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雾瘴之气

    林兮涵脸上露出不悦之色,心里冷哼一声,暗道:“换在平时,你拿一个宝囊跟我换我一颗白熊再生丸我都不会换!”

    那三个魔道中人,死得最惨还不是被五雷阵炸碎的,而是被奚彬蓉用双蛇阵慢慢绞死的枯脸人,被炸死也就一瞬间的事,慢慢绞死,却要痛苦良久。

    吴非忽然想起什么,问林兮涵道:“那豞行者是不是很厉害,你跟他动手了没,是怎么逃脱的?”

    林兮涵脸上惊惧之色一现,道:“昨日,我跟昆都派的乐无双、云崀派的慕容明月一队,当时刚现一只妖兽,正要出手时,觉有两个魔道中人出现,其中一个就是你杀的魔童,我也不知道另一个白少年是不是豞行者。”

    “他们一见面就出手了?”吴非问。

    “不错,我们本来以为是哪个门派来修炼的弟子,谁知道那个白少年一出手就杀了慕容师哥,乐师兄当时手里抓着一枚法器准备对付妖兽,情急之下了出去,就是这么一缓,我才逃走。”

    “啊,慕容师兄是被突袭致死的?”

    “不错,慕容师哥临死前将我一把推出,他说的最后一个字就是跑!”

    说到这里,林兮涵脸色露出哀伤之色。

    吴非听苏云淼两人提起过乐无双,心里咯噔一下,这个乐无双,应是这次来修炼的高手之一,仅次于大围教的王良飞,云崀派的奉三思和谭昊懿。

    林兮涵顿了一下,秀目含泪道:“我施展音遁术时,看见乐师兄的身子被一道光芒劈中,接着一道白光向我射来,我的遁术已经动,当我觉得胸口一凉摔下去时,已在数十里之外了。”

    听到这样的经过,吴非心中骇然,看来,那什么豞行者实在恐怖,忽又想到,刚才林兮涵说乐无双为乐师兄,而慕容明月却称为师哥,为什么都是师兄,到了慕容明月这里变了,这里面有点奇怪。

    林兮涵瞧见吴非目光中的疑问,轻叹一声,道:“慕容师哥是云崀派的精英弟子,我师傅去年给我们定了亲。”

    吴非见她虽然叹息,却并没很伤心的样子,不禁又有些奇怪。

    林兮涵大眼忽闪两下道:“你奇怪什么?”

    吴非被她看出心中疑问,多少有些尴尬。

    林兮涵幽幽地道:“我本来不想参加这次修炼的,我来就是想跟慕容明月说清楚,要跟他解除婚约!”

    “啊?”

    吴非有些吃惊,想不到还有这些八卦情节,忽听苏云淼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奚师姐,我们死了么?”

    苏云淼的身子开始颤动,一双眼无力地睁开,仿佛从喉咙里出声音。

    吴非急忙将他上身扶起,道:“我们没死,魔道那些恶人死了。”

    苏云淼眼中火花一闪,身体像打了气一般坐起道:“我杀了一个魔道之人,是的,我杀了一个魔道之人!”

    林兮涵在边上道:“现在苏师兄已醒,我的伤没有问题,我们应该马上去找其他人会合。”

    吴非点头,问苏云淼道:“你现在清醒没有?”

    苏云淼刚才只是闭过气,加上看见奚彬蓉重伤,心神受到打击,这时已经清醒,现多出一个林兮涵,不禁诧异道:“你,你是小竹林的兮涵师姐吗,刚,刚才生了什么?”

    吴非把先前经过简约讲了一遍,苏云淼这才现自己一直紧紧抓着奚彬蓉的手,他不好意思地松开,道:“非哥,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其实吴非这时已经很困,但想起所处的境地,不敢迟疑,道:“你若无恙,我们现在就走,我总觉得这里不安全。”

    苏云淼活动了一下手脚道:“我没事!”他抢着背起奚彬蓉,第一个走了出去,吴非和林兮涵互望一眼,紧随其后,四人迅地没入林中。

    约摸一个时辰后,三个黑衣人出现在潭边。

    与林兮涵预计的不同,坤少并没放过他们,而是派出人手来追击,只是他们白天不敢用蛟云石飞行,怕成为活靶子,所以到这里时已经晚了。

    三人搜寻一番,一个目光阴冷的汉子看着水面上飘着的两根无根水草,说道:“原来那丫头也逃到这里,哼,我就不信她能逃下去,追!”

    “坤少让我们来探查,可不是冒险的。”

    边上一人迟疑道。

    先前说话那人目光一寒,道:“坤少说我们可便宜行事,你不知随机应变么,现在他们之中,有三人受伤,其中一人重伤,这机会难得。”

    边上那人犹豫起来。

    “这样吧,我和老六去追,你回去。”

    “好,四哥你小心,那小子的飞刀十分怪异,一定要先将他杀了,不可疏忽!”

    被称为四哥的汉子点点头,傲然道:“那小子的飞刀再厉害,修为也是太低,况且,我的盘龙盾就是克制飞刀类的暗器!”他双脚一点,人已钻入林中。

    另一个黑衣人点点头,紧随其后钻入林中。

    这片树林中雾瘴之气弥漫,相距十步便互相不能遥望,吴非三人深一脚浅一脚走了一程。

    苏云淼道:“非哥,荆棘山的树林十分危险,轻易不能进来,你确定我们要走这里?”

    林兮涵也疑惑地望着吴非。

    吴非握着蓝月光,眉头忽然皱起,道:“我觉得有人追来了,现在我们必须分开,林师妹你先走,我和苏师兄在这里和魔道人纠缠一下!”

    “你是什么意思?”

    林兮涵一怔。

    吴非道:“师妹,我们三个必须分开,就算在一起,也打不过魔道的人,你背着奚师姐先走,我的飞刀是偷袭,苏师兄修炼的是隐匿,更适合留下!”

    苏云淼拳头紧握,挺胸道:“不错,在这里魔道人出手的度优势挥不出,我们有得一战!”

    林兮涵想了想,点头道:“那好,你们多加小心。”她说完背起奚彬蓉,几步跨入雾气中消失不见。

    吴非望一眼身后,摸了下进山时奚彬蓉给他的银牌,对苏云淼道:“我们相隔十步以上,这牌子可以互相感受方位,你先隐匿起来,等下魔道的人追来,我们伺机偷袭,我若被杀,你一定要跑!”

    苏云淼点点头,向一侧走去,心中已下了决心:“你若被杀,我还是要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