄悄递过去四块金石,每人两块,道:“这个算是感谢费。”

    两人大喜,收起金石还四下望了一圈,见没人注意才安心。

    陈艽玉让奉三思仔细讲了自己的修炼症结,带着欣赏的眼光道:“很好,你筑基成功,刚入第三层有些不稳定也是有的,寻常办法,门中的长老自会帮你,老身给你提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你去小竹林求一枚丹药,叫作适意丹,若能得到服用,应该很快就能稳住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