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偷袭还是陷阱

    只见地上空空如也,已经不见尸体,唯有血迹还依稀可辨,苏云淼正要过去,吴非阻拦道:“且慢,你仔细查查,地上可有什么机关”

    苏云淼闻言心中一凛,伏低身子仔细查看,只见草丛中的不显眼处,挂着几道蛛网般的白丝。

    “好险,这里有触的机关,一旦被触,魔道的人就知道我们来这里了。”

    吴非问道:“那个坤少,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吗?”

    奚彬蓉道:“坤少,莫非是那个豞行者?”

    苏云淼惊异地道:“豞行者,魔道的天才少年,十四岁就修炼到淬体境中阶,他叫彭亦坤,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奚彬蓉道:“不止如此,此人还是魔神殿的储君!”

    苏云淼撇撇嘴,道:“魔神殿最不值钱的就是储君,我听说魔神殿的少殿下有好几个。”

    “魔神殿是什么地方,储君很厉害么?”

    吴非问。

    “魔神殿是魔道的中心,他们的密宗大火轮就放在魔神殿中,那是个很恐怖的东西,据说可以消亡一切法器上的器灵,包括神器,而且魔君就住在那里。”

    三人小心地靠近,吴非问道:“那个坤少是不是魔君的孩子?”

    奚彬蓉道:“不是,魔君的位置是从魔道弟子中挑选的,那个坤少一定是同龄中的前三,才能当上少殿下。”

    水潭周围一片安静,并没有异动。

    三人停下脚步,苏云淼道:“我们这次来的师兄妹,修为最高的是大围教的冰剑王良飞、云崀派的慢郎中奉三思、鬼见愁谭昊懿,谭师兄已死,剩下厉害点的也就是乐无双、林兮涵几个。”

    “哦,看来差距很大,下一战,我最好还是偷袭。”

    吴非点头道,他语气一转,又道:“既然他们在这里布置了警示,那必会回来察看!”

    奚彬蓉和苏云淼眼前一亮,隐约猜到吴非带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吴非手指道:“苏师兄,你去水潭看看,小心。”

    “是,队长!”

    “师姐,你有没有布置陷阱的阵符?”

    “有——”

    奚彬蓉眼中光芒一闪。

    “那我们就在这里布置陷阱!”

    水潭中有几根苇草立着,随风摇摆。

    吴非扫视四周,觉得好像有人在注视自己一般,但蓝月光没有示警,他的神识也没有感应,于是从宝囊中取出那根黑色的管子递过去,道:“这是昨天魔道人用的那个法器,你搜一下这里看看!”

    奚彬蓉点头道:“这个东西叫吸形碛,它一日只能灌注三次灵气,每天可用三次。”说完她念出咒语,只见一道红光扫了周围一圈,并无异常,吴非点点头道:“很好。”

    这时苏云淼掩了回来,指着下面道:“水潭里的两具尸体不见了,谭师兄的尸体也不见了,岸边草中有人走过的痕迹,我不敢去碰。”

    吴非道:“那好,我们把机关就设在这里!”

    “非哥,这是何意?”

    苏云淼不知不觉中,对吴非改了称呼。

    “魔道既布下警示,就不会不管,他们一定会回来这里,我们与其去找其他师兄妹,不如自己先放手一搏!”

    苏云淼醒悟道:“好,他们回来,就会中了我们的陷阱!”

    吴非挥挥手道:“我们布置两个陷阱,靠近他们的警示布置一个,尽量不留破绽。”

    奚彬蓉和苏云淼应了一声,开始动手布置机关。

    吴非虽然知道阵符非常厉害,但他还没机会学到,此时在一边观看,已然有所领悟。

    苏云淼用三张符布了个五雷阵,奚彬蓉比他阔绰,用了七张符,在水潭边布了个双蛇阵。

    吴非看着两人埋好阵符又细心隐藏,忍不住问:“这两个阵法,要如何触?”

    苏云淼一愣,吴非居然连这都不知,简直无语,他道:“五雷阵的触,是洒在地上的这些树叶,一旦踏中,就会爆了,双蛇阵的触,则要人来控制了。”吴非转过头去看奚彬蓉,只见她坚毅的道:“触在我手中!”

    吴非看了下天色,道:“很好,那我们触警示,看看他们怎么行动!”

    苏云淼依言捡起一块石子,抛到警示的丝线上,然后三人躲进树林,苏云淼又用隐匿符布了一个结界,这才隐藏起来。

    “非哥,你说魔道的人多快会来?”

    吴非闭目凝神,忽然攥在手中的蓝月光微微一动,他双眉一挑,低声道:“来了!”

    奚彬蓉朝吴非点点头,忽然起身走出结界,向潭边走去,苏云淼惊道:“师姐,你干吗?”

    奚彬蓉淡淡道:“不留点破绽,阵法怎么用?”

    苏云淼双拳紧握。

    吴非竖起一根大拇指,道:“小心!”

    奚彬蓉迈步向水潭走去,来到潭边,瞧见自己水中的身影,竟有一股说不出的萧瑟之意,她望着潭中,这个角度正好可以从倒影中看见吴非和苏云淼的身影。

    杀气慢慢接近,可林外依然一片空寂。

    奚彬蓉对着水面,仿佛老僧入定般站着,一动不动。

    片刻后,蓝月光在吴非手上连跳两下,他伸出一根手指,对水面奚彬蓉的倒影比了个手势。

    奚彬蓉咳嗽一声,朗声道:“既然来了,干吗又躲着?”

    两条黑影从树林的雾瘴中飘然而出,幽灵一般站在奚彬蓉二十步开外!

    这是两张毫无表情的脸,一张脸上被划了个叉形刀疤,另一张脸有些恐怖,皮肤好像枯树皮一般,他们穿着一袭黑衫,手中各握了一刀一斧。

    “你一个人?”

    刀疤人开口,他的声音冷冽,听起来极不舒服。

    奚彬蓉缓缓回转身子,道:“你们就两个人?”

    “你是打算偷袭还是陷阱?”刀疤人呵呵一笑,他抬起脚,一步一顿向前走来,枯脸人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怕了?”

    奚彬蓉语带嘲讽。

    刀疤人目中杀气一闪,长刀平平一推,地上顿时被扫出一条通道,吴非眉毛扬了扬,苏云淼布置的阵法堪堪就在道边,只差了几寸就可以被扫除。

    “既然你想送死,我成全你。”

    刀疤人慢慢逼近。

    奚彬蓉铁扇张开,她又加了两道咒语强化自己防御。

    “来吧——”

    “铿!”

    一道刀光从刀疤人身前出,奚彬蓉的铁扇防御只略一抵挡,就破裂开来,她身子一晃,嘴角立刻沁出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