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如实说来

    五位长老对视一眼,脸上讶异之色毕现,王良飞若能打到这么多神兽,其他人还怎么可能过他?

    林兮涵这时却不管其他人,径自走到五老中那婆婆身边低声细语起来,仿佛奖励之事与她无关。

    吴非觉得林兮涵讲话的时候,那婆婆拿神识朝他扫视了一遍。

    南长老挥手示意王良飞退下,但王良飞没退后,他躬身施礼,大声道:“启禀各位长老,我们为了对抗魔道,十人组成一队,这些猎物是大家一起打的,而且昨夜的满月之战,又牺牲了两个,作为队长,我的分配是,这些猎物属于我们队剩下的每个人。”

    南长老点头道:“很好,这样很公平,平分后剩下的猎物,可以归队长!”

    王良飞摇摇头,从怀中又摸出八个宝囊,放在地上道:“这是从魔道之人手上缴来的。”

    吴非眼皮一跳,这里面有五个乃是他缴过去的,还有一个是彭亦坤的,彭亦坤既然没死,他那个宝囊还不能打开。

    五位长老脸上顿时一副惊容,他们先前知道这次进去修炼的弟子遭到袭杀,却还未知来了多少魔道敌人,本以为就溜进来两三个,此时见到这么多宝囊,下巴都几乎合不上,他们不信这些一二层的弟子能杀掉这么多魔道的同级对手。

    苏云淼这时将那个没有认下的宝囊递给奚彬蓉,道:“这是非哥和我这几天打猎得到的,你去上缴吧。”

    吴非眉头微皱,觉得有什么不妥,奚彬蓉点头道:“好。”她接过宝囊走上去,朝几位长老施礼道:“我们小队的队长是吴非师兄,吴师兄受伤在身,所以由我帮他代缴。”

    几位长老露出狐疑之色,他们不知吴非是谁,好像这次各派报上的修炼名单上并没有这个名字。

    南长老几人神识朝吴非一扫,觉他修为刚刚到达第一层,最惊奇的是,这三人居然还不跟王良飞他们组成一队,也不知怎么逃过魔道劫杀的。

    奚彬蓉并不知道吴非和苏云淼打了多少猎物,她将宝囊就地一倒,哗啦啦倒出一大堆,现场所有人的眼睛顿时看得直了。

    只见地上铺了厚厚一层猎物的尸体,飞鸟至少三十余只,妖兽也接近二十只,苏云淼倒是听话,没把蓝斑荆棘蟒的半截尸身放进去。

    南长老粗略察看一番,惊道:“虽然没有二级的猎物,但这些一级妖兽数量实在惊人,你,你们是怎么打的?”

    “我,我受伤了,我不清楚。”

    奚彬蓉脑袋有些大,她不知吴非和苏云淼打了这么多,她以为苏云淼听自己的话,悄悄收起一些,谁知道这家伙只收了蓝斑荆棘蟒。

    苏云淼放下吴非,上前道:“各位长老,这些大部分是吴师兄打的,我只是在边上帮帮小忙。”

    吴非暗叫一声不好,先前他没有关照,苏云淼不肯沾功,这下自己要有麻烦了。

    五位长老低声商议了一刻,南长老清了清嗓子,道:“按理,以数量而论,这次的获胜者当为北岭派的这队,不过,魔道人的宝囊着实得来不易,每个至少抵得上二十条神兽的价值,所以——”

    南长老这么一说,吴非反而松了口气。

    “且慢!”

    南长老话未说完,王良飞已踏上一步,道:“我刚才没作说明,这七个魔道人的宝囊,乃是吴师弟他们得到的,弟子在这里替他们代缴!”

    吴非眉毛一挑,他对王良飞为人的态度有所改变,但同时又深深担忧。

    五位长老听到这话,脸上神色各自变化,南长老不可置信地道:“怎么可能,就他们三个能杀这么多魔道人?”

    王良飞道:“不错,我们是帮忙杀了两个,但真正出手致命一击的,应该是吴师弟他们。”当下他把经过简要地说了一遍。

    五位长老听罢,一起走到吴非身前,南长老伸出手来道:“把你的飞刀给我瞧瞧!”

    吴非摇头苦笑道:“刚才王师兄没讲清楚,那一战,我的飞刀被彭亦坤那厮夺去了,不然晚辈何至于受伤这么重。”

    南长老将手搭在吴非脉上,神色凝重,过了一会,才微微点头,但随即却摇头起来。

    这南长老乃是大围教的长老,此次荆之修炼的奖励也大半是大围教所出,他此时若断定这些魔道人为眼前这少年所杀,那奖励之物不是要让北岭这样的三流门派分掉了,这是他不愿也不能的。

    就在南长老犹豫时,修炼弟子中走出一个尖下巴的少年。

    这人正是林子泓,他上前行礼道:“各位长老,我们前些日子在山里遇到了这位吴师兄,他说他杀了不少魔道中人,当时王师兄觉得他刚刚修炼入门,不可能有能力击杀敌人,所以怀疑他是州游帮那些派来的奸细,但后来他帮我们对付魔道,王师兄就不再追究他的来历,我个人以为,吴师兄的来历十分可疑,必须查一查!”

    林子泓心思缜密,见到南长老犹豫,便猜出缘由,这时站出来说话。

    南长老闻言却是心头一喜,他瞟了一眼林子泓,心中暗道:“此子聪明。”

    奚彬蓉、苏云淼闻言几乎跳了起来。

    苏云淼大声道:“吴师兄舍己助人,荆棘山的修炼,本就是任何修炼者达到凝气境水准便可参加,什么时候要求一定得加入哪个门派了,没有门派,难道就是来历不明,林子泓,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廉耻——”

    南长老眼神瞟过,苏云淼心神一震,后面想说的话顿时说不出来,南长老对吴非道:“你叫什么名字,修炼是跟谁学的?”

    吴非被他目光扫过,心中一凛,暗道:“君香阿姨让我不要提她,我,我怎么说?”他迟疑着说道:“弟子名叫吴非,是有位前辈教我修炼,她给了我那件法器,让我来参加这次修炼。”他不愿将自己的身世和得到大平心法秘录的经历说出。

    “前辈,什么前辈?”

    南长老问道。

    “对不起,晚辈对那位前辈承诺在先,恕我现在还不能说。”

    吴非恭敬地回答道。

    “那你被抢的飞刀是什么级别的法器,也是那位前辈给你的?”

    南长老眼睛眯起来,继续问。

    吴非已经感觉到南长老的为难之意,但仍坦然道:“不错,正是这位前辈,至于什么级别的法器我不知道,但确实很犀利。”

    “前辈?”

    南长老抓住吴非的手忽然一用力,厉声道:“这位前辈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你如实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