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我配不上她?

    边上一众人顿时惊得下巴掉地,这些若都是魔道人身上之物,那就是说他至少杀了五个魔道之人,凤师姐上前检查了宝囊,对众人道:“里面的金石、银石都在,还有一些魔修修炼用的奇异果,这确是魔道人的东西。”

    王良飞露出震惊之色,却不再说话。

    这时林兮涵忍不住说道:“吴非!你先前在潭边不舍得分一个给我,现在,居然全拿出来,你,你笨死了!”

    吴非一呆,瞧见林兮涵朝他使眼色,立刻明白过来,暗道:“她是知道我藏了两个么?”当下回应了一个眼神,开口道:“好,东西都交给你们了,我现在就走。”他转身走了几步,却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唤他,“吴,吴师兄,你,你带我,一起走!”

    众人一起转头,却见奚彬蓉已经醒转,强撑起半个身子勉强开口。

    王良飞的表情十分难看,道:“奚师妹,兮涵师妹她不懂事也还罢了,难道你也黑白不分?”

    奚彬蓉摇头道:“我,我相信吴师兄,他是清白的!”

    王良飞怒道:“你们北岭派越来越不像话了,好,此事我会上报西北长老会,对北岭派进行盘查,既然你愿意跟他去送死,那就去好了!”

    吴非暗自叹息,自己没来由的得罪了西北神道几个大门派,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到哪里都有这种分不清青红皂白的人。他见奚彬蓉态度坚决,当下走过去背起她向山下走去。

    “等一等!”

    一声婉转的呼唤响起。

    吴非回头,看见林兮涵向他招手,于是停下脚步,林兮涵勉强笑道:“吴师兄,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不会害怕任何盘问,你多保重,一个月后,我一定在外面等你。”

    看见其他人投来嫉恨的眼神,吴非心中叫苦不迭,心想:“你这不是害我吗,现在别人对我有成见,你这么一说,那些喜欢你的,还不得都想杀了我。”

    奉三思等人闻言,果然眼中冒出火星,奉三思暗道:“这小丫头太不自重,慕容师弟刚刚被害,就对别的男人示好,回去一定要她师门严加管教!”

    吴非觉得背上被数道目光刺中,无奈地摇摇头,他背着奚彬蓉走出几步,回头道:“林师妹,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不会等谁,相逢只是偶遇,后会最好无期!”言毕,再也不回头,扬长而去。

    林兮涵紧咬嘴唇,恨恨道:“这小子啥意思,我只是不想他受了冤枉,心里太难受,难道还以为本姑娘看上了他!”

    走出去一程,奚彬蓉在吴非身后道:“吴,吴师兄,我们去哪?”吴非道:“去找苏师兄!他刚才忽然找不到人了!”

    他把先前的经过讲了一遍,说到巨蟒的恐怖,又自心惊肉跳一回。

    奚彬蓉用微弱的声音道:“苏师弟一定还在树林中,他,他身上没有避瘴气的丹药,说不定在里面晕倒了!”

    吴非一惊道:“那我们赶快回去找,他,他会不会有危险?”奚彬蓉微微摇头,道:“我也不知。”吴非不敢怠慢,脚下加力,翻过一座山头,回到先前激战巨蟒的树林。

    林中雾气已经消散,远远有一人站在那里呆呆直立。

    吴非身上的银牌忽然有了感应,他不由喊了声:“苏师兄,是苏师兄么?”

    那人闻声大喜,跳起来叫道:“非哥,队长,你果然没死,害得我好等!”正是苏云淼的声音。

    苏云淼跑到近前,也不顾吴非还背着奚彬蓉,一把抱住两人热泪盈眶。

    “你怎么会死呢,我们都不会死!”

    吴非放下奚彬蓉,捶了苏云淼一拳,道:“你还好意思说,叫你去偷袭,结果倒好,找不到人!”

    苏云淼擦去眼泪,摸摸后脑,不好意思笑笑。

    “非哥,我还是叫你非哥顺口,叫队长实在别扭,不过,没我偷袭,你不是也搞定了么,我不知怎么就睡着了,醒来你们一个都不见,我又不敢去别的地方,只好在这里等你,不过,你怎么把奚师姐又背回来,林师妹呢?”

    原来苏云淼睡着,身上灵气消失,他那块感应的银牌便失去了作用。

    吴非恨恨地呸了一声,将先前王良飞所作所为说了。

    “怎会这样?”

    苏云淼双拳紧握,诧异万分。

    “就是这样,所以,你要想清楚,跟我一队,十分危险。”

    吴非无奈地道。

    苏云淼望着奚彬蓉道:“非哥,奚师姐认定你,我也认定你,我们北岭派不是西北神道的大门大派,但善恶好坏还是分得清,我认你作队长,哪怕错了,也绝不后悔。”

    两人四目相对,一切都在不言中。

    荆棘山的天气说变就变,前两日还晴空万里,转眼就乌云密布,暴雨倾盆。

    三人找了处岩洞静养,数日过去,魔道的人再没出手,好似从来没有在荆棘山出现过。

    吴非计算着魔道还剩三个杀手,而王良飞那边有十个人,估计现在不会贸然出手。

    奚彬蓉身上烧厉害,她失血过多,脸上很是苍白,正如林兮涵所言,她服了白熊再生丸,生命已无危险

    当奚彬蓉和苏云淼知道林兮涵给的丹药是白熊再生丸,脸上震惊之色毕现。

    “天啊,非哥你面子真大,白熊再生丸是小竹林的秘药,即使内门弟子也不一定身上有,她,她居然给了你!”

    “白熊再生丸很珍贵吗?”

    “当然啦,你不知道,那个比适意丹还珍贵数倍,适意丹是有银石都买不到!”

    吴非点点头,道:“这么说来,我是欠了林兮涵一个大人情。”

    苏云淼哈哈一笑,道:“非哥,也许兮涵师妹对你一见钟情了!”

    吴非想起自己对林兮涵说过,相逢只是偶遇,心中叹息一声,右手捶了苏云淼一拳,道:“别自作多情啦。”

    “哈哈,非哥,这么说你是喜欢她了,怕自作多情是不是?”

    吴非忙分辩道:“别瞎说了,我,我哪配得上人家。”

    苏云淼道:“唉,倒也是,像林兮涵那种女修,她是小竹林清笛长老的爱徒,就算是一流修炼门派的弟子,她也未必看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