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客人都来了

    赤霞夫人一笑,道:“可惜妾身修为低下,无法实现心中所想,做祺关城主这二年,不过一场梦。”

    吴非心中暗道:“难怪她没争上城主也不肯离开这里,莫非是舍不得?看来我先前对天行大陆的了解并不完整。”他口中叹道:“上善若水,夫人您的心胸何其宽广,令我好生惭愧!”

    说话间,前方灯火辉煌,一座小楼出现在两人眼中,这小楼造型倒还算古朴,但四角灯火亮得有些过头。

    那些灯火,是一个个挂在四角的灯笼,灯笼也不是红灯笼,而是红黄蓝白都有,吴非暗笑,这讲习会干么弄得像个、春香楼,这天行大陆的品位真是独特。

    走得近了,才现这小楼周围站岗之人不少,两人刚一接近,便有人迎了过来,当先一人正是那俊美少年,他一见到吴非,马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夫人和吴兄果然大驾光临,小弟不胜欣喜。”

    吴非心中一笑,暗道:“你是女扮男装,还小弟!”口中却道:“有机会来聆听讲习,是在下之幸。”

    赤霞夫人轻笑一声,问道:“讲习会客人都来了么?”

    俊美少年道:“来了一些,反正时辰未到,两位是先进去坐坐,还是在这等候陈艽玉长老?”

    吴非向赤霞夫人投去询问的眼神。

    “我们先进去罢。”

    赤霞夫人和陈长老修为差距不大,她倒是没必要迎接。

    俊美少年手一伸做个请势。

    进了小楼,俊美少年带两人走进一间大厅,这大厅灯光不是很亮,说是大厅,也就比吴非在麓风书院的教室大一些,里面放了六七十张椅子,中间一张讲台,布置十分简洁,这时厅内坐了二三十人,见到赤霞夫人进来,纷纷起身行礼。

    赤霞夫人微笑着点头,俊美少年本想引他们在第一排落座,赤霞夫人却带着吴非在一个角落里坐下。

    “你去忙你的吧,我坐这里便好了。”

    俊美少年告了个白,带着手下离去。

    第一排本来坐了几个人,见到赤霞夫人坐在后面,也挪了位置,第一排便空了出来。

    刚刚坐下,吴非便听见背后有人打招呼,回头一瞧,就见牛三斤和韩七爷向他拱手致意,脸上都是献媚之色,吴非有些厌恶,但也不好装作不认识,点点头表示回礼。

    正在这时,一个华衣年轻人大大大咧咧走了进来,径直朝第一排位置走去,这人正是白天和吴非结下梁子的章少。

    章少走到中间四下一望,看见吴非,脸色也是一变,但他只当没瞧见,自顾自坐下。

    片刻之后,大厅里的人已坐满,有些修炼者好像远路而来,脸上带着傲慢和矜持,也不和这里其他人打招呼,找到靠前的位置就坐下。

    赤霞夫人低声对吴非道:“那些都是门派中的弟子,别看他们好像很骄横的样子,其实是故意装的。”

    吴非有些奇怪,问道:“干吗要装,讲习会不是普通散修的交流么,门派中的弟子有长老和师傅,来这里干么?”

    赤霞夫人道:“门派中的弟子,也分几等,不是所有师傅都认真教的。”

    吴非点点头,他听到周围的议论声,非常奇怪,这些人不是讲的修炼心得,而是在讨论城主的女儿,说这黎俊伯的女儿,是一个淬体境高阶的修炼者,相貌修为都算一流,现在是西北神道第一门派大围教的嫡传弟子。

    这时,门口走进三人,三人中俊美少年在左边,中间是一个中年男子,看相貌四十左右,他脸色红润、身材清瘦,一身宽松的长衫,迈步间有一股非凡的气势。

    右边是个年轻人,他中等身材,一张脸始终带着微笑,给人一种很有亲和力的感觉,这年轻人穿一身灰黑色的衣衫,行走间颇为稳重。

    赤霞夫人道:“那老者就是新城主黎俊伯,他右边那位,是一个云崀派的弟子。”

    吴非已经认出,那年轻人正是奉三思,吴非对此人印象一般,觉得他老成圆滑,很有城府。

    “嗯,那位是云崀派的弟子晚辈认识,他是奉三思奉师兄。”

    赤霞夫人哦了一声,有些意外。

    黎俊伯对奉三思非常热情,不但招呼他在正中的位置坐,还给周边几位作了引见。

    章少脸上嫉妒之色明显,显然对这位奉三思也是听说过。

    俊美少年在黎俊伯耳边低语几句,黎俊伯蓦地一拍额头,朝赤霞夫人走来,远远道:“夫人大驾光临,本城有失远迎,失礼啊失礼!”

    赤霞夫人只得起身,道:“妾身来此打扰,不想惊动主人,哪敢劳城主亲自来迎?”

    “夫人客气了,黎某侥幸当上城主,全赖夫人成全。”

    “相让是不敢,妾身输了就是输了,不找借口。”

    “夫人怎么坐在这里,我们前排去坐!”

    “免了,我在这里陪这位吴非吴小友,他可是第一次来参加讲习会。”

    黎俊伯这才好像注意到吴非,上下打量他一眼,拍拍他肩膀道:“原来你就是今日拍卖场风头最劲的少年,很好,非常欢迎阁下来参加这次讲习会!”

    吴非施礼道:“不敢,城主大人抬爱了。”

    三人无关紧要客气几句,黎俊伯见赤霞夫人执意不肯坐前排,只得道:“夫人既然不愿换位置,黎某也不勉强,一会还请夫人给我们讲习下修炼心得。”

    赤霞夫人摇头道:“妾身可不敢丢人,我今日来也就随便听听,不会上台的。”

    黎俊伯还想再邀,俊美少年在他耳旁低语几句,黎俊伯拱手道:“黎某要失陪一会,陈长老马上就到,我去接她!”

    赤霞夫人挥手道:“城主您忙,不用招呼妾身。”

    黎俊伯一边告罪,一边出了大厅。

    也许是奉三思的身份特别,座上许多年轻人都投去嫉妒和敌意的眼神,奉三思脸上带着微笑,对周围频频点头。

    片刻之后,黎俊伯引着一位老妪走进大厅,那老妪满头银丝,面相看上去六十多岁,她腰板笔直,走进来的时候,带着一股无形的威压,吴非觉得,这位必是中岭派的陈艽玉长老,她是结丹境的高手,修为比小竹林的乔婆婆都要高出一层。

    黎俊伯将那老妪向众人做了介绍,果然就是中岭派的陈艽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