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勾手指的约定

    走到不远处,林兮涵开口道:“非师弟,刚才我和婆婆的话你可听见了?”

    吴非点点头,林兮涵瞪着大眼睛道:“那还不叫师姐?”

    “嗯,小师姐!”

    “小师姐,为什么要加个小?”

    林兮涵眼睛睁得老大。

    “我,我今年十六岁了,敢问师姐多大?”

    “在我们小竹林,不问年龄,先入门就是师姐!”

    林兮涵这么说,显然她年龄并不比吴非大。

    吴非看见林兮涵掏出一个白色瓷瓶,拿到自己面前道:“这里面有四颗适意丹,本来给你三颗就够了,多给你一颗,是以防万一,不过你以后见到我,都要叫我师姐!”

    之前吴非对林兮涵从南长老手下救自己十分感激,若不是有她,说不定真要把君香阿姨说出来了,这时躬身道:“师姐,师姐,大师姐!”

    林子泓在远处隐隐约约看见,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心里想道:“以后我要怎么折磨这小子才好?”

    听到林子泓的哼声,林兮涵贴近吴非耳边用只有他才能听见的声音道:“非师弟,我帮你,可是有条件作交换的,你可答应?”

    吴非闻到林兮涵身上淡淡的处子体香,不禁脸上烧,心神一荡。

    “什,什么条件?”

    林兮涵朝乔婆婆和林子泓望了一眼,见他们都进入修炼状态,眼中哀伤之色一闪,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低低道:“你得和我做一个约定,无论什么,都不推辞。”

    听到林兮涵这么说,吴非犹豫了一下,暗道:“果然是有条件的。”

    “嗯,是不是杀人?”

    吴非问。

    “有这可能。”

    “杀谁?”

    “你不管,反正你告诉我,能不能答应?”

    吴非见到林兮涵眼底似乎藏着一抹淡淡的忧伤,不禁有些奇怪,心想:“她有什么事完不成,要我这样的人去做,难道不可以跟师傅和乔婆婆说?”

    望着林兮涵热切的目光,吴非问道:“我,我现在法器都丢了,要是帮不上你怎么办?”

    林兮涵道:“那不是最重要的,我只问你,你愿不愿意帮我,答不答应?”

    吴非自然知道天行大陆上有各种鬼魅伎俩,一不小心就会陷入绝境,但他心中动了豪情,暗道:“她这样美好的女子,能有什么样的达不成的心愿?”于是毅然点头道:“好,就算我不拿你的丹药,也答应你!”

    如果眼前之人换作奚彬蓉和苏云淼,吴非一样也会答应。

    这一瞬,林兮涵的眼神十分复杂,有喜欢,有担忧,还有一丝道不明的东西,她点点头,叮嘱道:“我们刚才的话,你要誓不对任何人说,哪怕是我师傅和小竹林的掌门大人!”

    “放心吧,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此事我绝不反悔。”

    林兮涵点点头,从瓷瓶中掏出一枚丹药塞进吴非口中,又将剩下的瓷瓶一起给他。

    吴非有些呆滞,这丫头的举止似乎过于亲昵,这是为何?

    林兮涵伸出一根青葱玉白的小指,道:“你答应我了,我也不用咒玉,我们就拉勾誓,不许反悔!”

    “咒玉是什么?”

    吴非伸出手指,还是奇怪地问道。

    “那是立下誓约的玉符,一旦立下誓言,就不可以反悔!”

    林兮涵大眼忽闪着,觉得吴非连咒玉都没听说过,实在是个修炼无知。

    “哦,那没有咒玉,我要是反悔怎么办?”

    吴非又问。

    “唉——”

    林兮涵叹息一声,道:“你到时要反悔就反悔吧,反正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和你定这样的约定!”

    吴非心里莫名其妙,只是觉得林兮涵此刻心里一定有什么矛盾。

    俩人手指拉住,吴非说道:“虽然我现在修为低下,但一定会好好修炼,师姐的约定,我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绝不推辞”

    林兮涵眼中惊喜之色一闪,双目中竟然泪水盈眶。

    吴非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觉得这种感觉很是奇异。

    就在这时,乔婆婆手上忽然出一阵奇异的光芒。

    林子泓离乔婆婆最近,他一下惊问道:“乔长老,什么事?”

    吴非和林兮涵都是一呆,两人手指还勾着,这时急忙松开。

    乔婆婆吐出一口浊气,霍地站起,沉声道:“方长老那里现魔道人的踪迹,离这里不远,现在呼唤我过去帮忙,你们先在这里等我,若是我半天之后回不来,你们就自己回小竹林去吧!”

    “婆婆,我也要去!”

    林兮涵奔了上去。

    乔婆婆面色一板,道:“丫头,别胡闹,魔道的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她身形一展,脚下黄云升起,竟连小竹筏都没用。

    林兮涵站在那里直跳脚,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吴非看见乔婆婆手上似乎拿着一片黄叶,暗道:“难道乔婆婆的修为还没有结丹,也要靠蛟云石才能御空飞行?”

    这时林子泓上来拉林兮涵衣袖,道:“师妹,我们在这里等师叔就是了,何必着急。”

    林兮涵甩开袖子,冷冷道:“子泓师兄,你干吗!”

    “我,我是关心师妹!”

    林子泓脸上闪过一抹愠色,刚才他看见吴非和林兮涵勾手指,现在他拉一下衣袖都不行。

    林兮涵哼道:“不要你关心!”说完一个人向前走去,走出去十几步,找个干净的地方盘膝坐下修炼。

    林子泓大怒,他不是恨林兮涵对自己冷漠,而是恨吴非得到青睐。

    吴非只当没看见林子泓怨毒的目光,他刚服了一枚适意丹,需要打坐修炼。

    “喂,怎么,你认师姐就不认师兄?”

    林子泓走过来,用脚踢了踢吴非。

    吴非心中火起,先前若不是这小子出头,南长老怎会刁难自己,当下翻了个白眼冷冷道:“我叫吴非,不对,是林非,我名字可不叫喂。”

    “你知不知道我们小竹林的规矩,见到师兄和长辈必须站起来说话!”

    林子泓怒火更旺,用脚重重地又踢了吴非一下。

    吴非本来不想搭理林子泓,听他这么说,霍地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