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老老实实数数

    “劈柴烧火怎么啦?”

    吴非懒得跟晏畅解释,对思思柔声道:“我们去里面说话吧,我想听听你的故事和心愿。”

    思思眼圈一红,道:“主人,我们以后在一起的时间还很长,您现在应该修炼一会,那个讲习会,思思觉得您还是要去瞧瞧,不过,那个给您送帖子的少年可要小心,我,我觉得他对您有些不怀好意!”

    吴非嗯了一声,道:“也好,我们来日方长,那我就先修炼一会。”

    晏畅拿着衣服站在门边鼓起眼睛。

    “这家伙以前是个劈柴挑水的,你干吗对他这么客气!”

    思思白了晏畅一眼,道:“你再这么对主人无礼,我可要教训你了!”

    晏畅指着思思道:“丫头,你一口一个主人,你喊他主人,喊我也应该叫主人,知道不?”他话未说完,思思一闪身来到他身旁,扣住晏畅的手腕将他翻过来一个过肩摔,直挺挺摔在地上,再一只脚踏上他胸口。

    “非哥,救命!”

    晏畅在地上出一叠声杀猪般的惨叫。

    这动作一气呵成,思思身手居然不弱,吴非有些诧异,他知道凡人不能修炼,但他们锻炼体技,体技相当于形意拳等技击术。

    “很好,你可以狠狠教训他,若再不听话,就将他赶走!”

    吴非嘴里说着,心里却想着那个俊美少年,他真是不怀好意么,要是有,又是什么目的?

    走进睡房,吴非上床盘膝修炼,他第一层凝气的境界刚刚突破不久,此时正灵气运行有些紊乱,所以才想找个地方修炼一会。

    灵气运行了三周,吴非心念一动,觉得思思走了进来,他睁开眼,见思思向他做了个手势,意思是去参加讲习会的时间到了。

    吴非收功而起,他迷迷糊糊叫了声师姐。

    思思掩嘴一笑,道:“主人,您师姐是谁呀,一定是个大美女吧,对了,您去参加讲习会现在该走了。”

    吴非参加荆棘山修炼时遇到小竹林的林兮涵,叫她师姐,这时把思思当成了林兮涵。

    “好,好——”

    吴非这才反应过来,他对讲习会不知所谓,但是对交易还是有所期待。

    “对了,你以后跟我出去,不要这么漂亮,要戴个面具帽子啥的,我怕惹来是非。”

    思思伸手在脸上一抹,瞬间变了张脸,这张脸甚是平凡,还有几颗麻子,但眉眼依然动人。

    “思思忘了,我平时都这样打扮的,可好?”

    吴非讶然道:“你跟谁学的?”

    思思反而有些惊异,她这个主人,实在不像是个乡巴佬,怎么连这都没见过。

    “思思虽然不是修炼者,但这个易容术,是不需要有修为就能用的。”

    吴非一边问着,一边带着思思出了睡房,就见晏畅洗干净换了衣服,头也被修剪过,正一个人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数数,这时数到三百多。

    “你,你在干嘛?”

    吴非忍不住问道。

    晏畅没有回答,思思却皱眉道:“这个人会说话了嘴巴很讨厌,我罚他数数,从一数到五百,反复数一百遍才能休息,中间不能断,要是断了或错了,就从头开始!”

    晏畅目中露出求饶之色,吴非也不知道他怎么这样听话,估计是思思又再出手,对于思思的体技,吴非只见过她过肩摔,想必思思不会只有这么一招,晏畅肯定吃了别的苦头,于是说道:“很好,继续数,等我参加讲习会回来再说!”晏畅闻言,一脸郁闷却不敢作。

    “主人,我跟您一起去吧。”

    “不用了,你在这里等我就是,我要是回来晚了,你先睡。”

    晏畅闻言,几乎要哭出来。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敲门声,房门一开,只见赤霞夫人已站在门口,她目中带笑,道:“我刚敲门,你就出来了。”

    吴非脸一红道:“应该是我来请夫人,实在失礼。”

    赤霞夫人抓住他手臂往楼下走,道:“我不喜欢你说话打结,文绉绉的,什么礼不礼的,快点走才是真的。”

    两人边说边走下楼,吴非心念一动,回头瞧见思思像要跟来,便挥手道:“今晚不用跟着我,回去吧!”

    思思闻言,嘴巴一扁,像是要哭出来一般,吴非心一软,柔声道:“好了,你帮我看着晏畅,别让他闯祸。”思思点点头,有些不舍地进了房间。

    来到街上,天色已昏黑,但路的两旁十分热闹,许多店面点着灯,有客人不时进出。

    赤霞夫人有意无意地一笑。

    “凡人终究是凡人,寿命不到百年,修炼者修到筑基境,至少有二百年寿元。”

    “哦,夫人您是不是在暗示在下,不要对凡人动情?”

    吴非问道。

    赤霞夫人并不看他,淡淡道:“你自己应该明白,又何必我说出来?”

    吴非有些沉默,他知道赤霞夫人在善意提醒自己。

    赤霞夫人忽然道:“那个送你请柬的俊美少年,应该是个女子吧。”

    吴非一怔,想起晏畅说他娘娘腔,原来是个女子,怪不得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一段路有些昏暗,两边已没有开门的店铺,赤霞夫人忽然道:“你知道我做城主时,为何不开拍卖场和赌场?”

    吴非摇摇头,他知道赌场的危害,但拍卖场不开,倒是有些茫然。

    赤霞夫人双手负在背后,悠悠道:“赌场不说了,原因你想得到,拍卖场是把本来便宜的东西,拍卖出翻倍的价格,那些拍卖场大多有背景,为了独断生意,他们会逼迫店铺不再供应能拍卖的物件,久而久之,店铺都开不下去,修炼者买不起修炼之物,便经常杀人越货,结果造成修炼者之间的鱼肉厮杀!”

    吴非有些惊讶,想不到赤霞夫人还有这样的见解。

    “那您是在经营一个平和的祺关城?”

    赤霞夫人无奈地一笑。

    “祺关城并不适合有拍卖场,我们这里地处偏远,好不容易这些店铺能吸引到一些修炼者,一旦拍卖场达起来,投机和杀伐便会滋生,你看,这里离太围门和大围教又近,我担心祺关城以后会成为各派势力争夺的肥肉,那些贫穷的散修就更难了。”

    吴非闻言不禁肃然起敬,道:“想不到夫人有这样一颗悲悯苍生之心,在下真是钦佩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