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赤霞夫人

    牛三斤知道韩七爷嘲笑自己,讥讽道:“俺前年碰到您,好像您说马上就突破了,怎么现在还卡在淬体境高阶?”

    韩七爷老脸一红,愤愤道:“你比我强么,你到了我这年纪,也未必能筑基成功!”

    牛三斤哼了声,道:“等俺娶到城主的女儿,便可以多买些灵丹妙药,区区筑基算个屁啊!”

    这两拔人都不是门派中人,靠自己挣钱修炼,若没有机缘,想要突破到第三层筑基境都很难。

    正吵吵间,吱呀一声,楼上一间客房中走出一个白衫少年,这少年鼻正口方,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他相貌十分清秀,双手负在背后,走路不经意地迈着方步,虽然脸上有些倦容,但神态俊逸,让牛三斤等人看得都是一呆。

    那白衫少年下楼朝外走去,牛三斤忽然眼珠一转,拦住他道:“这位小兄弟,请问您是哪个门派的,俺好像在哪里见过您吧?”

    这白衫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吴非。

    吴非离开林兮涵后,独自在这片陌生的大陆上游历,倒也长了不少见识,他亲眼见到某个地方的凡人在修炼后进行割礼,那断舍的场面还真感人至深。

    经历了荆棘山的磨炼,吴非的心智阅历都有长进,之前他并不完全相信苏云淼对他的描述,但游历之后,现这天行大陆的面积之广,完全出乎想像。

    在这里,吴非能买到的地图,都是一块一块,想要完整拼凑起来极其困难,比如他走的这三个月,一直都在度越国,而度越国在天行大陆上还是个不起眼的小国。

    不过,吴非还没有去试传送阵,他只是靠脚步行走。

    度越国除了服饰和饮食,这里的律法和吴非所来之地也完全不同,在神道的地域,修炼门派的势力最大,不少小城城主往往是大门派的嫡传弟子,像在祺关城这样的小城当上城主,至少也要修炼到第四层假丹境。

    这片大陆上,修炼者像一座金字塔,每上一层,人数便少许多,到了最顶阶,据说只有寥寥数十人。

    吴非这些日子走了不少地方,现天行大陆上的凡人,大部分朴实,他们心态平和,并不像他家乡,到处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反而不少修炼者,胸襟狭小、睚呲必报。

    其实这里凡人若耍心计,一旦耍到修炼者身上,遭到的报复就十分严厉,所以大多单纯质朴,对修炼者也比较顺从。

    来祺关城的目的,吴非是想碰碰运气,因为君香阿姨说过,跟他一起传送过来的晏畅,有可能落在附近,但他在周围找了一圈,还是没有任何收获。

    今天吴非本打算离开,忽然传出此地城主嫁女的消息,那位城主女儿,无论相貌修为,都是上上之选,他不由起了好奇之心,暗道:“这天行大陆的地域上,有些习俗也和我们大明一样吗,城主嫁女会是怎样,是比武招亲,还是抛绣球?”正想着这些,牛三斤将他拦住。

    吴非有些不悦,道:“阁下认错人了,我与你素昧平生,麻烦请让一下。”

    见这少年没说自已是哪个门派,牛三斤便宽了心,若是哪个门派的弟子,早就趾高气扬地报出名号,只要不是门派中人,这么年轻的修炼者,欺负了也是白欺负。

    牛三斤哈哈一笑,道:“不认识有什么关系,现在不是认识了么,小兄弟,俺跟你打个商量,你一人住一间房也忒浪费,不如跟俺合住如何,房钱算俺一半。”

    吴非微微一笑,道:“对不住,这房间很小,挤不下两人!”

    牛三斤将脸一扳,道:“小子,给你面子不要,现在你家牛爷生气了,识相的马上搬走,不然叫你好看!”他身后二个二十岁左右的壮小伙立刻捋起袖子,一副想要上前动手的样子。

    吴非眉头皱起,暗道:“你还不讲理了,我偏偏不让又怎样!”他还没开口拒绝,边上的韩七爷眼珠一转,手一伸拦在牛三斤身前,道:“牛三斤,你长本事了,欺负一个孩子算个啥。”转头对吴非道:“少年人,不用怕他,你住你的,晚上让我们几个在地板上躺一躺便成,房钱算我的如何?”他比牛三斤更过分,牛三斤还只要求吴非腾个位置,这韩七爷居然要带几个人一起合住。

    “龙老板——”

    吴非都懒得搭理这两拔人,直接将老板喊过来道:“有人要强赶客人,这事有没有人管?”

    龙老板满脸为难地走过来,朝牛三斤和韩七爷鞠躬作揖道:“二位爷,祺关城也是有规矩的,您这不是在砸小的招牌吗?”

    牛三斤双手叉腰道:“你不安排老子住,老子就砸你饭碗!”

    “怎么了,谁在闹事?”

    眼看要对峙起来,一个慵懒的女声在楼梯上传来。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四十左右的妇人出现在楼梯口,这妇人一身红装,胸前还挂了一串鸽蛋般大的黄色珠子,精光闪闪,不知何物。她一张脸倒还算精致,只是身躯显得有些庞大,此时作出一副娇憨之态,并不协调。

    吴非倒是和这女人照过一面,进门时还点过头,知道她住在自己隔壁。

    牛三斤和韩七爷见到此女,面色忽然大变,牛三斤忙拱手道:“赤,赤霞城,噢不,赤霞夫人,您,您怎么也住店,好久不见,俺们这不找地方住么。”

    那赤霞夫人伸了一个懒腰,慢吞吞地道:“我不住店,我住哪呢?”

    牛三斤谄媚似地笑道:“您跟城主说一声,他还不奉您为上宾呀!”

    赤霞夫人撇撇嘴,却又对吴非一笑,问道:“小友,这二根杂毛是不是对你无礼?”

    吴非还没说话,牛三斤和韩七爷急忙抢上几步,一起弯腰行礼。

    韩七爷道:“没有,没有,韩老头跟这位小友只是闲聊闲聊,绝对没有无礼,是牛三斤这厮想赶他走,自己好住店。”

    牛三斤心里痛骂,哭丧着脸道:“俺哪有,您别听韩老七瞎扯,他是自己这么想!”

    赤霞夫人这时已从楼梯上走下,她挥挥手,骂道:“你们两个滚吧,老娘今天心情好,下次再看到你们欺负人,小心二条狗腿!”

    牛三斤和韩七爷闻言如遭大赦,一边鞠躬,一边招呼手下退出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