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不是本命法器

    接连几下攻击都没伤到对方,吴非心里也有些怵,之前他用蓝月光,几乎一击而中,今天是满月夜,蓝月光居然有些不听使唤。

    “刷——”

    吴非又是一道白光射出,这次他不敢直接攻击彭亦坤,而是让蓝月光绕着对方数个飞旋,再向他后心射去。

    谁知彭亦坤根本不理会蓝月光的虚招,实际上他要的就是这个间隙,只见虚影一闪,彭亦坤一个跨步就来到吴非身前,他左手探出,一把抓住吴非胸前的衣襟将他拎起。

    “你这种小角色,再练十年,也不配成为我的对手。”

    彭亦坤狞笑的声音充斥耳畔,吴非只觉身子一轻,浑身竟不出一丝灵气,蓝月光像失去牵引的风筝,一下栽落下来,他想用意念控制蓝月光,却觉得灵穴中空空荡荡,一丝灵力都无法聚集,不由大骇。

    失去控制的蓝月光当地一声掉在地上,刀上的光芒也暗淡下来。

    “今夜的月色很凉,不过,你以后都不会觉得冷了。”

    彭亦坤右手的混世三角叉高高举起,他说这话时,脸上的阴冷之色更重。

    另一边战斗的众人这时也不禁住手,大家都明白,坤少一旦结果了吴非,这一战将变得毫无悬念。

    “我要死了么?”

    吴非双眼一抬,瞧见天上那轮满月,莫名其妙心头一跳,脑中残存的灵识一闪,随着心跳,那柄落在地上失去控制的蓝月光陡地弹起,化作一道无与伦比的璀璨银芒,直接穿透了彭亦坤的胸膛。

    “啊——”

    彭亦坤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满脸不可置信,他不相信自己将对方灵穴封闭,还会遭到反击,而且是致命一击,想到魔童被杀,彭亦坤不禁绝望地问自己:“我又重蹈覆辙了?”

    吴非觉得彭亦坤身子松软下来,自己周身的灵气又恢复了运行,不禁惊喜交加,刚才这瞬间,他觉得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这变故令激战中的无常汉子心神大乱,他原本受众人围攻不落下风,虽然受伤多处,但也乘隙杀了两人,这时瞧见彭亦坤胸口中刀僵直在那里,而吴非却缓缓站起身,不由大叫一声。

    “坤少——”

    一道银虹从无常大汉手中射向吴非。

    吴非听见喊声猛一抬头,就见那道银虹已到眼前,他左手一抬,盘龙盾刻不容缓地挡在身前,嘭的一声,一股大力将他撞得连退几步跌翻在地。

    与此同时,那无常大汉出一声不甘的嚎叫,他手中没了法器,身体被王良飞的云母冰剑、奉三思的凤翅镏金镋等几件兵器同时洞穿!

    此时吴非坐在地上,他想到之前苏云淼和他讲的满月之事,心中既庆幸又疑惑,暗道:“因为是满月,所以蓝月光可以冲破封闭的灵力,用灵念来攻击?”随即又觉得不对,因为蓝月光此刻还没有回到他手上。

    苏云淼狂奔过来扶住吴非,欢喜道:“非哥,你杀了豞行者,你果然杀了豞行者!”

    吴非看见苏去渺身上到处淌着血,也不知受伤在哪里,但神情却是高兴至极,不由苦笑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运气!”

    王良飞与两个师兄弟互相搀扶着走过来,这一战他与奉三思消耗最大,奉三思已经站不起来,就连掏丹药服用的力气都没有,这时斜靠在一棵断树上不住喘气。

    “王师兄。”

    苏云淼叫了一声,王良飞却并不理会,他走到彭亦坤身畔,摘下他腰间的宝囊,然后一脚将他踢倒,用云母冰剑指着彭亦坤道:“我会割下你的脑袋,送到边关去挂在城头上,教你们这些魔道的宵小看看,敢犯我神道,是什么下场!”

    就在此时,吴非心头蓦地一震,仿佛被重锤击中一般,脱口道:“小心!”心字出口,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只见彭亦坤的身子突然出一片白光,白光中人影站起,他惨白的脸上带着一丝狰狞的笑容,手上赫然抓着吴非的蓝月光,嘶声道:“很好,现在它归我了,诸位,咱们后会有期!”

    “别让这家伙跑了!”

    王良飞惊呼一声,他人剑合一,向那道白影疾射去,可惜他一剑刺到,地上便只留下一道残影!

    “遁术!这家伙也会遁术!”

    出声的是林兮涵。

    吴非觉得身体剧痛,蓝月光的消失,好像他心头一块肉被人挖去,这种痛楚无以名状,心里系着一丝跟蓝月光的牵连,这时也像完全失去。

    苏云淼扶着吴非,惊问道:“非哥,那把飞刀可是你的本命法器?”

    吴非自然知道蓝月光不是凡物,从君香阿姨给他当时的表情就可窥见一斑,但他现在还无法区分什么是本命法器,只茫然地道:“什么是本命法器,我,我只是和它滴血相认了。”

    苏云淼松了口气,道:“不是就好,在我们淬体境以下,一般是没有本命法器的,那种本命法器一旦被毁,主人就算不死也会重伤,而且要是丢失找不回来,主人的修为也会降低,甚至被废!”

    吴非吓了一跳,暗道:“这么说来,还好现在蓝月光不是我的本命法器?”

    “让我瞧瞧他的伤势。”

    一个娇柔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吴非一抬头,只见林兮涵走出来,她绿衫上看不出血迹,但脸色却白得吓人。

    “兮涵师妹,你自己的伤要紧不?”

    苏云淼问,其实他自己也伤得不轻,只是更关心吴非罢了。

    林兮涵并不理会苏云淼,蹲下身子,皓腕一翻,二根如玉般的手指搭在吴非脉门上。

    谁都知道小竹林修炼是药修,这就是为何小竹林门派虽然不大,但各大派都会卖点面子的原因。

    吴非想着自己曾说过和她再不见面,没想到又见了,这次还被她抓着手把脉,脸上不觉微微烧。

    过了一会,林兮涵皱眉道:“那飞刀虽然不是你的本命法器,但你与它牵连好像很深,只怕你要大病一场,那飞刀,最好还是能找回来。”

    吴非苦笑,凭自己的能力,如何敢去魔神殿找彭亦坤,若是君香阿姨去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