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谁说这小子没人要

    吴非被南长老抓住,觉得身上好像被压了一块大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但口中还是回道:“我确实不知那位前辈的名字和身份,她,她——”突然觉得一股怪力沿着他的经脉侵入进来,这份难受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差点一时没控制住,失声叫出来。

    “你若不说,我便震断你的经脉,让你一辈子成为废人。”

    南长老自然知道有些老怪物不让弟子提及自己,不过以吴非的修为,就算他背后有什么师傅,也是个平庸货色,根本不能和大围教相提并论,他若是知道给吴非蓝月光的那个君香阿姨,就是鬼谷禁地的鬼姨,估计会吓得不轻。

    这位君香阿姨的真实身份,乃是六十年前魔神殿的神女,她和狂魔岑大平私奔,遭到魔神殿追杀,蓝月光正是岑大平生前之物,君香阿姨找一个匹配蓝月光的继承人,足足找了六十年,直到她遇到吴非。

    “南长老,请您手下留情,吴非师兄绝非坏人,他,他已答应加入我们北岭派了。”

    奚彬蓉抢上前来跪在地上求情。

    吴非自然明白南长老因为不想让他得到奖励而故意为难,实际上,他身上可是完全没有罪名。

    南长老哦了一声,回头看向另一个蓝衫矮老者,问道:“余长老,你们北岭派是要收下这小子么?”他言语中隐带威胁之意。

    余长老拱手道:“此事余某还不知,假如这位吴小友愿意加入鄙派,我们查清他的来历,考试合格,亦可考虑。”

    听余长老这么说,分明是不想得罪大围教,奚彬蓉当下就一口鲜血喷出,她的伤势未愈,虽然服了林兮涵的白熊再生丸,毕竟伤重,此时支撑不住,身子软软坐倒。

    王良飞跨出一步,对南长老躬身道:“晚辈愿给吴师弟担保,恳请南长老放他一马。”

    南长老心里火冒三丈,暗道:“你小子真是糊涂,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口中却训斥道:“放肆!我们大围教对于来历不明之人,绝不轻易放过,既使他救过你的命!”

    见自己求情无效,王良飞不由向众人望去,他希望大家能像他一样,可以站出来替吴非求情,但目光扫过,那些人纷纷低头,显然不愿和大围教作对。

    南长老嘲讽地瞥了眼王良飞,心想:“回去以后,非得好好教训,这点大局观都没有,还不如小竹林的那小子机灵。”

    见到南长老如此霸道,云崀派的锦云子终于看不下去,话道:“老朽以为,此子也许真是一个散修,他师傅不让他说出来也是有的,况且,他若是州游帮的奸细,出了山混到此处来做什么,还不有多远溜多远?”

    南长老闻言有些恼怒,云崀派近几年渐渐势大,有点不买大围教的账,甚至还好像怂恿一些小门派与他们作对,当下对锦云子调侃道:“怎么,云兄想将此子纳入到云崀派门下,什么时候你们云崀派也变成来者不拒了?”

    锦云子也就这么一说,他可不愿为一个不相干的人与大围教交恶,况且吴非背后若真有什么厉害的高人,到时找麻烦也不会找自己,于是哼了一声道:“我们云崀派虽比不得你们大围教,但十五岁才修炼到凝气境的弟子,是不会收的!”他语气虽不妥协,却也是一副旁观的态度。

    这时林子泓在那里眼珠乱转,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他还知道吴非身上有几件魔道兵器,其中那面盘龙盾可是个好东西,盘算着等南长老废了吴非,要怎么才能弄到手。

    南长老打个哈哈,道:“那好,若是云兄看中此子,我倒可以放他一马,现在既然没人要他,他又不肯老实交代,说不得我先废了再说!”他伸出一根手指对着吴非的眉心,便要点上去。

    吴非心头一紧,正想着要不要说出君香阿姨,忽然一个慵懒的声音开口道:“谁说这小子没人要了?”

    南长老回头一看,话的是小竹林的长老乔婆婆,心道:“这老太婆是什么意思,小竹林背后有云崀派撑腰,莫非锦云子不肯出头,找了她来做出头鸟?”不由皱眉道:“乔婆婆有什么指教?”

    乔婆婆皮笑肉不笑地道:“方才兮涵这丫头求我,收这小子到小竹林来,婆婆心软,觉得这小子虽然修炼不怎么样,但到小竹林来当个药修,还是可以的,至于来历,我们小竹林自是可以查清。”

    听到这话吴非一呆,他向林兮涵望去,只见她脸一偏,并不和他对望。

    南长老暗道:“这老妖婆分明是要和我们大围教过不去,不过她这么说,我倒也不好继续为难这小子,但这次的奖励要如何分配,那些没收来的魔道宝囊,难道要分配给北岭派?”吴非的死活,他根本不关心,他是担心这次荆之修炼的奖励落在谁家。

    “乔婆婆,你若收下他,以后出了什么事,小竹林可能担待得起?”

    乔婆婆心中想道:“你那点心思谁不知道,偏偏要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这小子一点罪名都没有,就算他是个散修,只要不是魔道来的,就不能进行处置,何况还是废除修为这样的狠手!”

    “出大事我们自然担待不起,不过,我先得问问这小子,他愿不愿意加入我们小竹林?”

    乔婆婆走过来,一只手搭在吴非肩上,问道:“小子,婆婆刚才的话你听到没,愿意加入我们小竹林么?”

    吴非觉得一股大力涌到,一直被南长老压制的身子,恢复了一半的活动能力,他现在心中感激林兮涵,虽然自己说过相逢不过偶遇,后会最好无期,但关键时刻,还是要她帮忙。

    “能加入小竹林,是晚辈的幸运。”

    吴非急忙答应道。

    乔婆婆对南长老道:“既然如此,人我就带走了,至于这次荆棘山修炼的奖励,反正我们小竹林是区区的二流门派,能和两位大门派的弟子一起修炼,已是荣幸之至,没啥好奢望的!”

    南长老被她说破心里所想,脸上露出尴尬之色,道:“乔婆婆,你这话不对,我们什么时候奖励不公了?”说话之际,他觉得再抓住吴非也讲不过去,只好松手。

    吴非看到南长老朝他一瞥,颇有深意,不禁心中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