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不是坤少

    苏云淼这时已握紧了拳头,若不是吴非死死扣住手腕,他早已按捺不住。

    刀疤人此时一只脚已经踏到五雷阵边,但他走的是自己扫出的空地,五雷阵不可能被触。

    “噗——”

    刀疤人又是一道刀光出,奚彬蓉此时已经无力防御,她身子向边上一让,那白光从她右侧胸口透体而出,随即一道血箭喷射出来,奚彬蓉摇晃着退了两步,一头栽倒在水潭边上。

    “我跟你拼了!”

    看到奚彬蓉伤重如斯,苏云淼再也忍不住,他大叫一声飞身冲出。

    一道剑光射向刀疤人。

    刀疤人身形一闪鬼魅般移开三尺,苏云淼一击落空,就觉得身体被一股大力包裹,随即喉咙一紧,已被人伸手掐住。

    吴非暗骂苏云淼犯傻,忽然见他抓,喉咙中却出嗬嗬一笑。

    刀疤人掐住苏云淼,立刻感到不对,他反应奇快,随手甩出苏云淼,等丢出去,他才现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因为苏云淼被他抓住的同时,手上的长剑正带着一丝灵气掉落在地。

    长剑的剑尖触到了五雷阵的落叶。

    “轰轰、轰轰轰——”

    接连五声爆炸,刀疤人顿时淹没在一片耀眼光芒中,林中的枯脸人大吼一声,闪电般冲来,但为时已晚。

    烟雾慢慢散去,只见刀疤人站立处,仅余一条断腿,其余身体部分,已被炸碎,枯脸人脸上不住抽搐,显然愤怒到极点,他把目光投向苏云淼,只见苏云淼正趴在地上,一点一点朝奚彬蓉爬去。

    苏云淼刚才的攻击目的,就是触五雷阵,没想到自己一击之下就被对方抓住,五雷阵触他自忖必死,但刀疤人临死将苏云淼掷出,使他逃得一命,虽然如此,还是被五雷阵的余波震成重伤。

    枯脸人身子一闪,出现在苏云淼和奚彬蓉之间,他手中的大斧慢慢举起,冰冷地道:“死吧!”

    一个微弱的声音幽幽道:“是你死——”

    只见半截身子浸在水中的奚彬蓉,一只手忽然微微一动,枯脸人顿时觉得周身一凉,两条腿陷入了无尽的泥沼,根本抬不动分毫,他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包裹住,越挣扎就纠缠越紧。

    苏云淼强撑起身体,又无力地趴下。

    吴非这时也从林中飞奔出来,喊道:“苏兄,奚师姐!”

    刚出树林,他手中的蓝月光蓦地一阵跳动,吴非顿时呆了,他回转身子,现一条影子正站在自己身后不到十步的地方。

    那是一个身高不足五尺的矮子,一张皱褶的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他忽然双手拍了几下,冷冷道:“你是最后那个偷袭者?”

    一股凌厉的杀气袭体而来,吴非抓着蓝月光,镇定住心神问道:“坤少?”

    “我不是坤少,你可以叫我童少。”

    “童少?”

    吴非一怔,忽然惊道:“你是坤少的魔童?”

    天行大陆上,修炼神道和魔道还有一个不同,那就是神道修炼者的仆从称为神奴,而魔道修炼者的仆从称为魔童。

    魔童和神奴不一样,魔童是魔修的分身,其心智与战力,与主人没多少区别,而神奴却只拥有主人七成左右的攻击力,另一个区别是,修炼者的神奴可以有几个或更多,但是神奴越多,攻击力就越分散,如果拥有十个神奴,那每个神奴的战斗力就少到一成不到,而魔童就只能修炼一名。

    “童少?你应该叫童子鸡更好!”

    吴非仔细扫视对方。

    童少微微一怔,他不知道童子鸡是什么意思。

    “小子,你笑我矮?”

    吴非握着蓝月光,感觉它随时要脱手飞出一般,心中极力要求自己冷静,口中道:“你是魔童,坤少也是你这样子吗?”

    童少脸上怒色一闪,他盯着吴非手上的蓝月光,道:“很好,这趟我没有白来!”他双手从袖中慢慢伸出,一字一顿道:“我的兵器是叉!”

    叉字刚出口,一道淡黄色光芒射向吴非心口,吴非心念一闪,蓝月光脱手飞出,叮的一声,黄光被击散,蓝月光又回到吴非手中。

    童少手中这时抓着一柄三尖钢叉,幽幽着寒光。

    “你的法器是什么,哪里来的”

    吴非在刚才的一瞬间,觉得蓝月光度奇快,难怪苏云淼说,拥有神器的修炼者,可以战胜修为高出许多的对手。

    “堂堂坤少,连我的法器也不认得?”

    “哼,很好,没想到我这次来,还可以收获一件不错的法器!”

    童少并不认为吴非的蓝月光是神器,他估计这是一件上品的法器,

    两人僵持着,一时都没再出手。

    童少的表情由郑重变得诧异,由诧异又转为惊奇,他现眼前这少年似乎什么也不懂,却天生有一股杀气,这杀气不是由内而外,而是从他手中的小刀上出。

    背后传来轻轻一声呻吟,苏云淼终于爬到奚彬蓉身边,与她双手握在一起。

    就在吴非双眉微微一挑的瞬间,童少钢叉一抖,一道黄色光芒横扫而来,吴非将蓝月光朝童少胸口一掷,一道白光直射而去。

    与此同时,吴非身子向后一仰。

    “嚓——”

    白光从黄光上掠过,黄光竟然消散于无形。

    童少低头一看,钢叉上每一根钢针上都赫然印着一道深深的划痕。

    “哈,哈哈——”

    童少出一阵狂笑,这一招后,他看出吴非没什么对战经验,叫道:“好刀,真是一把好刀,只可惜现在落在你这种人手里,你以为,仅凭一件上品法器就可以战胜我么?”他钢叉连点,一瞬间出数点光芒。

    吴非头皮一炸,想着如何闪避攻击,手上蓝月光放出,叮叮几声,也不知是蓝月光自己迎击,还是他命大,居然将那数点光芒全数击灭。

    一击不中,童少反而哈哈大笑,道:“小子,你这把刀是坤少的了!”他双手一分,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倏地将吴非罩个结实。

    这一下实在出乎意外,吴非被巨网束缚,手脚顿时不能动弹,心中恨恨道:“这家伙居然还用网!”他想操纵蓝月光割破渔网,但慢了半步,童少一闪身就来到面前,一把抓住吴非手腕夺过蓝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