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厚礼来了

    吴非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目光转过,现是那黑袍老者身后的一个少年,那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模样颇为俊俏,一双大眼正水灵灵地正瞟向自己。吴非朝他微微一笑,暗道:“这少年莫非是黑袍老者的神奴?”

    接下来的几个神奴,平庸了许多,只能做些杂务,赤霞夫人并不感兴趣,就没再出价。

    所谓各花入各眼,赤霞夫人不喜欢,别人却喜欢,后面几个神奴都被人拍走,其中一个长相娇美的女子,还被卖出三百银石的高价。

    吴非看到韩七爷也报了一次价,但过两百时,他就没有加价。

    “今天的厚礼是什么啊?”

    拍卖台下有人叫道。

    “是啊,不值钱的东西,就拿出来瞧瞧吧!”

    有人这么一说,引起大家哈哈大笑。

    “大家别急,大家别急,厚礼现在来了!”

    黑瘦汉子拉出一个蓝衣蓝裙的女子,这女子身材十分匀称,站在那里亭亭玉立,但她头上套了一个蓝色头套,仅在眼睛的位置挖了两个孔,吴非留意到那女子胸口挂了一块银色的玉佩,有些像他在大明见到的塞外胡族的打扮。

    “这是什么厚礼啊,蒙住脸卖神奴?”

    “是啊,是啊,祺关城主好小气,明天招亲我们不去啦!”

    下面又是一阵哄笑。

    黑瘦汉子忙用尖细的嗓子叫道:“大家稍安勿躁,这是今天我家城主精心准备的一份厚礼,赠送给今日的拍卖者,只要是修炼者都可参加,谁若有缘,这份厚礼便免费相赠。”

    人群闻言一阵骚动,有人叫道:“不就是一个女奴,万一她和主人不能融合,你们还送不出去!”

    这人说的不能融合,是指主人和神奴需要气血相通,虽然修炼者收神奴的概率高达成,也不排除有一两个差异,如果神奴或修炼者是异型血,那融合成功的几率就要小很多。

    “是啊,怎么说一个女奴也不能算厚礼,先把头套脱了瞧瞧!”

    又有人叫道。

    虽然一个神奴的价格从几十到几百银石不等,但称得上厚礼却是夸张了,黑瘦汉子说道:“这是城主大人的精心安排,一会你们就知道啦。”

    那翩翩公子模样的年轻人忽然笑道:“干么免费相赠,我出五十个银石,只要她把头套取下来让本少爷瞧瞧,若是长得漂亮,我就出三百银石买了。”他语调中带了促狭和轻薄之意。

    台上的黑瘦汉子显然认识这华衣年轻人,笑道:“章少说笑了,这位姑娘的头套么,只要您与她相配,自然她会为您主动揭开。”

    “不脱头套,脱别的也成啊!”

    人群中有人吹起口哨,引来一阵哄笑。

    黑瘦汉子在台上也是一阵坏笑,道:“这命令得由她的主人来下。”

    章少站起来道:“你们想不想她脱别的呀?”

    众人居然齐声道:“想!”

    章少道:“那你们便支持本少爷得到这女奴!”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有人喊道:“行啊,章少说话算话,让她在台上脱!”

    这时台上的蓝衣女子闻言,身子一阵微颤,不知是生气还是害怕。

    吴非听得直皱眉,暗道:“这里的人没有教化,竟然如此无礼。”

    赤霞夫人给吴非解说着拍卖和收配神奴的规矩,这时嘲讽似地道:“这黎俊伯,谁知道在弄什么噱头,我看,这个女奴也许是个异型血,一般修炼者只怕跟她无法血液融合。”

    吴非皱眉道:“反正就算能融合,我也不会收个女神奴在身旁。”

    赤霞夫人笑道:“我跟你赌,台上这个女奴,一定十分漂亮。”

    吴非呵呵一笑,道:“她再漂亮,跟我有什么关系。”心里却不置可否,林兮涵他都见过了,论漂亮,别的女子还真没能比得上林兮涵和君香神姨。

    赤霞夫人有些责怪地道:“你别这样,好像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别的修炼者可是最讨厌了!”

    吴非心中一惊,忙点头道:“多谢夫人教诲!”

    台上的黑瘦汉子将双手使劲下压,好一会台下才安静下来,他大声道:“既然这是份特别的厚礼,那要得到必然有个说法,卖身为奴的这女孩出了三道题,谁能回答出其中二道,她便愿意追随你成为神奴,为你做任何事。”

    下面众人听得是个女孩,又是一通鼓噪,有人早已耐不住了,叫道:“什么题目呀,快点说嘛!”

    吴非听声音熟悉,扭头一看,竟是牛三斤在人群中叫嚷,心里暗讽道:“这人真是个混混,十处打锣,九处都有你!”

    赤霞夫人对吴非道:“看来我误会了黎俊伯,这女孩怕是主动卖身的,一般的神奴,不会挑主人。”

    等众人又安静下来,黑瘦汉子才道:“这第一问,她要你们猜猜她为何想做神奴?”

    有人叫道:“这还用问,跟着修炼者可以吃香喝辣,衣食无忧。”

    也有人叫道:“我猜她是想成为修炼者,凡人成为神奴,主人若是弄到神根草,她也是有可能成为修炼者的。”

    那章少站起来大声道:“不对,她是想和修炼者生下一个有神根的孩子,来完成自己的心愿。”

    有不少人纷纷点头,觉得章少说得靠谱,确实有一些凡人想与修炼者交好,以使自己怀上具有神根的孩子。

    在天行大陆上,具备修炼神根的人不过十之一二,大部分身具神根的修炼者看不起凡人,最多也就是收作神奴来使唤。

    吴非看着台上怯生生独立一角的蓝衣女子,只觉得她柔弱无助,像风中飘摇的一枝野花,但她身上还有一种高傲,这是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

    “我猜这女孩,或许是心中有个未了的心愿,只有修炼者才能帮她完成。”

    吴非想到了什么,自言自语说出口。

    “你说什么?”

    赤霞夫人问。

    吴非提高声音又说一遍。

    台上的黑瘦汉子竟然也听见了,他一指吴非,高声道:“恭喜,这位道君小哥答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