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双绿油油的眼睛

    “嗡——”

    蓝月光猛地一动,吴非大吃一惊,他从未见过蓝月光如此剧烈地跳动,暗道:“这是谁,难道坤少亲自来了?”

    两人屏住呼吸,四周静寂得可怕。

    陡地,一条人影出现在迷雾中,一见敌人身影,吴非立刻闪避在一棵大树后面,只见一道光芒闪过,咔嚓一声,这棵大树向后倒去。

    吴非蹲在树后,只觉断树擦着头皮倒下,十分恐怖。

    “小子,拿命来吧!”

    对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有胆你就过来!”

    吴非扬手出蓝月光,一道白光朝声处射去。

    但蓝月光刚刚出,它突然一个回旋,向吴非身侧射去,吴非还来不及惊诧,一回头,只见又一条人影出现在眼中,他瞳孔猛地一缩,知道这是蓝月光主动护主。

    “叮——”

    一声脆响,蓝月光将一道黄光荡开。

    吴非已经对敌过二次,控制蓝月光也不像开始那么生疏,他意念一动,蓝月光荡开攻击后,又向身后那人斩去,那人不敢怠慢,一块深黄色的盾牌出现在手中,这盾牌像一个小锅盖,嘡的一声,蓝月光的飞斩居然被它挡住。

    那人阴测测一笑,道:“不错,竟在我的盘龙盾上留下这么深的刀痕,是件好法器,不过,你的修为实在太弱!”他说盘龙盾的时候,透着一股满满的自信。

    吴非这时几个翻滚,躲进雾瘴最深处,这里四五步之外什么都看不清,但蓝月光却回到他手中奇异地跳动着,越厉害。

    外面那人声音又传来道:“小子,现在自杀还来得及,等下被老子抓住,让你知道什么是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这时双方距离又在拉近,脚步之声几可相闻,吴非觉得苏云淼的气息仿佛突然消失,不禁奇道:“这愣头青跑哪去了,难道上了树,准备从上而下作蓄力一击?”

    林中的瘴气之味十分难闻,吴非觉得胸口有些闷胀,脑袋晕,好像要晕过去,忙从宝囊中取出一枚避瘴的药丸服下,这是昨日从魔道人宝囊中缴获来的,苏云淼告诉过他功用,这时服下,觉得胸腹中顺畅了许多,暗道:“幸亏有这个东西,不然还没被砍死,便先晕死了。”

    吴非慢慢向后退去,身体一顿,手上忽然摸到一个光滑坚硬的东西,那物事圆圆的,很是奇异,他抓起一看,居然是一枚很大的蛋,上面有蓝绿色斑纹,十分奇异,正愕然间,一股腥臭的气息喷在脸上,他抬头一看,顿时毛骨毛骨悚然,僵在当场!

    只见距离吴非不到五尺的地方有一条黑乎乎的身影直立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

    那是一双非人的眼睛,带着暴戾和凶煞之气,此刻它盯着吴非手中的蛋,一条信子吐出来,异常诡异。

    吴非明白,他们这是闯进了妖兽的地盘,荆棘山再弱也是禁地,不可以随意进出,他一时疏忽,忘记了还有妖兽存在。

    刺啦一声,吴非听到身后一响,灵机一动,立刻将蛋向后抛去,那双绿油油的眼睛,随着蛋飞出的轨迹掠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响,后面那人声音传来道:“这种暗器也想暗算老子,哼!”但随即凄厉地尖叫道:“四哥,救命!”他的呼救声刚落,接着便是一声惨嚎响起,但声音出来一半,另一半好似被什么东西闷住一般,极其恐怖。

    几步之外,另一个声音响起道:“老六,老六你怎么了?”

    吴非这时手一动,摸到了另一枚蛋,急中生智道:“接我暗器!”呼地将蛋抛出,随着蛋的飞出,那黑乎乎的身影也跟随而去。

    被呼唤的四哥听到破空之声,不敢怠慢,伸出盘龙盾一挡,又是啪的一声,他正奇怪这次的暗器是个什么物件,一团黑影已罩着他扑到,四哥手中还有一柄利斧,他也不管来的是何物,扬手一斧剁去,身子却向边上闪去。

    噗地一声,利斧砍中那物,好像砍到一团极有韧性的东西,立刻被弹了回来,四哥显然也现不对,他当机立断,立刻一个翻滚向外闪去,他想出了这片瘴气密集之地,但身后的黑影如影随形,等他站起身来,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一条三四丈长的蓝绿纹巨蟒正尾随他而来,一张血盆大口中,上下两颗锋利的牙齿正在往下滴血!

    四哥低头瞧了一眼盘龙盾上滴下的汁液,不由叫了声苦,自己怎么这么背,招惹到这个怪物,他想转身逃跑,但身子微动,现那巨蟒瞬息间已将他身周退路全部圈住,六哥一咬牙,扬手出两道光芒,直射那巨蟒的眼睛。

    巨蟒反应不慢,光芒一闪,它已微微低头,这两道光芒射在它额头上,还是射出两道血痕。

    那巨蟒被惹得更火,蛇信一吐,泰山般扑压而下,急切间,四哥无处可退,身子向空中一个弹跳,跃起七尺高,同时手中光芒连,都是朝巨蟒的双目射去。

    一阵噼噗之声响起,巨蟒出一阵惊天动地的颤抖,它的双目,终于还是被四哥射瞎!

    但四哥跳起后无处可落,一个翻滚落在巨蟒身上,他正要再行跃出,双脚一紧,已被巨蟒缠住,四哥大急,抡起利斧死命朝巨蟒剁去,啪啪两下,巨蟒那厚实无比的蓝绿表皮居然被他砍出一道血口。

    吃痛之下,巨蟒身子收缩,顺着双脚向四哥上身缠去,四哥疯一般,利斧疾风般劈落,只见鲜血四溅,血肉模糊,巨蟒瞬间被砍开一道数尺长的伤口,但巨蟒身子坚韧,依旧将四哥缠了个结实。

    一人一蛇在地上来回翻滚,片刻之后,才慢慢寂静下来。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刻,吴非听到外面完全没有动静,他小心走出雾瘴之地,一下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呆了。

    只见地上躺着一人一蛇,他们都已死去,那巨蟒身子几乎断成两截,口中却吞下四哥的半截身子,而四哥的利斧也剁在巨蟒身子正中,仅剩了一丝皮肉相连。

    眼前的景象让吴非一阵晕眩,暗道:“真是好险!”他四下喊了几声,却没听见苏云淼的回应,摸摸那块银牌,也感应不到他在哪里,不由心里嘀咕道:“这位苏兄跑哪去了,难不成在雾瘴中迷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