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神奴拍卖

    吴非对赤霞夫人拱手行礼。

    “多谢夫人出手相肋,晚辈感激不尽。”他心中猜测,这赤霞夫人究竟什么身份,让牛三斤和韩七爷如此怕她?

    赤霞夫人微笑道:“小友这是要出去么?”

    吴非欠身道:“正是,在下第一次来祺关城,想四下转转。”

    “巧了,妾身也正想出去,小友可有兴趣陪我一起走走?”

    “啊,能与夫人同行,当然求之不得。”

    吴非想到有赤霞夫人陪伴,牛三斤那些人不敢再找他麻烦,倒是件好事。

    说话间,两人出了客栈,赤霞夫人十分熟悉道路,三转两转带着吴非向城东行去,路上有修炼者见到他俩,均是恭恭敬敬让到一边。

    赤霞夫人猜到吴非的疑问,道:“小友是不知我的身份吧?”

    吴非脸上一红,别人都认识这位赤霞夫人,就自己不认得,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哈,你外乡来的,不认得妾身也是正常,妾身以前就是这座祺关城的城主,前个月,我和姓黎的那厮斗法输了,所以让出了城主之位。”她说姓黎的那厮,自然是现在的祺关城城主黎俊伯。

    吴非心中暗惊,没想到这位妇人是个第四层假丹境的高手。

    其实吴非还是道行浅,没学会用神识看人,若是知道,自然可以识别。

    “原来您是前城主,吴某有眼无珠,失敬失敬。”

    赤霞夫人淡淡道:“什么城主不城主,虚名而已,这不当城主了,反而一身轻。”

    吴非点点头,觉得赤霞夫人是个豁达之人,于是说道:“不当城主岂不更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无牵无绊。”

    赤霞夫人瞟了一眼吴非,见他丝毫没有同情和惋惜之色,显然对城主的位置并不在意,不由笑道:“本来就是,当不当城主有啥关系,对了,我想去奴市转转,要不要陪妾身去瞧瞧?”

    吴非对奴市有些不以为然,买卖奴隶是一种很落后原始的行为,想不到天行大陆上还普遍存在,他之前见到过简单的交易,跟他老家嵩江府集市买卖马匹差不多,这时说道:“去见识一番也无妨。”他心里对城主嫁女有些好奇,真正留下的目的,是想去看看新城主家的招亲。

    赤霞夫人微微一笑,道:“吴小友,你是散修吗,是不是也想买上一个神奴?”

    吴非问道:“夫人,您是什么意思,我买神奴干吗?”

    赤霞夫人有意无意地道:“你若想买个漂亮的丫头做神奴,那可小心,以后修炼的意志会衰减!”

    吴非这才明白她是调侃之意,忙道:“夫人,您取笑我了,晚辈没打算买神奴,只是去看个热闹。”

    两人边说边来到一个广场,这广场全部是石板铺地,地方不算很大,广场中间被人用竹子搭了一个高台,周围还用草绳围了一圈,绳圈里面也有一些人,估计都是买家,他们对着竹台上伸手比划着什么,更有不少人围在圈外指指点点,台上一个黑瘦的汉子手里拿个喇叭状的东西正在那里喊话。

    赤霞夫人带着吴非往一端走去,两个身穿黄衫伙计打扮的汉子马上跑过来,一人点头哈腰道:“夫人,您亲自来了,我们拍卖马上开始了!”

    赤霞夫人哼了声,也不理他,自管走入绳圈内,吴非跟她进去,两个伙计都连连行礼。

    来到竹台前,这里放了一排椅子,本来椅子上坐满了人,他们见到赤霞夫人,顿时站起身来,一迭声地道:“夫人,您这边坐!”

    赤霞夫人微微点头,拉着吴非坐到最中间的两张椅子上。

    吴非有些不好意思,但瞧见让位之人一脸喜色,丝毫没有不快之意,不由暗叹一声:“人们对权力和金钱的敬畏,在哪都一样!”

    坐在前面有两人身子没动,他们一个是五十多岁的黑袍老者,那老者头上罩着一顶帽子,脸被帽檐遮了,看不见面容,另一个是二十余岁,打扮得像个翩翩公子,他手中把玩着一块青玉,意态悠闲且潇洒,只是眼里的狂妄,有些肆无忌惮。

    两人坐下没多久,台上那黑瘦汉子便举着那喇叭一样的东西喊了起来。

    “各位朋友请注意了,我们今日下午要拍出十名神奴,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各位想要专心修炼,琐碎之事就交给这些能干的神奴去做吧!”

    吴非知道,神奴就是没有神根的凡人,他们有些是犯了事被抓,有些是自愿被卖,这跟大明的卖身为奴有些像,他们情愿到大户人家的家里去做丫环、家丁,也不愿意自己费力谋生。

    第一个被拉出来拍卖的是个三十余岁的中年汉子,他身体结实,但面色略微苍白,黑瘦汉子介绍道:“这第一个神奴,本是附近山中的猎户,前不久,妻子和女儿相继因病去世,所以才卖身为奴,从此好断绝凡念,远离伤心地。”

    吴非暗道:“原来这是一个苦命之人,他想脱离思念之苦,重新过一种与以往不同的生活。”

    这时下面已有人举手喊价,因为猎人的身手比普通凡人敏捷,加上可以使用武器,有人直接喊出了一百银石的高价。

    一个神奴的价格从几十到几百不等,长相好和有特别本领的可以卖得更高,吴非的宝囊中金银石还有一些,是他从杀死的魔道人身上得来,如果不是给王良飞五个宝囊,他绝对称得上大财主。

    赤霞夫人举了举手,道:“我出一百五十银石。”众人眼皮一跳,这前任城主果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加码就是一半。

    台下诸人面面相觑,一时再没人出价。

    黑瘦汉子手中举着一根棒槌,他喊道:“一百五十第一次,一百五十第二次!”眼见他马上要喊第三次,一个沙哑的声音忽然传出道:“我出一百八!”

    吴非转头看去,却是那戴帽的黑袍老者。

    赤霞夫人瞟了一眼那黑袍老者,低低对吴非道:“这个猎人也就值个一百五十银石,过我就不要了。”

    果然,黑袍老者出价之后,再无一人应声。

    “嗙——”

    随着一声锣响,这猎人便被黑袍老者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