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前尘旧事

    苏云淼奇道:“那你是出生在佛国么,我听说佛国的佛主慈悲为怀,修炼者可以安心修炼。”

    吴非还是摇头,道:“我也不是生在佛国。”他心中满是苦涩,若这一生再不能和父母兄妹相见,那该是怎样一种痛苦?

    沉默良久,吴非才道:“我来自一个极远的地方,那里没有修炼者!”

    其实吴非很想跟苏云淼讲讲自己的经历,但他不敢说,正像奚彬蓉跟他说过,修炼者无法保守秘密,一旦被搜魂,什么都会泄露。

    吴非的老师在大明是位一大儒,他名叫周重生,辞官前,官居吏部员外郎,虽然他的官阶并非顶级,但即使内阁辅大臣,见到这位周重生也要恭恭敬敬,执学生之礼。

    半年前,周重生接到麓风书院山长大人宗玉琦的来信,说心学大儒钱闻照携女弟子拜访,邀请周老夫子务必去书院一聚。

    那钱闻照的女弟子名叫何芗2,是个非常了不得的人物,她三岁便能背几百唐诗,十一岁便斗败了京城的一代联王秋冶章,十三岁时更是赢得京师第一才女称号,京城的秀才举人见到她纷纷退避三舍,生怕她出题考问。

    这位何芗2,于心学、儒学都很有研究,隐隐然已经取代老师地位,成为王艮之后的心学传人。

    周重生接到信就带着吴非去麓风书院,他和钱闻照乃是宿敌,两人在学界明争三次,暗斗无数,钱闻照始终略输一筹,这次他听说周重生收了个嵩江府第一才子,又起了好胜之心,他相信以何芗2的学问见识,要赢一个区区嵩江府的小才子,还不手到擒来。

    但意外的事情生了,周重生带着吴非去麓风书院的路上,突然碰到江湖仇杀,两个杀手追杀一个叫顾晓燕的女子,结果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周重生死于非命,而两个杀手和顾晓燕同归于尽。

    那顾晓燕在临死之际,把一块奇怪的黑石和一本大平心法秘录交给吴非,让他好好保管,那块黑石,顾晓燕称之为仙字石。

    本来吴非是想等风头过了再说,因为那两个杀手背后的组织是一个神秘帮派,叫做铣天门,他们手段残忍,很可能会斩草除根,所以吴非只能隐姓埋名,躲避一段时间,之后他来到麓风书院当起了一个劈柴的杂役。

    吴非把仙字石挂在脖子上,又偷偷修炼大平心法秘录,他本来是个羸弱的书生,居然一下变成了身轻如燕,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

    那天,钱闻照带着何芗2终于来到麓风书院,所有人都去争着去看热闹,吴非便来到山长大人宗玉琦的小院修炼,因为小院中有一块大黑石,吴非要靠在大黑石上才有感觉,结果,看院子的晏畅一把把他抓住,吴非想起大平心法秘录扉页上的咒语,念了句:“炎儿吉吉,大平安及。”就一阵晕迷来到这里。

    让吴非欲哭无泪的是,这个地方完全陌生,而且他把晏畅拉来了,但那小子忽然松手,也不知去了哪里。

    后来吴非碰到君香阿姨,君香阿姨是位非常漂亮的女修,她给了吴非蓝月光,还把他送到这里来历练。

    看见吴非陷入沉思,苏云淼拍拍吴非的肩膀,道:“非哥,其实我都早把自己当成孤儿了,只要踏上修炼之道,就唯有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我相信咱们的父母一定会在遥远的地方,为我们祝福!”

    一片云层飘来,吴非心里仿佛压着一块巨石。

    雾气时隐时现。

    荆棘山的黄昏分外宁静,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却是林森水幽,除了偶有几声鸟语,便是沉沉的静寂。

    吴非坐在岩洞前,慢慢平复下心绪。

    这时一道炊烟袅袅升起,在山谷间形成一道淡淡的白色云柱。

    吴非有些诧异,苏云淼张望了一刻,眉头紧皱道:“是王师兄他们在那里,居然还敢生火,不怕魔道之人现么!”

    奚彬蓉对王良飞很是厌恶,便道:“他们弄他们的,我们何必去管!”

    苏云淼看了看天色,拍着宝囊忽然笑道:“后天便是出山之日,我觉得我们这些日子收获不小,该能过王师兄他们,不知他们到时是个什么脸色?”

    吴非闻言却是一惊,道:“你们还记得魔道那些人说,可比我们提前一日离开此地么?”

    岩洞中两人一头,奚彬蓉道:“记得,他们若不悄悄溜走,到时出山,被各派守在出口的长老看见,可死无葬身之地!”

    吴非担忧道:“不知他们说的那藩主是什么人,在外面如何接应,以那个坤少的心性,你们觉得他会这么轻易离开么?”

    苏云淼茫然道:“那藩主必然是魔道这次行动的主使,但坤少只剩一人守卫,难不成还要做最后一搏?”

    吴非点头,他能感觉到坤少对自己蓝月光的觊觎,当下神色凝重地道:“加倍小心,也许今明两天是我们此次荆棘山修炼最危险的时刻!”

    苏云淼并不在意,道:“此地藏身所在,是个天然隐匿处,像上次缴来的吸形碛,这种法器很是贵重,魔道人能带上一件就不错了,现在这件东西被我们收了,应该不能轻易找到我们。”说完这话,他身子一震,讷讷地道:“但,王师兄他们会不会有危险?”

    吴非想到林兮涵也在他们之中,咬牙道:“我欠林师妹一个人情,真的出事,当然要出手!”

    奚彬蓉道:“吴师弟何必内疚,这个人情是我欠的,以后我想办法去还!”

    吴非摇头道:“先不说这个,你不是还有隐匿符和阵符,要不我们再布置两个?”

    苏云淼摇头道:“隐匿符倒还有,但是阵法不行,我现在修为太低,一个月只能用一次,催动一次阵法所需的精神力,可不是七八天补得回来,什么时候突破了淬体境中阶,一个月就可以用四次,到筑基境,使用阵法便没有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