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讲习会之请

    那晏畅本是个多嘴之人,此刻恢复了自由,便问道:“这什么狗屁地方,你们说什么鸟语呢?”

    吴非笑道:“你才鸟!”他转向赤霞夫人行礼道:“我这朋友灵识未开,不知能否麻烦夫人帮他开启?”

    赤霞夫人点头道:“可以,不过要回店再说,这里人多眼杂,开启灵识怕不是很方便。”她拉着思思的手,爱怜地道:“好妹妹,我们走。”

    四人正要离开,只听背后一声轻笑,吴非一转头,只见那俊美少年手里拿了两张帖子走过来。

    “两位朋友暂且留步。”

    俊美少年走过来朝赤霞夫人和吴非都是一拜,道:“今天晚上我们有祺关城有一场讲习会,是请的中岭派的一位长老来讲习,不知两位有没有时间和兴趣光临?”

    吴非不知讲习会是个什么东西,赤霞夫人双手拢在袖中,笑道:“你们是请吴小友吧,附带请我,对不对?”

    那俊美少年面上一红,道:“夫人,您这是说哪里话,我们只是不知您去哪里了,不然城主大人怎么也要亲自拜访相邀的。”

    “如此说来,我是却之不恭了?”

    赤霞夫人脸上笑容依旧。

    “夫人肯赏光,我们欢迎得紧。”

    俊美少年依旧恭敬。

    赤霞夫人瞟了一眼吴非,慵懒地道:“我随吴小友安排,他若想去,我便陪他去,他若不想去,那妾身也不想去了。”

    吴非有些犹豫,讲习会是什么,他一点概念也没有,现在又不好问,见到那俊美少年期待的目光,想起他先前帮自己化解和章少的矛盾,便接了帖子道:“那看情况,若是能去就去了。”

    俊美少年欠身道:“好的,那在下晚上一定在讲习会所门口恭候两位光临。”说完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晏畅道:“这少年明明是个男的,却一副娘娘腔,真恶心!”

    “别在背后这样说人,不礼貌!”

    “你也有点娘娘腔,娘娘腔和娘娘腔惺惺相惜!”

    吴非生气地道:“一派胡言,宗玉琦还是你叔叔呢,他是怎么教你的!”

    宗玉琦乃是麓风书院的山长大人,也就是院长和院主的身份,作为一代大儒的外姓子侄,晏畅实在显得有些粗痞。

    “我又没读过书,不用讲那么多虚伪的东西。”

    晏畅嘿嘿一笑。

    一行人说着话往回走,令吴非郁闷的是,他们一路走,路上人都向他侧目,有的表示敬意,有的露出怀疑,更多是对思思的不怀好意。

    “讲习会是讲什么的?”

    吴非一边走,一边向赤霞夫人问起讲习会的事情。

    赤霞夫人奇道:“讲习会你都不知么,参加讲习会的大多是散修,他们修炼上遇到疑问就要彼此交流,另外也会讲讲游历各地的见闻体会,不是门派的修炼者想要进步,就要多参加讲习会。”

    吴非点点头,他以前跟周重生老师到处去游历,周老师也经常被人相邀去讲学,原来这里也有类似的地方和场所。

    “主人,您不知道呀,其实这样的讲习会,修炼者或许是看中讲习会以后的交易,如果能买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和药材,那就收获大了!”

    思思也给吴非解释。

    吴非心头一动,他倒是需要一件称手的法器,现在身上唯一好用的是从魔修身上得来的盘龙盾,这盘龙盾在月圆之夜可以自行修复,十分神奇。

    赤霞夫人拿起帖子看了一眼,道:“看来这黎俊伯还真不错,妾身必须承认,他有些地方比我当城主时要好得多了,他今日请了中岭派的陈艽玉长老来主持讲学,这个陈艽玉可是修炼到结丹境第五层了,是个大高手,你有什么修炼上疑问,可以向她问问!”

    吴非点点头,暗道:“原来这个大陆上也有为人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只不知中岭派是什么门派。”他知道有北岭派,猜测还有没有南岭派和东岭派。

    实际上这神道的西北门派中,东岭派是有的,南岭派却是没有。

    一行人回到客栈进了吴非房间,赤霞夫人让晏畅坐定,一只手掌按在他天灵盖上,灵气运转,一道白气从掌上弥漫而出。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赤霞夫人收起手掌,微微一笑道:“好了,你现在能听懂我说话吗?”

    晏畅狐疑地转动眼睛,思思道:“你是叫晏畅吗?”

    “哇,好神奇,好神奇,夫人,您是神仙吗?”

    晏畅忽然开口叫了起来,之前他只能和吴非说话,现在赤霞夫人和思思讲话他都可以听懂。

    吴非见赤霞夫人额头微微见汗,心中暗道:“赤霞夫人帮晏畅开启灵识竟然要花这么长时间,是不是修为越高的修炼者帮人开启灵识越快?”

    “吴小友,我回去修炼一会,晚上你若想去参加讲习会,便来喊我。”

    赤霞夫人说话间有些疲惫。

    吴非再次感谢赤霞夫人,道:“我都不知说什么好,瞧我本来是陪您去买神奴,结果自己却弄了两个回来,您还两手空空,我,我要怎么报答?”

    赤霞夫人一笑,道:“其实买神奴也不必着急,我的洞府都还没找好地方,等建好了也不迟,至于报答,下次有机会送我个神奴好了,最好有思思妹妹的相貌和乖巧。”

    吴非苦笑道:“夫人,您不如直说,让思思跟您走。”

    赤霞夫人呵呵一笑,推门而去。

    思思忙起身恭送到门口。

    吴非闻到屋中一股难闻的味道,不由皱皱眉,他从宝囊中取出一套衣服递给晏畅。

    “你去客栈的冲洗房洗洗,换身衣服,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

    晏畅拿起衣服白眼一翻,他很好奇,吴非怎么变戏法变出一套衣服的。

    “你还嫌我丢人,你以前不也是个在厨房劈柴烧火的?”

    吴非和周老师在去麓风书院的途中,遇到铣天门追杀一个叫顾晓燕的女子,结果,周老师死在铣天门杀手的手上,顾晓燕临终将仙字石和大平心法秘录传给吴非,吴非混进麓风书院当杂役,晏畅这么说,并不知道吴非是周老夫子弟子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