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可以做魔童

    仿神器的价格虽还不如半神器,但使用起来也颇惊人,价格更是远高于两百金石。

    “你是败家子么,一个神奴花这么高价去买!”

    赤霞夫人忍不住对章少教训道。

    章少很是不忿,但显然对赤霞夫人有所忌惮,他哼了声坐下,神色还是万分不甘。

    赤霞夫人环视一周后又道:“这小子是妾身我的人,谁也不许打他主意!”

    章少心中哼道:“花几百金石就叫败家,你这妖婆,是没见过败家的人吧,这丫头,本少还真要定了!”

    “哈哈,恭喜这位道君小友,他得到了我们拍卖场今天送出的特别厚礼,以后我们不定期都有这样的拍卖,欢迎各位参加!”

    台上黑瘦汉子擦擦眼角,依依不舍送吴非和那蓝衣女孩下台。

    吴非带着蓝衣女孩回到位上。

    赤霞夫人拉着那女孩的手,笑吟吟地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蓝衣女孩欠身答道:“启禀夫人和主人,小女名叫闵思芩,您以后就叫我思思吧。”

    吴非点点头,道:“你以后不要叫我主人,我不喜欢这个称呼,你叫我非哥即成。”

    思思微微一笑,道:“主人,规矩不能在我这里破,思思若这样称呼您,其他修炼者怕都会对您有意见了。”

    赤霞夫人挪揄道:“你不是不要神奴吗,现在还舍不舍得给我?”

    “我,我——”

    吴非竟然一时犹豫。

    “吞吞吐吐干吗,之前我们可是说过,你不要就把思思让给我,你答应她的一切,我都答应!”

    思思疑惑地看着吴非,吴非不好意思地道:“只要思思愿意,我,我不会阻拦她。”

    赤霞夫人看着思思,戏谑地道:“姑娘,我跟吴小友先前开玩笑,他说不要女奴,若得到了就将你让给我,如果我答应他给你的条件,你可愿意?”

    思思点头道:“能跟夫人走,是思思的万幸,只是思思现在是主人的神奴,思思的一切皆由主人做主,他要我跟您,思思就跟您走。”

    赤霞夫人呵呵一笑,她的修为比吴非高了许多,要知道神奴所跟主人的修为越高,达成心愿的几率也越高,一般的凡人卖身为奴,是渴望找一个厉害的主人,思思这女孩却并没那种势利之心。

    “哈哈,好吧,你们不用互相推诿,我不横刀夺爱就是。”

    “嗯,夫人若是喜爱思思,思思今后愿以母亲之礼拜见。”

    思思之前在玉片上许愿,若得到她的主人是位女修,她愿以子女之身来侍奉主人。

    赤霞夫人拉着思思的手,道:“你这丫头,我真是太喜欢了,吴非,你让给我算了,我这年纪可不敢要一个女儿,你给我做妹妹好不好?”

    “夫人,思思这可担待不起,您,您太抬举我了。”

    思思腼腆着又盈盈下拜。

    吴非一时头大,他确实不想要一个女奴,但此时心中不知怎么多出一道依恋,就像当初他得到那把蓝月光一样,只可惜蓝月光被那个魔道少殿下带走了,他心里想道:“要不回去后再和思思说一说,我现在这点修为,在外面闯荡并不安全,她跟着赤霞夫人或许更好。”

    这时台上又热闹起来,接下来出场的几个神奴,都身有技能,加上年轻体健,都卖出了高价,那章少不时向吴非这边望来,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思思站在吴非背后,乖巧地给他捶背。

    众目睽睽之下,吴非不好意思地道:“我,我不用。”

    思思瞧见章少不住地看她,在吴非耳边轻声道:“那个章少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两人身子接近,吴非觉得思思怀中有一物凸起,问道:“你腰里是什么东西?”

    “一把匕,我平素防身用的,如果那章少能和我融合,他命我当众脱衣,我是死也不受这等羞辱!”

    思思的语调很平静,但吴非听得出她的刚烈。

    拍卖一场接一场,不多时已拍出九名神奴,令赤霞夫人失望的是,她并没看中一个。

    倒是那黑袍老者,不断地捋着胡须,他拍了三个神奴,好像收获甚丰,但吴非却隐隐觉得,这老者好似在故意拉抬价格,只是他做得颇为高明,没人注意到,他身后的俊俏少年刚才悄悄离开。

    这时黑瘦汉子在台上道:“今次我们拍卖的最后一个神奴,有些特别,先他心性混沌,其次,他是一个灵识未开的凡人,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有异型血脉,所以他既可以做神奴,被魔道的人买了,也可以做魔童。”

    在神道地域上,其实是有一些魔修的,那些魔修通过禁地边缘的缝隙,悄悄溜进来,但他们并不是来杀人夺宝,其真正的目的是通过交易来买到自己的修炼之物。

    台上的话让吴非心中一动,他刚踏上天行大陆时,不也是灵识未开,如果他不是修炼过,会完全搞不清楚,这个异型血脉的凡人会是什么样人,他忽然觉得自己今天没有来错。

    正想着,一个叫花子般的少年被拉到台上,这少年衣衫褴褛,头蓬松,因为肮脏,已经三分像人,七分像鬼,但他头上还打着一个髻。

    那少年一上台,就乱蹦乱跳叫嚷道:“这什么地方,你们放开我!”

    吴非听到这口昌沙洲的口音,顿时悲喜交加。

    被拖上台来的这人,正是和他打闹时一起被传送出来的晏畅。

    在麓风书院,晏畅给山长大人宗玉琦看院子,吴非记得自己是溜进宗玉琦的院子,被晏畅在那块大黑石边上抓住,而他无意中念出炎儿吉吉,大平安及的修炼咒语,于是到了这里!

    吴非来祺关城的目的,就是找晏畅,他本来已失去希望,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晏畅这时一眼看见下面坐在椅子上的吴非,这小子居然衣冠楚楚,背后更有一个绝色的蓝衣少女在给他捶肩,顿时涕泪横流。

    “吴非,你这混账王八蛋,带我到这什么鬼地方,听又听不懂,说也说不清,你这害人精,快把我弄下台去,不然,不然我跟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