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三个问题

    众人一起向吴非看来,只觉这少年十分面生,但他跟赤霞夫人在一起,应该有些背景,章少却是对吴非嘿嘿一笑,颇有几分不平之色。

    吴非脸上一阵红白,他是私下跟赤霞夫人说说,可没想过真要去弄个神奴来用。

    见到人群气氛热烈,黑瘦汉子笑道:“不错,这位女孩心中有个未了的心愿,想要修炼者帮她完成,所以,现在她要问第二个问题了!”

    章少笑道:“原来是想完成一个心愿啊,她第二个问题是不是问变作神奴之后,我愿不愿意帮她呀,其实,只要将本少爷服侍得好了,在能力范围之内,作为主人,我们都是愿意帮她实现心愿的,你们说是不是啊?”

    众人一片呼喝之声,有叫好的,也有吹哨的,更有人高叫着:“章少,服侍好了,怎么个服侍,怎么个好法?”

    这话带了调戏和轻薄之意,吴非听了暗自摇头,他认为天行大陆上的修炼者,和蛮夷之邦差不多,没有读书受教,不知如何向善,所谓天行大陆,不过是个胡蛮之地。

    这时黑瘦汉子指着章少高声道:“很好,章少道君不但猜出了问题,也一并做了回答,恭喜,您答对了第二题!”

    修炼者不能介入到凡人的是非中,但恃强凌弱是一种无法避免的天性,不少平庸的修炼者无法对抗同道,便会拿凡人出气,所以修炼者欺凌凡人并不少见。

    章少很是得意,他朝吴非投来挑衅一笑。

    黑瘦汉子指着两人道:“两位各对了一题,现在这第三问,就由你们两个来作答了!”

    章少呵呵笑着站起身来,朝人群不住拱手。

    吴非摆手道:“我不买神奴,我只是来看看,这第一题不能算。”

    赤霞夫人一把将他推起身来,道:“说什么呢,你不要给我,我欠你一个人情!”

    人群里爆出一阵哄笑,吴非面上又是一红,黑袍老者身后那个俊俏少年却是投来颇有意味的一瞥。

    黑瘦汉子道:“小哥你不用害羞,这女孩若是能配上你,你绝对不会后悔!”

    章少问道:“这么说,你见过这丫头的真面目了?”

    黑瘦汉子连连摇头,道:“章少,我没见过,就算见过也不能透露啊,这可是拍卖场的规矩。”

    吴非心中暗道:“不行。我若收了她,孤男寡女在一起,成何体统?”忽然想到这里不是大明,没有这些繁文缛节,不由一阵头疼。

    这时周围众人开始呼喝着两人上台去回答问题,章少一边拱手,一边潇洒地身子一纵跃上竹台,吴非正在迟疑,赤霞夫人瞪着他道:“你这是给我丢人啊,快上去,不想要就给我好了,你答应她的条件,我来帮她完成!”

    吴非怀疑地道:“夫人,您说的可是真的?”

    赤霞夫人又好气又好笑,只要还没有融合上,神奴间的转卖和出手并不稀奇,就算能融合,时间不长也还是可以用密法取消融合转卖,这小子怎么看起来像个世外的傻子。

    “这个章少,名叫章易帆,乃是智兽派的少主,智兽派不过是个三流的小门派而已,不必怕他。”

    赤霞夫人悄悄传音告诉吴非章少的身份来历。

    众人吆喝下,吴非终于走上竹台,章少朝他微微翘了翘嘴角,道:“小兄弟怎么称呼?”他语带傲慢,但又不想失了风度,所以主动打招呼。

    吴非向黑瘦汉子、蓝衣女孩和章少各行了一礼,老老实实回答道:“在下姓吴名非,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章少挥挥手,道:“你叫我章少爷好了。”

    吴非不喜欢这家伙,当下喊了声章少爷便站在边上,他也不去看那蓝衣女孩,只是平视前方。

    “章少,一定要赢!”

    “章少,你先前答应的可要做到呀!”

    “章少,将那小子赶下去!”

    下面不断有人喊,吴非打定主意不和这个章少爷去争,虽说自己有机会帮赤霞夫人赢一个神奴回来,但这章易帆显然不是易与之辈,赤霞夫人功法高深不怕,自己可不能没来由去得罪人。

    见到众人的兴致更高,黑瘦汉子满脸笑容道:“这第三题其实很简单,就是你们觉得这女孩的第三问会是什么,是的话,你们会如何回答?”

    “若我问对了,也答对了,她不承认怎办?”

    章少笑着问道。

    黑瘦汉子举着一块玉片道:“第三问写在这上面,我只知道前两问,这第三问是城主大人亲自帮这姑娘写进去,是修炼者才能打开!”

    章少点点头,对着众人道:“如此我就放心了,我猜她的第三问必然是能不能帮她弄来神根草,从而进入修炼之道,本少爷的回答跟前一问一样,若你貌美乖巧,将本少爷服侍好了,我可以费点心力帮你完成心愿!”

    众人均是一头,觉得所有的神奴都会有这个愿望,做神奴唯一比做凡人强的地方,就是有可能能脱胎换骨,成为修炼者,虽然希望渺茫,但不见得没有。

    黑瘦汉子转向吴非,问道:“吴小友的回答是?”

    吴非尴尬地笑笑,道:“我不知道,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下面众人闻言一阵爆笑,黑瘦汉子看向蓝衣女孩,蓝衣女孩微微点头,他走过去低语几句,又转回来对吴非道:“你随便乱猜一个好了,反正只是个游戏,只要一个答案!”

    吴非被逼得无奈,想起刚才看见蓝衣女孩有种初见欧阳君香的感觉,那种遗世独立、只可远观而不可近玩的清冷,忽然道:“那我乱猜好了,她的第三问是,是否能成为她主人的唯一一个女神奴。”

    所有人都是一呆,不过一个神奴而已,还敢这么要求主人,难道是想嫁给修炼者?

    章少哈哈大笑,道:“做本少爷神奴,绝不能提这样的要求!”

    下面人群又爆出一阵大笑,显然觉得吴非胡说八道。

    黑瘦汉子笑着问道:“如果是这样一个问题,那你的回答是什么?”

    吴非瞟了一眼蓝衣女孩,那女孩也正看着他,他心中七上八下,道:“对不起,我不要,没有唯一!”他心里想道:“我会找到喜欢的女子,跟她结婚,在一起。”

    “猪啊!”

    “脑袋被夹了吧!”

    下面有人呼喊起来,章少双手一摊,道:“可以揭开谜底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