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蓝斑荆棘蟒的蛋

    三人在岩洞中闲聊,修炼养伤,吴非从苏云淼处了解到不少天行大陆的情况,神道和魔道,是在各自的疆域里修炼的修炼者,所谓魔道,不过是神道修炼者对敌人的称呼,他们自己不会自认为是魔道。

    千年来,两道经常爆战争,反而是一些修炼术法的修炼者,比如州游帮之类,他们是半神根或伪神根,但术法玄奇莫测,术士有时也对神魔两道挑起些是非,基本是为了利益,不会大规模的争斗。

    魔道修炼者因为服用奇异果,先天上占了不少优势,在第五层结丹境以下时,实力要远远出神道修炼者,但从结丹境之后,神道修炼者因为根基牢固,修为又高于魔道,这就是魔道动战争是靠多兵,而神道则是靠高手,因为一二层的凝气和淬体修炼者容易培养,而五层以上的神道修炼者却要经历多年修炼,所以魔道有时会寻找机会来杀害那些有可能修炼到五层以上的神道少年。

    修炼者最高的修炼境界是到第九层,第九层被称为飞天境。

    不管是神道还是魔道,只要突破飞天境高阶,就能飞升,飞升是好是坏也说不清楚,因为没人能回来告诉大家,但一旦飞升失败,不是死就是成为禁地中的魔物。

    吴非感叹这地方的神奇,心想自己读了那么多圣贤书,在这里完全没有用处。

    在苏云淼的指点下,吴非这几日在修炼上进步不小,开始慢慢了解到控器之术,原来自己对蓝月光的运用只是本能,远远没有挥出它的威力来,而苏云淼也惊奇吴非的进步,以这家伙的领悟和修炼度,怎么才刚刚达到凝气境?

    吴非心中有许多疑问,问道:“这荆棘山怎么知道进来的都是第二层修为以下的修炼者?”

    苏云淼道:“像这种禁地,一旦出现了违反禁制的修炼者,就会出现禁制之光,那些违反禁制的进入者就会被清扫掉!”

    吴非道:“禁制之光是什么,很厉害么,飞天境的高手也不能抗拒吗?”

    苏云淼道:“我没见过,不过这荆棘山还没听说有禁制之光出现过,至于第九层的顶级高手能不能抗拒,我也不知道!”

    见外面的雨一直不停,苏云淼忽然想起一件事,他从宝囊里掏出两枚蛋来,对吴非道:“非哥,你杀了巨蟒,怎么不把它的蛋收起,这可不比它的妖晶差!”吴非一呆,道:“什么妖晶?”他从宝囊中取出那块巨蟒身上的晶石。

    苏云淼点头道:“是的,这便是那巨蟒的妖晶,这种巨蟒因山而名,叫作蓝斑荆棘蟒,不过它们在荆棘山并不多,很是稀罕,以往进来修炼,没有谁敢去猎杀,因为第二层淬体境的修炼者,是打不过蓝斑荆棘蟒的,好在这种巨蟒一般不主动攻击修炼者,所以荆棘山就没有被评为凶险之地。”

    吴非点头,道:“那这蓝斑荆棘蟒的蛋有什么功用?”

    苏云淼道:“功用可大了,可以疗伤恢复,还可以让练功度提升,在外面是有价无市,十分珍贵。”

    吴非道:“你奚师姐正好受伤,你干吗不早点拿出来?”

    苏云淼摇头道:“奚师姐主要是内伤,这蓝斑荆棘蟒的蛋,虽然也能治内伤,但这个东西应该归你所有,我,我不好做主。”

    吴非生气道:“什么你的我的,我没有拿,你捡的,自然是你的。”

    苏云淼坚决摇头道:“不行,这个一定要还给你。”

    吴非见他坚持,道:“好吧,既然是我的,那我做主,先做一个来吃,给你奚师姐补补内伤。”

    苏云淼点头道:“好吧,不过我不是药修,不知道师姐有多虚,要是补过了,反而会加重伤势,要不非哥你也吃一半吧?”

    吴非瞪了他一眼,道:“是兄弟就别把自己当外人,分作三份,我们一人吃一份。”

    这蛇蛋的滋味也没什么特别,只是吃下去之后,身上隐隐烫,吴非修炼了一阵,觉得灵气的运转又变快了,不由暗暗称奇,想不到这蛇蛋还能提升修炼度,倒是个好东西。

    奚彬蓉吃了蛇蛋,伤势却没好转,反而更有些虚弱,见到这样的情形,吴非和苏云淼再不敢给她乱补,好在奚彬蓉精神逐渐恢复,说话倒是越来越多。

    荆棘山表面上平静下来,吴非知道,魔道的坤少虽然只有三人,他们这边的实力未必就能抗衡,尤其是坤少已经知道蓝月光的厉害,再不会像之前那样轻敌,如果那个魔童用渔网将他网住就下杀手,那此刻自己已经一命呜呼,再也不能如此安然。

    如此过了十来天,大雨才慢慢停歇下来,奚彬蓉虽然依旧虚弱,但神情却不似以前那般委顿,烧也退了,可以跟两人说说话。

    苏云淼望着外面露出担忧之色。

    “大雨一停,魔道的人会不会又来偷袭?”

    “哼,本小姐还真希望他们出手,好教训下王良飞那几个无知的家伙!”

    “师姐,你看非哥都不生气,你别加重伤势。”

    “是啊。”

    吴非点点头。

    “坤少身边只剩下两个护卫,他魔童死了,身心受到重创,必是要人守卫,未必还敢派人来偷袭,倒是王良飞他们若不是对我有成见,反而可以一起把他们找出来给灭掉。”

    奚彬蓉摇头道:“人多也没用,以王师兄他们的实力,十人对付他们一个还勉强有胜算,对付两个就未必了,况且,坤少虽然伤重,逼得急了,也不是不能出手,最多出手以后,恢复时间多延长一些罢了。”她忽然又道:“对了,吴师兄,你觉得那个林兮涵师妹怎样?”

    吴非一呆,奇道:“什么怎样?”

    奚彬蓉微微有些尴尬,道:“我见她说要在出山的地方等你,不知你是否真的不想见她?”

    吴非哈哈一笑,道:“见她干吗,我惹了王良飞还不够么,早点开溜的好!”

    “那你会不会去小竹林找她?”

    “我那天说了,相逢只是偶遇,后会最好无期,我是不会去找她了,不过,我欠她的人情总要找机会还她。”

    “怎么还,以身相许?”

    苏云淼忽然开口打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