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难道是神器

    奚彬蓉瞧见两人一个回合便被活捉,心中绝望,却见吴非双目贲张,扬手将蓝月光向抓他那人掷去。

    蓝月光并没有直直射向麻脸,而是在空中划出半个圆圈才朝他脖颈处射去,麻脸伸手一道乌光直击蓝月光,口中不屑道:“凭你也配向我出手!”

    “嚓——”

    惊人的事情生,麻脸出的那道乌光完全不能阻挡蓝月光,白光一闪,蓝月光从麻脸颈边掠过,麻脸身子一僵,喉咙里憋出一句:“你,你的刀!”话音出口,一颗头颅从脖腔上飞起,鲜血喷溅而出。

    光头瞧见同伴离奇被杀,一时惊得呆了,手上微微一松,苏云淼觉得身上灵气恢复,想也不想,长剑倒转,一剑捅入光头的心窝。

    “啊——”

    一声凄厉的叫声出,光头一掌推出,但他心窝被插,这掌出的灵力不足,啪的一声,苏云淼被击出数步,口中鲜血四溢。

    这番变化着实令人不敢想象,奚彬蓉心情一松,一屁股跌坐在地。

    吴非从麻脸手上跌落在地,三人之中,他受伤倒是最轻,这时他惊魂未定,蓝月光一道弧线飞回手里,他还不敢相信刚才生的一切是真的。

    奚彬蓉愕然道:“你的飞刀,你的飞刀难道是一件神器级的法器?”

    吴非一颗心扑扑直跳,他蓝月光一出手就杀了一人,现在想想十分后怕,口中道:“我,我不知道啊。”

    苏云淼挣扎着站起来,羡慕地道:“难怪有人敢送你过来,原来你有神器在手,那我们这样的淬体境第二层修为还不是你对手了!”

    吴非疑惑着,正想问问神器和一般法器有什么区别,忽然嗖地一声,一道光芒飞向空中。

    只见倒在地上的光头身上出一道光芒,苏云淼大怒,跑上去长剑一通乱刺,立时将那人扎成一个漏勺。

    奚彬蓉焦急地叫道:“快将他们身上宝囊搜出,瞧瞧里面有没有蛟云石,我们马上走,他的同伴只怕立刻便到!”

    苏云淼应了声,从两人尸体上摸到两个皮袋,在里面搜索一下,取出几片黄叶来,道:“在这里了,果然有蛟云石!”

    奚彬蓉对吴非道:“快扶我起来!”

    吴非不敢耽误,扶起她身形,三人聚在一起,苏云淼呸了口鲜血,拿着一片蛟云石念起咒语来。

    脚下风声飒飒,吴非低头见一团若有若无的黄雾将三人托起,向山林一角飞去,不由暗自惊叹:“这地方,怎么这多奇怪的宝贝!”

    飞去才一刻,黄雾渐渐消散,苏云淼又取了片蛟云石,念出咒语,黄雾加浓,托着三人继续前飞,吴非记下咒语,暗道:“这样的好东西,以后我也弄几片来逃跑用。”

    飞出数十里,三人才在一个山头落下。

    “好险啊,幸好荆棘山没有飞行禁制,也幸好他们身上带了蛟云石,不然我们从地上逃走,他们总能追踪到我们的足迹!”

    苏云淼庆幸着,一边寻找避身之所。

    这山头有不少岩洞,三人找到个大一点的岩洞,查勘一番后钻了进去。

    吴非心里想道:“禁地还有飞行禁制吗,如果有的话,魔道的人也不能轻易追来吧?”

    山洞并不深,只有一些蝙蝠和蛛网,奚彬蓉和苏云淼打出几道灵气,封住出口,又将洞内清理一番,吴非走进去时,地上铺了一层死蝙蝠。

    苏云淼双手连点,将蝙蝠的尸体扫到一边,在中间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又从宝囊里取出垫子等物铺上。

    三人坐下,奚彬蓉心有余悸地道:“这次魔道来了十人,刚才干掉两个,还剩八人!”

    “不是说荆棘山只能让第三层筑基境以下的修炼者进来么,他们是怎么来的?”

    吴非现在才问出心里的疑问,奚彬蓉翻个白眼,道:“他们也是凝气境或淬体境的修炼者,但魔道的第二层,战斗力可以对付神道的第四层,所以我们筑了基的修炼者也不能去招惹低两阶的魔修!”

    神道修炼者把第三层称为筑基,这是修炼者的分水岭,不管是神道还是魔道,只有筑基成功,才算看到修炼的真正前途。

    “魔道这么厉害?”

    吴非有些不相信。

    苏云淼道:“那是第四层之前,一旦我们结丹成功,神道修炼者杀同级魔道,至少有七八分把握,不过到了层,神道和魔道又旗鼓相当。”

    所谓结丹,就是修炼者的修炼到了第五层。

    吴非暗道:“魔道修炼擅长前半程,而不依赖奇异果提升的神道擅长后半程,到最后,两者又殊途同归。”

    苏云淼好奇地道:“吴师弟,可以给我看看的小刀吗?”

    吴非取出蓝月光正要递过去,奚彬蓉啪的一下拍开苏云淼的手,道:“你怎么可以提这种要求,法器是每个修炼者最的秘密,就算你以后不会成为吴师弟的敌人,也有可能说漏出去,不管他是神器也好,没品阶也好,都不要随便打听!”

    吴非一怔,这里的规矩他并不知道,奚彬蓉这么说他才明白。

    苏云淼收回手,讷讷道:“我,我是从没见过神器是什么样子,一时好奇,吴师弟勿怪!”

    吴非呵呵一笑,道:“大家一起经历了生死,这些秘密又算得什么,这把刀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来历,只知道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蓝月光。”

    “蓝月光?”

    奚彬蓉和苏云淼同时露出吃惊之色。

    “怎么,蓝月光很有名吗?”

    吴非问。

    奚彬蓉道:“如果我没记错,蓝月光是六十多年前,一个外号叫狂魔的修炼者使用的法器,那位狂魔名叫岑大平,六十年前凭借这把刀,杀了数位修为远高于他的魔神殿高手,后来岑大平突然失踪,蓝月光再也没在修炼界出现过。”

    吴非看着手中的小刀,又从怀中取出一把刀鞘来,这是君香阿姨一起给他的东西。

    那刀鞘像是蛟皮所制,上面镶嵌着一颗蓝宝石,闪烁着晶莹柔和的光芒。

    “这,这真的是神器啊,连刀鞘都这样充满灵力!”

    苏云淼惊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