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天行大陆的法则

    有天资的修炼者,能在十岁前就突破到凝气境。

    第三层筑基境是个分水岭,因为修炼到这里十分关键,筑基成功则代表修炼者打开了通往高手之路,而且,达到筑基境有年龄限制,如果二十岁之前不能到达,则一生最多也就修炼到第五层的结丹境,一个门派中,第三层和第二层的弟子的待遇会截然不同。

    第四层是假丹境,第五层称为结丹境,结丹成功的修炼者可算做高手,担当起重要的位置,而达到第七层则为元神境,进入元神阶段,可以修炼元婴,元婴出窍,那是很高境界的存在,拥有睥睨一方的实力,就算战斗中死去,只要元婴逃脱,还可以夺舍重生。

    神道和魔道对抗,其实就是神道的长老会对抗魔道的魔神殿。

    另外,神道的疆域广阔,各国的国主也不一样,有些国主修为很高,甚至不愿加入长老会,而是将自己独立开来,与其他国家有明显的分界,苏云淼说到这里,特别点了几个国家,有一个佛国很有意思,说是佛国,其实它是一个多宗教的修炼国,国内之人都是虔诚的教徒,佛国的国主称为佛主,据说佛主之位是转生传承。

    吴非第一次听到国主、城主、佛主的名字,觉得十分新鲜有趣,他对大部分国家独立管辖的方法很是好奇,如果天下没有皇帝,会运转得怎样呢?

    苏云淼说的这些,涉及范围很广,吴非听了半天才听了个大概。

    关于天行大陆的生存法则,实际上,神道地域的修炼者,在禁地之外,并不能为所欲为,如果修炼者为了提升修为而互相算计、杀戮,就会陷入纷乱之中,就好像乱世,每个人都要拼命保证自己生存,那天下岂不成了黑暗森林,所有人都会变成最强者的刀俎,更可怕的是,大家都为自己,那谁有心思去炼制丹药、法器,大家都去杀人劫掠算了,反正好东西最后都会集中在少数人手上。

    所以神道地域上形成一个权力中心,那就是长老会,长老会是由神道大陆上修为最高的九位修炼者组成,可以调动和安排各国国主、门派掌门、城主以及修炼者,长老会对那些杀人夺宝的修炼者,一旦抓到就会进行严酷惩罚,所以神道地域比起魔道要安定繁荣,修炼者也人数众多。

    与神道相对立的是魔道,魔道的疆域据说有数千万里,但和神道一比,还是小得不及十分之一。

    魔道的最高统治者是魔神殿的魔君,魔神殿有多少位长老外界并不知道,有人估计至少有九位,不然他们无法对抗长老会。

    外界所知的是,魔君麾下有三大护法,都是极其凶悍的修炼者,那位魔君十分神秘,轻易不现身,三大护法中最凶悍的一位,名叫成吟,被称为魔尊者,经常带领族人进攻神道。

    魔道的修炼者十分团结,他们自己并不炼制丹药和法器,而是去神道抢夺掠杀,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尸横遍野,被他们抢夺的国家,往往很多年都不能恢复元气,甚至直接沦为蛮荒之地或禁地。

    所以,长老会的另一个重任,便是领导神道修炼者抵御魔道入侵。

    吴非听到这些描述,觉得这魔道和汉人的邻居部族有些像,他们在边界放牧,时不时来中原抢劫一番,抢劫完了还常常屠城,元朝时,蜀地从一千多万人口,变成不足六十万,千里荒野,怎一个惨字了得,想不到换个地方,也是相似。

    “那成为修炼者,到底好不好,是不是一个凡人之家出了一个修炼者,就光宗耀祖,鸡犬升天了?”

    吴非忍不住这样问。

    苏云淼叹息一声,道:“大部分是这样,但也不尽然,有些凡人是既希望孩子修炼,又怕他真的变成修炼者!”

    吴非奇道:“这是为何?”

    苏云淼奇怪地瞥了一眼吴非,道:“你知道割礼吧,就是断舍?”

    吴非道:“断舍是什么东西?”

    苏云淼看着吴非,脸上带了悲痛之色,缓缓道:“凡人成为修炼者,在行走间难免会结下仇家,这些仇家一旦抓住你,用搜魂术就会知道你的家境,如果仇恨深刻,就会残害你的家人,甚至灭族,所以具有神根的孩子开始修炼,一旦修为达到第一层,那些倒霉地方的孩子就要进行断舍的割礼,修炼者和父母、亲人之间会失去心灵上的羁绊,同时也摈弃和家人的血脉联结,成为陌生人,以后就算被搜魂,也不会牵连到父母、兄弟。”

    吴非啊了一声,惊道:“这,这太没有人道了,简直有违人伦,怎么可以断弃父母的养育之恩!”

    苏云淼双拳紧握,道:“是啊,幸好这样地方还不算太多,现在长老会对灭族的仇杀只要查出来就绝不姑息,不过可惜了,像我们那个地方就还是有这样的仪式,所以,我好恨!”

    “那,那苏师兄你,做过断舍?”吴非惊问。

    苏云淼沉重地点头道:“是啊,我运气不好,我的出生之地,曾经被修炼者进行过数次灭族,所以那里对修炼者极其恐惧,我的父母一定是不想让亲人受到伤害,又希望我长命百岁,得道成仙,所以才让我那样做吧!”

    吴非双眼赤红,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苏云淼道:“如果你不愿进行割礼,那这一生必须谨小慎微,绝不得罪任何人,因为你不知道谁会对你心怀怨恨!”顿了一顿,苏云淼又道:“即使这样,你还不能有太多宝贝,因为那些宝物会招来横祸!”

    吴非想到自己万一被修炼的仇家抓住,他身上的秘密就会被搜魂术泄露出去,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道:“那还修炼什么?”

    苏云淼叹息道:“所以,一些地方对修炼者的心情是矛盾的,既希望孩子好,又希望他平凡,这修炼之门不是每个人都容易进的!”

    吴非心潮起伏。

    苏云淼问道:“非哥,你家是修炼世家吗?”

    吴非摇摇头,道:“我家就是一个普通人家,一点背景也没有,家里有父母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