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悔得连肠子都青了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赤霞夫人愕然道:“你身上有这么多钱么,若是没有,按规矩,可是要受罚的!”

    吴非苦笑道:“没办法,我必须得将他买了,谁叫他是我朋友呢。”

    章少连连冷笑,走过来抓住吴非的手道:“很好,我跟你现在就去交易,按拍卖场的规矩,你若拿不出来,我可以要求废掉你的一条胳膊或腿!”

    其实章少并没权利来废掉吴非的手脚,如何惩罚是按拍卖场的规矩来,一般拍卖场不会如此恶意惩罚乱拍。

    吴非想不到章少这么恶毒,怒道:“好,把你的仿神器带上,一会你若赖账,看你自己怎么废!”他示意思思等在这里,自己和章少第二次登上竹台。

    黑瘦汉子和台下一个中年人靠过来,吴非和章少两人互相盯着,谁都不示弱。

    从后台走出一个修炼的矮老者,他打开一个黑色结界,与外面隔绝开来。

    “很好,请你现在拿出金石来交割吧!”

    章少满眼不屑之色,他是智兽派少主,就算吴非是大门派的嫡传弟子,也不见得比他有钱。

    吴非哼了声,从宝囊中取出一袋金石。

    “咦,果然还有点钱!”

    章少有些愕然。

    矮老者和中年人一数起来,但这堆金石点完,章少松了口气,嘲讽地道:“才三百八啊,你就这点钱么?”

    吴非点头,从宝囊中又取出一个袋子。

    这是一袋银石,袋子打开,结界中的几人都有些晕眩,这一袋银石折合起来绝对不少于三十金石,根本不用数。

    章少一下傻了,他不相信眼前这来历不明的小子竟比自己还有钱,不禁呆愣当场。

    这时旁边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两位客人,这次都是我们拍卖场考虑不周,让您二位生出罅隙来,真是不好意思了。”

    吴非转眼一看,只见结界外居然走进一人,这人正是先前黑袍老者背后那位俊美少年,他能进入这个结界,证明他是拍卖场主事的人。

    刚才吴非怀疑那俊美少年和黑袍老者是这场拍卖的托,现在果然证实,再一转头,现那黑袍老者也跟了进来,他神态一反外面,表现得十分谦恭,反而像这少年的跟班。

    “这少年什么来头,他比章少还牛么?”

    吴非心中暗惊。

    “这个被卖的神奴,以前和在下是朋友,他灵识未启,我必须将他赎身,好给他一个交代。”

    俊美少年点头点头,伸出大拇指道:“原是如此,这位吴朋友,真是情义中人。”

    吴非谦恭道:“不敢。”

    那俊美少年俊目一转,道:“在下现在忝为拍卖场管事,不知能否中间作个调停,希望两位不要在我们这里生出怨恨来。”

    章少哼道:“怎么个调停法?”

    其实章少这时心里悔得连肠子都青了,这件仿神器是他老爹让他去栄城栄达斋取的,这次祺关城的比武招亲,将作为聘礼赠送给黎影黎小姐,现在他却拿来跟人斗气,若是抵押给拍卖场也就算了,因为抵押是可以赎回的,现在输给吴非,那可再也拿不回来,回去估计会被老爹打个半死。

    俊美少年道:“我们拍卖场只收这位吴朋友一千银石,那位奴隶归他,而吴朋友也高抬贵手,不向章少讨要那件仿神器,如何?”

    这提议章少自然赞同,吴非有些诧异,这哪是调停,分明是要他做让步。

    看到吴非的表情,俊美少年忙解释道:“吴兄不要误会,我们祺关城刚刚开拍卖场,若是太过火暴或生出大的事端,势必会受影响。”

    吴非想了想,虽然眼下他急需一件好法器,但若用强也不是好办法,便道:“我可以答应阁下的请求,但我要这位章少爷立一个誓,以后不再打我那位神奴的主意。”

    在场几人都没想到吴非这么轻易答应,俊美少年不由朝他感激地一笑,吴非觉得这少年眼波流转,其中隐藏着精明和世故,他有些不喜欢。

    章少却是松了口气,吴非若真的坚持,他只有乖乖把自己的仿神器交出去,既然对方松口,他空口承诺一下又有何妨,于是咽了口唾沫,道:“好,我答应你!”

    吴非见到章少眼光闪烁,心中冷笑,他自然不信章少会真的说到做到,但至少表面上先化解掉眼前的争端再说。

    见章少立了誓,吴非分出一千银石递给俊美少年,又客气地拱手道:“章少,以后吴某有要向智兽派讨教的地方,还请多多关照。”

    章少眯起眼睛,道:“好说,好说!”

    两人走出结界,章少朝台下拱手道:“不好意思,先前本少和吴小友开了场玩笑,刚才拍卖场的主人和我们做了调解,这名神奴既然是吴小友的朋友,在下理当成全,至于拍卖价格,只有一千银石而已,大家不要以为真的会拍出天价,呵呵,呵呵。”他说完这话,尴尬地笑了几声,飘然下台。

    吴非向台下作了一揖,道:“一场误会,我跟章少爷现在已经是朋友了,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章少爷,我们山不转水转,后悔有期。”

    章少的脸色虽不好看,但还是勉强点点头,向身边人等挥挥手,拨开人群向外走去。

    众人不知他们作了什么交易,很明显是章少妥协,但章少已走,拍卖场讳莫如深,谁也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这些人里最吃惊的是牛三斤和韩七爷,两人互相对望,也不知是庆幸还是嫉妒。

    吴非朝晏畅招招手,抓住晏畅的人早已给他解锁松绑,吴非道:“你跟我走吧!”

    “哼,你带我来的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你就比我混得好?”

    吴非抱住晏畅拍拍他肩膀,道:“你不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我,我终于找到你了!”

    晏畅居然一把推开吴非。

    “别这样,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恶心不恶心!”

    吴非被晏畅气得不怒反笑,道:“好吧,这里一言难尽,我们回去再慢慢说!”

    晏畅跟着吴非下台,来到赤霞夫人和思思身旁,吴非望着章少消失的方向,叹道:“没来由得罪了一个少主,此事过后,我得避下风头了。”

    这时拍卖会已经结束,人群慢慢散去,但有不少人远远地望着吴非一行,指指点点,不知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