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满月夜

    吴非还以为布置阵法靠灵气就可,想不到还要精神力,便道:“那好吧,我们随机应变了。”一想到自己精神力都不知道如何凝聚,还谈何布阵。

    实际上精神力就是灵力,灵力透支的话,是不可能进行斗法,这对低阶的修炼者尤为重要。

    奚彬蓉这时忽然出疑问道:“会不会是王师兄他们另有企图,故意吸引魔道的人,以王师兄的经验,不会犯这种低级失误。”

    吴非点点头,松口气道:“有这可能,若真如此,我们也不必操心了,说不得还坏了他们布置!”他眼前忽然浮现出林兮涵那张纯美的脸庞,暗道:“我怎么没想到这层,难道是关心则乱,因牵挂她而乱了方寸?”随即哑然失笑,自己干吗要牵挂,她只是镜花水月。

    夜色将近,岩洞外一阵山风飘过,隐约带着股腥臭之气,仿佛有什么凶戾的野兽即将袭来。

    远处那点炊烟,这时已经化作一点火光,显然王良飞等人在那里宿营。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类似狼嚎的吼声远远传来,吴非从假寐中霍然一惊,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苏云淼也未睡着,他当即答道:“已经过了子时!”

    吴非低头瞧了眼手中蓝月光,现它并无异常,松了口气,道:“或许,今晚那豞行者不会来了。”

    正要闭上眼睛,吴非瞧见蓝月光上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雾,不由一呆,暗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心念催动,蓝月光在他指挥下从掌中跳起,一个飞旋,又轻巧落下。

    没有感觉到异常,吴非这才宽心,但苏云淼却指着天空道:“呀,你看,今晚是满月!”

    一轮圆月高挂在天,群星闪烁,显得异常平和。

    “满月是什么意思?”

    吴非很是奇怪。

    苏云淼仰道:“每个月满月这天,有些神器可以出些奇异的威力来!”

    吴非一怔,问道:“那是不是有些神器会威力消失?”

    苏云淼摇头道:“这我可没听说,像我们这些神道一二层的修炼者,很少能拥有神器的,只有世家传人和大门派中最顶尖的弟子才有,我们北岭派的紫红师姐有一柄小如意锤,只怕还算不上神器,至于说到满月时,有些神器会异常,也是有可能!”

    感受着蓝月光上的淡淡光雾,吴非忽然想到蓝月光莫非在月圆之夜失去了警示作用?他从宝囊中取出那天缴来的盘龙盾,这件防御兵器可是不差,竟能挡得蓝月光一击。

    “咦,这个东西你没被王良飞他们搜去呀?”

    苏云淼听吴非说过,他把五个宝囊交了出去,所以有些奇怪。

    吴非道:“那魔童的渔叉不好隐瞒,但这个盘龙盾我喜欢,它小巧又易掌控!”

    那面盘龙盾外表涂着一层柔和的赭色漆,只有被蓝月光劈过处,才反射出里面的蓝金色光芒。

    月色下,盘龙盾的表面被映照出水流一样的波纹,那道伤痕也仿佛在慢慢愈合。

    盯着盘龙盾看了良久,苏云淼出一声赞叹,道:“你这面盘龙盾,虽然不是神器,却是件防御的上品法器,你看,在满月时,它还能自我修复!”

    吴非点头,道:“难怪这盾上没什么伤痕印迹,原来是如此!”

    苏云淼又恨恨地骂道:“便宜了大围教、云崀派那些家伙,把我们杀死魔道的战利品抢了!

    两人从岩洞中往下看去,只见下面一片苍茫,一片乌云却悄悄地从他们头上掠过!

    苏云淼忽然面色变了,叫了声:“不好!”

    吴非问道:“怎么了?”

    苏云淼从怀中摸出一片黄叶道:“这是我们那天缴来的蛟云石,你瞧那片乌云,就是魔道人用它施法从天上飞过去,糟糕,王师兄他们就算周围都布置了阵法,这下也都没用!”

    吴非惊出一身冷汗。

    “他们从空中攻击,我们怎么办,是去提醒王师兄,还是等着?”

    苏云淼急切地问。

    关键时刻,吴非道:“我们不是也有蛟云石,偷偷飞过去!奚师姐,你在这里观战,切不可轻举妄动!”

    奚彬蓉很是不愿,但她有伤未愈,只得道:“好吧,你俩多加些小心!”

    当下苏云淼念动咒语,一团黄雾在脚下升起,载着两人向前飞去。吴非道:“我们尽量贴着地面,千万不要被他们现了!”

    等到两块乌云相距百步的距离,前面那乌云忽然停下。

    苏云淼皱眉道:“我们的蛟云石就这一片,马上要坠落了,怎办?”吴非道:“我们先下去,隐匿起来再说!”

    两人刚落在地上,只见乌云中数十点星光闪动,一瞬间,前方数百步外出轰,轰,轰的巨响,一团团烟雾伴着火光升起,吴非拨开草丛就见前面数条人影在惊慌地跑动。

    苏云淼拍着额头道:“糟糕,王师兄他们布的阵法被破了!”

    “大家不要慌!”

    “快,结阵迎敌。”

    王良飞和奉三思的声音分别传来。

    只见地上两条人影乍现,其中一人手中举着一支乌金铁环向人影密集处冲去。

    一见敌人显现出身,王良飞和奉三思一声呼哨,各自迎向一条人影,奉三思手上一对凤翅镏金镋护住胸口,喝道:“大家小心!”

    当的一声,火星四溅。

    奉三思出手时,给凤翅镏金镋连加三道防御,在这一击之下,所有防御顷刻土崩瓦解,他身子连退三步,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但幸亏奉三思出手接了这招,其他人立刻在他身周结成一道防护墙。

    王良飞面色凝重,他本以为己方布阵,对方不可能这么轻易杀过来,谁知敌人从天而降,他对面人影虽然来到近前,却并没有出手,而是站在那里,冷冷看着他。

    剩下的八人飞快地分成两组,四人站到奉三思背后,四人来到王良飞边上。

    大家心里明白,刚才一个照面就让奉三思受伤,看来眼前这二人,比前几天截杀的那人还要厉害。

    突然出现的两人,其中一个是银少年,此刻他双手负在背后,眼神十分冷漠。

    这少年看样子不过十六七岁,一头苍苍白,本来他的脸庞算得上清俊,但此刻眼中带着一股阴煞之气,让人有一种恐怖的感觉,他穿了一身丝滑的长衫,高傲之色挂在嘴角,仿佛眼前这些人都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