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交给小妹了

    等了一会,还不见苏云淼出现,雾瘴之气却慢慢消退。

    吴非匆匆检视了一遍,想起魔道人的宝囊要收好,于是在树林中仔细寻觅了一番,终于在半截断肢中找到一个,他又来到巨蟒和四哥尸体边,只见他们吞缠在一起,十分恶心,当下飞快地从四哥腰间取下宝囊。

    刚要离开,吴非忽然现那巨蟒的断腰处,有一点精光闪烁,不由好奇起来,暗道:“那是什么东西?”他用蓝月光挖开巨蟒的尸身,从里面取出一块晶石,擦拭干净后收了起来,暗道:“等下找到苏云淼他们问问,看看是个什么宝贝。”

    走出树林,吴非辨别了一下方向,往林兮涵和奚彬蓉消失处跟去。

    走了一个多时辰,山势渐高,吴非吃力地爬上一个山坡,回头望见山下一片翠绿,倒也壮观,他找了块岩石,打算坐下来休息一下,谁知蓝月光陡然一跳,吴非急忙环顾四周,却见一只大鸟带着怪啸从头顶掠过,不由暗笑一声。

    刚收起蓝月光,吴非脚下一滑,不知踩到什么,低头时,觉得脖颈处一凉,一支长剑已架在他身上。

    “你是谁,在这里干吗?”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吴非有些懊恼,要不是正好飞过一只大鸟,他怎会轻易被人制住,不过,那人若是魔道的人,应该不会出言相问,于是忙说道:“我叫吴非,是来参加修炼的,我和北岭派的奚彬蓉、苏云淼是一队。”

    那声音有些惊疑,道:“你和奚师妹他们是一队么,他们人呢?”

    吴非皱眉道:“这位师兄,麻烦你先把剑放下,我这样子不好说话。”

    那人收起长剑,拍了下手掌,道:“都出来吧,这人应该也是来参加荆之修炼的。”

    随着他的话声,草丛中、岩石后钻出七八个男女来,吴非这才看清这人面目,只见他年纪比自己略大,但个子却高出一头,剑眉朗目,模样很是英武,这人伸出手来道:“我是大围教的王良飞。”

    吴非一惊,忙伸手相握,道:“原是王师兄,久仰久仰,我叫吴非,现在还没有门派。”

    双掌相握,吴非觉得手被握得一痛,差点叫出声来。

    王良飞听到吴非没有门派,板起脸道:“你是哪位前辈的弟子,这点修为,也敢来参加修炼,简直胡闹!”

    这年轻人就是此次来修炼的第一高手,大围教弟子王良飞。

    吴非一边甩着手,一边道:“王师兄,你们遇到魔道的人没有?”

    王良飞一呆,道:“什么魔道,荆棘山离云山关上万里,这里怎可能有魔道人出现?”

    王良飞身后走出一人,这人年纪在二十岁上下,外表有些老成,皮肤黝黑、个子微胖,他提醒道:“王师弟,我觉得这次修炼着实古怪,都两天了,就来了我们三支小队,其他的人一个都没遇到。”王良飞转向吴非,训斥般问道:“你说的魔道是怎么回事?”

    吴非觉得这人太傲,心中有些不悦,但口中道:“我们小队遇到魔道的截杀,他们来了十人,带队的是魔神殿豞行者彭亦坤。”

    话音一落,王良飞忽然啪地一记耳光扇来,骂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敢在这里撒谎!”

    吴非被打得懵了,愕然道:“王师兄,你,你——”

    王良飞手一分,将吴非反扣住按在地上。

    “这小子修为低下,说话也滑稽可笑,魔道的人来了,就凭他也能逃掉?”

    吴非身子动弹不得,一股血气上涌,大声道:“你放开我,我拿证据给你看!”

    王良飞冷冷道:“你能有什么证据,我怀疑你是故意混进来捣乱的,说,其他小队的人是不是被你骗到什么地方去了?”

    围上来的那八人,这时也带着狐疑的表情,像他们这种修为,如遇到魔道的同级之人,没有好的法器和技能,很难逃走。

    吴非大声道:“你放开我,我的宝囊,便是从魔道那人手里缴来的。”

    王良飞一阵冷笑,嘲讽地道:“你是不是说,你是杀了魔道那人,然后才得到了他的宝囊?”

    吴非气极反笑,道:“你若不信,我也没法,但是谭昊懿师兄已经死在魔道人手里,我们是亲眼所见。”

    王良飞对边上那人道:“谭师兄都死了,他还活着,还缴了魔道人的宝囊,奉师兄,你信么?”

    被唤作奉师兄的那少年十分老成,他摇头道:“我是不信,不过,我们也不妨听听他说些什么。”

    王良飞哼了声,对吴非道:“你说!”

    吴非知道,这奉师兄必然是云崀派的奉三思,他吸了口气,道:“不光是谭师兄,还有真珍师姐、卢淇、乐无双、慕容明月也都死在魔道人手里了,我遇到了小竹林的林兮涵师妹,她昨天刚从魔道人手里逃脱追杀。”

    “编,你继续编!”

    王良飞一副不信的表情。

    “我干吗要编,你不信,将我放开,我将我杀的魔道人兵器取出来给你看便是。”

    “我放开你,你便跑了,说,你跟州游帮是什么关系,这次混来我们荆之修炼是搞什么阴谋,上次你们布置幻境让我们十几个门派的修炼作废,这次又想故伎重演么?”

    吴非真不知州游帮又是什么门派,竟一时语塞,见吴非没说话,王良飞道:“幸亏我们这次现不对,将三队人集合起来,不然又要被你们一队一队骗了!”

    边上的奉三思询问道:“王师弟,依你之见,我们该如何处置这人?”

    王良飞恶狠狠地道:“先拷问出真相,再将他废去修为,至于生死,出山时交给长老们处置吧。”

    奉三思点点头,道:“倘若是州游帮的那些宵小,受到这样的惩罚那是活该,王师兄宅心仁厚,不愧是大围教的后起之秀。”

    边上其他人也一齐道:“王师兄英明。”

    吴非听得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心中想道:“他们是些什么人,还自诩为大门派,怎么一出手就这样歹毒?”

    一位花衣女子款款走出来,她一对丹凤眼十分狐媚,身上带着一股妖娆之气,手里捏着两枚长针,娇声道:“王师兄,逼问的事,交给小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