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把那丫头换给我

    吴非记起那日在麓风书院里生的一幕,苦笑着对晏畅道:“你先别吵,这是一个新的地方,他们把你卖到这里做奴隶,一会我想办法将你买下来,回头再跟你细说!”

    晏畅听吴非这一说,终于明白几分,叫道:“你可别骗我,不然跟你没完。”

    旁人听不懂晏畅说话,不知他和吴非是什么关系,思思道:“主人,您是要买他么?”

    吴非苦笑道:“他是我的朋友,不知怎么被当作奴隶来卖了,我可得想办法救他。”

    赤霞夫人讶异地道:“朋友,你还有这样的朋友?”

    吴非点头道:“他跟我是同乡,住得近。”

    台上报出了晏畅的拍卖价格,为两百银石的底价。

    “三百银石!”

    “三百五!”

    “五百银石!”

    下面举手之人非常踊跃,要知道这样的神奴若是转卖给魔道之人,至少是一百金石以上,因为心性混沌和异型血的魔童不好找,神魔两道虽然势同水火,但私底下的交易还是存在。

    晏畅的价格被人喊到五百,但只略一停顿,又被喊到六百、七百。

    吴非计算了下自己的宝囊,他身上有魔道几人的财富,总共约摸是金石五百多,银石一千多,比寻常的修炼者自然是富裕得多。

    “我拿下晏畅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别人若知道我身上这么多钱,会不会招来麻烦?”

    吴非想的是不要惹麻烦。

    这时价格已被人喊到八百银石,有人开始计算,若自己买下,再带去黑市交易,路上的花费怎么也要两百银石以上,这个没什么赚头,再喊高价格就是亏了。

    在众人开始观望时,吴非举手道:“我出八百五!”

    这话一出,人群中马上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瞧,又是那小子!”

    “他什么来历?”

    就在众人交头接耳时,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我出九百!”

    吴非侧目望去,只见章少伸出手,一边喊还一边挑衅般地望来,吴非皱起眉来,这家伙和自己抬杠可是麻烦,他一时犹豫着要怎么喊价。

    “要不要我帮你拍下?”

    赤霞夫人问。

    “好,那就麻烦夫人了。”

    就在黑瘦汉子举着槌子要敲锣的那一刻,赤霞夫人举手道:“我出一百金石!”一百金石相当于一千银石,这个价基本就是最高价了,谁知章少眼皮都没抬,他认定赤霞夫人是吴非的托,伸出两根手指道:“我出两百金石!”

    这一下众人都傻了,章少分明是在斗气,他恼恨先前吴非不肯让出思思,现在竟出大价钱抬杠。

    晏畅在台上也瞧出不对,对吴非喊道:“喂,你举手啊,干吗呆啊!”他不喊倒还好,这一喊,章少更是得意,对吴非道:“怎么要别人出手,做缩头乌龟么,要他可以,拿你那个女神奴来换!”

    吴非强忍住心中升起的怒意,举手道:“那我出两百一!”

    章少面色一变,他身上也就两百金石,这是他的极限,以智兽派一门之力,凑足几千金石并不太难,但他毕竟是少主,不可能随身带那么多钱,现在吴非出到两百一,他已经没有金石再出价了。

    人群一阵哗然,没想到这么一个凡人,竟然拍卖到如此高价,怕是创了极高的纪录,有人开始对吴非刮目相看,出得起两百多金石,不是世家子弟就是大门派的嫡传弟子。

    章少眼光一转,忽然从怀中掏出一个紫檀盒子道:“这里有一件上品的仿神器,乃是栄城栄达斋买来的,上面有栄达斋的铅封,它还没有认主,至少价值三百金石,我现在作价两百抵押给拍卖场,总共四百金石来买!”

    按照拍卖场的规矩,买主带的钱不够,可以用法器等物来抵押,抵押期一般是三十天,三十天内买主若是没有拿钱来赎回,这抵押物就归拍卖场所有。

    思思和赤霞夫人面色都是微变,以赤霞夫人的身家,卸下城主身份后,身上也就四五百金石的财富,她不相信吴非一个凝气境的少年身上会有那么多钱。

    吴非紧紧咬牙,暗道:“章少这小子真是败家,如此拍卖,这不是将我逼上绝路么?”他犹豫着要怎么出价。

    章少见吴非没有作声,得意起来,嘲笑道:“你现在若能当场拍下这个神奴,我这件仿神器就送给你,不然你那女奴就跟我,如何?”

    人群中的韩七爷和牛三斤都露出惊异之色,两人对望一眼,各自看到对方眼中的贪婪。

    吴非拳头紧握,额头青筋直暴,他不是出不起这个价钱,但是出了这个价格,自己必定震惊全场,成为焦点,这是他不愿意的。

    晏畅见到下面两人针锋相对,虽然不知他们在说什么,但明显吴非要落下风,不由焦急地骂道:“臭,你舍不得么,你有钱找这么漂亮的丫环,还没钱帮我赎身!”

    吴非气道:“你闭嘴,再乱叫,我不管你了!”

    章少见到两人说话,嘿嘿怪笑,道:“怎么样啊,我这件仿神器送你,你等于至少赚了两百金石,这可是好机会呀!”

    这时吴非耳朵里忽然传来赤霞夫人的声音:“要不要我借你点钱?”他微微一呆,还未答话,章少却忽然尖声道:“不许问旁人借!若是问旁人借,这个拍卖便不作数。”

    赤霞夫人刚刚是用传音之法说话,她虽没有特别注意,但也竟被章少感觉到,这才想起,这家伙是智兽派的,驯兽人对于传音等声有特殊感应,倒是自己不小心。

    其实章少倒不是听到了赤霞夫人的说话,他只是感应到有人在传音,稍一猜测,便已知晓。

    吴非摇摇头,他钱还是出得起,只是纠结于自己这次风头未免也出得太大了,若真把晏畅买了,以后还不知道会招来什么样的祸事。

    章少越的得意,道:“小子,我告诉你,除非你把那丫头换给我,要不我买了这个神奴就把他弄死!”他话说得恶毒,众人都相信他所言非虚,都齐齐望向吴非。

    吴非长叹一声,举手道:“好吧,那我现在就出四百一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