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夺女败家子

    黑瘦汉子将玉片递给章少,道:“自然可以。”

    章少接过玉片,一道灵气注入进去,只见上面有两排字,他大声地念出来道:“君若男修,我希望成为你唯一的女奴——”

    念完这句,章少的脸顿时僵住,他不可置信地看向蓝衣女孩,道:“你,你一个凡人,竟然提这样的要求?”

    蓝衣女孩点点头,傲然而立,丝毫没有卖身为奴,低人一等的感觉。

    章少面色极其难看,将玉片丢给黑瘦汉子,哼道:“她一个凡人,也配!”说完转身欲走,黑瘦汉子拦下章少道:“章少爷,这玉片下面应该还有吧,您不妨一起念完。”

    台下众人一阵议论,这个凡人女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简直不知所谓。

    章少拿过玉片,念道:“君若女修,我希望能以母亲的名义来称呼您,无论您答应还是拒绝,答对前一问,我便是您的神奴!”章少念完,人有些石化。

    “哈哈,很好啊!”

    一阵寂静过后,台下猛然有人鼓掌,只见赤霞夫人站起身来,一脸开心的笑容,接着下面各个角落也有不少人鼓起掌来,先是稀疏,接着渐渐热烈起来。

    下面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不少是凡人,他们是情不自禁,也有不少修炼者鼓掌,因为他们都觉得不管是凡人还是修炼者,在修炼者与凡人之间,应该平等、尊重。

    台上的黑瘦汉子也鼓着掌,眼中竟然还流下眼泪,他是一个凡人,这样的开始和结局都出乎意料,但他要为两人各自的坚持鼓掌,这祺关城虽然修炼者不少,但凡人中几个有勇气向修炼者提出这样的要求?

    吴非却只有苦笑,他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局,当下对蓝衣女孩作揖道:“对不住,我不是故意要答对你的问题,请原谅,我不能收你做我的神奴。”

    黑瘦汉子听得清楚,上前道:“不行,你不能这么做,这位姑娘在卖出自己的时候有附加条件,如果答对她问题而拒绝,那她只有一死!”

    闻听此言,吴非倒吸一口凉气,他完全没想到这女孩如此刚烈,就算不愿收下,也不想让一条生命毁在自己眼前。

    其他人倒是并不觉得意外,因为一些拍卖场有奇怪的规矩,比如东西卖不出就要砸掉。

    黑瘦汉子笑道:“这位道君小哥也不用太纠结,这份厚礼您还不一定能收到,如果您是异型血,那可很难融合成功,只要不能融合,就不算拒绝。”

    吴非一怔,想到刚才赤霞夫人跟他讲过收神奴的规矩,又有些心宽,暗道:“我不会这么巧吧,一定能收下眼前这个女子!”

    黑瘦汉子道:“收神奴的规矩我再重复一次,如果二位的血液不能融合,这位姑娘不能成为您的神奴,那就是想接受馈赠也不行。”

    吴非松了口气,但想到神奴和主人血液融合成功的概率是成,又担心起来。

    “快收下,快收下,快收下!”

    下面的人群没有听见台上的对话,见吴非还是呆呆站立,纷纷喊了起来。

    吴非对蓝衣女孩道:“那好,我现在先和你试试,万一融合成了,以后你什么时候想走,我就还你自由身。”

    蓝衣女孩透过头套的目光有些古怪,像是惊讶,又像是盼望。

    吴非感觉到那女孩的眼睛又大又圆,十分明亮。

    黑瘦汉子取来一个细颈小瓷瓶和二根银针,对吴非道:“请您滴入一滴血。”吴非点点头,用针刺破中指,将一滴血从指尖滴入瓷瓶,蓝衣女孩也伸出手刺取了一滴血。

    按黑瘦汉子指引,吴非隔着蓝衣女孩的头套,用手指将调和后的血按在她眉心位置。

    然后吴非就呆呆站着,看着对面的女孩。

    等了片刻,台下有人喊道:“念咒语呀,小哥,你什么呆?”

    吴非并不知道收神奴用什么咒语,不禁有些尴尬,对面女孩低低念道:“特不子布特子。”吴非跟着念了一遍,咒语一出口,两人身子微微一颤,彼此忽然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吴非觉得自己心中好像忽然多了什么,他叹息一声,看来意外没有出现,他跟这个蓝衣女孩血液融合成功,这个神奴现在已经属于他。

    台下众人并不意外,收神奴的概率那么高,吴非收下这女孩又有什么稀罕,但吴非仍然觉得仿佛有一道诧异的眼神像匕般插在他背上,他回头去看黑袍老者和俊美少年,却现俊美少年忽然转身走进人群,两下就消失不见。

    蓝衣女孩看着吴非,轻轻取下头套。

    吴非还在呆,台下却出一阵惊叹声,他猛一转头,看清眼前女孩的容貌,不觉又呆了。

    眼前的少女眉如远山,眼含秋水,脸形、五官都堪称完美,头在后面扎成一束,青丝飘飘如柳动,粉颈婉转、冰肌玉肤,年纪约在十六七岁,竟丝毫不弱于林兮涵,只是少了一分矜持。

    吴非觉得用国色天香来形容眼前的少女,也毫不为过。

    蓝衣少女望着吴非,有欣喜,有羞涩。

    台下众人一阵痴迷,半天没回过神来,他们既惊艳蓝衣女孩的美貌,也为自己不能拥有这样一位绝色神奴而遗憾。

    这果然是一份很大的厚礼。

    黑瘦汉子震惊之余,对着台下宣布道:“好,今日的厚礼已经送出,恭喜这位小道君。”

    刚刚下台的章少忽然叫了起来。

    “喂,姓吴的,你把这个神奴让给本少,我给你一百金石!”

    吴非醒过神来,朝台下瞥了一眼。

    “我是不会卖的,但她可以选择离开。”

    吴非想着要如何将眼前女孩转送给赤霞夫人,但一触到她的眼神,那种从骨头里透出的哀怨,让他一阵怜惜,这时心里竟然莫名犹豫起来。

    章少伸出两根手指,道:“两百,两百金石!”

    吴非依然摇头。

    章少咬牙,依旧伸着手指,喊道:“四百金石,我拿一件高品质的仿神器抵押给拍卖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