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以为是寻常丹药?

    吴非挣扎着,童少将他双手用绳子绕了两圈塞进渔网,拿着蓝月光,口中出啧啧声,吴非一股怒意涌出,蓦地吼了声:“死——”他意念一动,蓝月光在童少手中射出一道白光,透过前额直穿而过。

    “噗——”

    一道血浆喷射而出,童少身子直挺挺向后倒去,吴非被喷了一身,他挣扎着想要挣脱出来,谁知这张网已经收紧,他手腕又被绳子绕住,根本挣不脱,不由一时气结。

    此时,在荆棘山南部的一块岩石上,一条黑色人影哇地喷出一口鲜血,他摇晃着身站起身,不可置信地道:“童少竟然死了,还是死在一个第一层修为的凝气境小子手上,我,我的修为至少要倒退两年!”

    一道白色气息从那人身上淌过,那人瞬间变得虚弱,满头漆黑的头,在一此刻变成雪白。

    这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他的下巴尖削,一对眼睛布满血丝,相比童少,这少年要高大许多,他口中喃喃道:“凶器,还是神器,这家伙是用的什么法器?”

    他身后站着四人,看着黑衣少年身上的变化,均是一脸震撼。

    片刻后,那白少年一掌拍在岩石上,沉哼一声道:“走。”说完起身掠出,身后四条人影紧随而去,片刻之后,哗啦一声,那块被击过岩石,化作一丛齑粉。

    树林边上,吴非反复挣扎,依然不能解开渔网,他手腕被缚,又被塞在网中,想控制蓝月光割断渔网,但蓝月光跳动几下,一接近吴非的身体,又马上倒转刀头向外,气得他大骂蠢刀。

    苏云淼和奚彬蓉躺在水潭边一动不动,好像已经晕厥,吴非叫了两声,有些着急,暗道:“他们要是再不醒来,可是十分危险!”

    “哗啦——”

    忽然水潭中出响声,吴非一惊,只见水潭中的那几根苇草轻轻摇动起来,他猛然想道:“我疏忽了,第一次来这水潭时,那里根本就没有水草,这是后来长出来的!”

    就在吴非震惊之际,水潭中一条影子缓缓浮出水面。

    这是一个少女的身体,她身形匀称,一袭翠绿的衣衫,袅袅婷婷,像是开在潭中的一朵莲花。

    少女从水中站起,身周弥漫开一圈水雾,她一步步走到岸边,先将苏云淼和奚彬蓉拉到岸上,各自把了脉,又喂下他们一颗药丸,这才轻轻平放下,然后向吴非走来,此时她衣衫竟已干了,衣袂飘飘,仙姿绰约。

    “我是小竹林的林兮涵,这位师兄从未见过,是哪一派的,怎么称呼?”

    少女声音悦耳,如黄鹂婉转。

    “你,你就是从魔道手上逃走的那个小竹林的师妹?”

    一缕幽香沁入鼻端,吴非此时已经看清,这少女十六七岁,一张瓜子脸极其清秀,尤其一对眸子,仿佛一泓清水。

    吴非见到这少女,只觉自己以往所学的美好词语,都可以用在眼前少女身上,她实在是婉约清丽,天下无双。

    看到吴非呆的样子,那林兮涵不禁扑哧一笑,她不笑则已,这一笑吴非觉得心旌摇荡。

    “师兄,你可是受伤了?”

    林兮涵垂下身子,带着一丝关怀地问。

    “没,没有,只是有些迷糊罢了,林师妹,麻烦你帮我把渔网割开吧。”

    吴非觉得有些尴尬。

    林兮涵微微一笑,这位师兄杀得了魔童,却挣不脱渔网,轻哼一声,抓住渔网用力一拉,那渔网当即破裂,她又解开吴非手腕上的绳子,道:“”

    吴非有些惭愧,三两下扯开渔网,收起蓝月光,不好意思笑了笑,道:“我叫吴非,没有门派。”他觉得这林兮涵的容颜虽然惊为天人,却并不勇敢,因为先前他们与魔道人死拼,她居然袖手旁观,但吴非也知道,自己不能苛求林兮涵明知送死还来出头。

    “没有门派,那你怎么来了?”

    林兮涵问。

    吴非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向着苏云淼和奚彬蓉走去,问道:“奚师姐他们伤得如何?”

    林兮涵见吴非开始还对她失魂落魄、魂不守舍,转眼就守住心神,立刻明白了他心中所想,嗔道:“我不是见死不救,故意不出手,是因为我一直没找到出手的机会!”

    吴非点点头,道:“我知道。”

    林兮涵小嘴立刻撅起,心中想道:“你知道什么!”

    苏云淼和奚彬蓉的脸色十分苍白,尤其是奚彬蓉,嘴唇都已白。

    “这位师姐内外伤都很重,回复丹也没作用,这位师兄好像是心力交瘁,一口气积郁在心口,他并没什么大碍,等下吐出来就好了。”

    林兮涵看着吴非焦急模样,劝解道。

    “魔道的人,会不会马上过来追杀我们?”

    “你杀了坤少的魔童,他心神受到重创,不知道会不会马上来报复。”

    “哦,这么说来,这是我们去追杀他的机会了?”

    林兮涵摇头道:“那你就想天真了,魔道还有什么密法我不知道,再说,这次坤少带了多少手下,我们也并不了解。”

    吴非道:“昨日有两个他手下被我们杀了,听他们说,这次出来一共十个高手,加上刚才杀了这三个,豞行者应该还有四个手下。”

    “你们三个一共干掉他们五个人?”

    林兮涵露出惊讶之色,她觉得吴非刚刚胜得实在侥幸。

    此刻苏云淼双目紧闭,还握着奚彬蓉的手不放,吴非用力想要掰开,却做不到。

    林兮涵瞧见吴非担忧之色,咬咬牙掏出一颗白色药丸道:“这里有一颗我们小竹林的白熊再生丸,可以给这位师姐保命,一月之内应可无恙,过了一个月,只要得到第四层以上的高手救治,当可完全恢复。”

    在神道地域上,一般的皮肉伤,用一种叫回复丸的丹药便可愈合,哪怕腿上、肩上被人穿个洞,都可以在短时间内回复,但腑脏受伤却没办法,现在奚彬蓉、是内外都受了重伤。

    吴非不知白熊再生丸有多珍贵,谢了一声,拿过来塞进奚彬蓉口中。

    林兮涵秀眉微皱,暗道:“你以为我的丹药是寻常药物么?”

    两人收拾一番,吴非把三个宝囊收了,道:“有两个宝囊是苏师兄和奚师姐的,我先替他们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