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男的归你,女的归我

    吴非不敢托大,立刻将奚彬蓉和苏云淼唤醒,指着外面道:“我觉得好像不对!”

    奚彬蓉两人放出神识,片刻后摇头。

    “虽然要小心,也不用大惊小怪吧!”

    苏云淼有些埋怨,他第一周灵气只差一步就完成,这修炼的时间至少要运行一周才有效果。

    吴非摸摸后脑,难道是君香阿姨给他的这把蓝月光有问题?这可是他滴血收下的法器,君香阿姨给他时,可是很舍不得的样子。

    “这隐匿结界,一般高手都觉察不到么?”吴非问。

    “我们北岭派的藏匿功法,同级的修炼者三十步外是感受不到的。”

    苏云淼很有自信。

    吴非问:“魔修的同级呢,他们不是比我们要厉害很多?”

    苏云淼道:“那也至少要十步吧。”

    这时吴非的蓝月光又陡然一跳,这次跳动十分明显,他立刻将中指竖在唇边,示意大家噤声。

    奚彬蓉和苏云淼一呆,就在这时,不远处空中忽然落下两道黑影。

    这两道黑影来得悄无声息,就像飘落了两片树叶。

    奚彬蓉和苏云淼心中惊道:“刚才若不是吴非喊醒,此刻怕已暴露了!”

    黑影落到地上,离三人堪堪不过十余步,他们敛气屏息,一点动静都不敢出。

    一条黑影放出神识扫了一圈,开口道:“那丫头好像没逃来这里!”他的声音沙哑、阴冷,让人听在耳中极不舒服。

    另一条黑影的声音道:“坤少出手,居然还让她逃掉,真是不可思议,那丫头是小竹林的林兮涵,清笛长老的养女,据说是西北神道最漂亮的女修,你说会不会是坤少看上她了?”

    沙哑黑影摇头道:“这话你敢乱说,如果坤少看上这丫头,必要活捉,岂能派我们来追杀,只是她没排进此次行动三个必杀名单中,所以才漏网。”

    另一个黑影点头道:“其实她是有遁术,不然受了伤,还能逃到哪去?”

    沙哑黑影道:“坤少说我们并非最后进山的人,说不定这边还有漏掉的人,我们不可疏漏!”

    “是,那就仔细检查吧!”

    沙哑黑影道:“这次行动全靠骜藩主周密计划,西北神道那帮家伙,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会不远万里,来此截杀他们的弟子传人,这次所谓的荆棘山修炼,必将成为他们的梦魇,三个必杀名单中,云崀派的谭昊懿被我们轻松围杀,我们明天可以去南边合围了!”

    这次荆棘山修炼,一共有三个进山口可以进山,三个方向进山的修炼小队可以到荆棘山中心碰头,也可以独自猎杀妖兽,看哪个小队猎杀得多,哪个小队就获胜,这次修炼是初级修炼,谁都没想到要面对魔道之人。

    沙哑黑影道:“只是荆棘山出口的通道,下次开启时间是一月之后,我们要在第二十九天时,才能施密法逃出去,只提前一天,被神道那班老不死们现,追杀起来还是有些危险。”

    另一黑影道:“这个骜藩主定有应对,有他们在外面接应,我们不必担心,我们的任务就是把这次西北神道的弟子一网打尽!”

    两人说着桀桀怪笑起来,仿佛神道的这些弟子,全都死人一般。

    奚彬蓉和苏云淼听得心惊,他们并不知道黑影所说的骜藩主是谁,但听口气,好像神道一般结丹境高手,还拦他不住。

    这时沙哑黑影从身上取出根管子,道:“藩主这次派我们十个分作三队,来对付这些一二层的神道修炼者,真是杀鸡用牛刀,我现在最后开启一次吸形碛,瞧瞧有没有躲在暗处的家伙!”

    苏云淼看见那根黑色管子,低声传音道:“不好,我们会被现,这个东西专破隐匿结界!”

    话音未落,只见那吸形碛注入灵气后,一阵波动,蓦地指着吴非三人的位置,出一道灿烂的红光!

    两条黑影愕然转头,这时吴非三人也看清了他们模样,只见两人脸色泛青,身高七尺,沙哑声音那人鼻孔外翻,一脸麻子,另一人是个光头,脸上满是横肉,年纪似乎也不大,都是十岁的模样,但凶悍之色毕现。

    麻脸一阵怪笑,道:“我说怎么找不到人,原来这一队里,有个修炼隐匿功法的小子啊!”

    “说的是,只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终是难逃一死!”

    光头阴笑道。

    奚彬蓉和苏云淼对望一眼,奚彬蓉挺身而出,道:“你们魔道中人休要得意,我们神道在第四层以下是打不过你们,但是修炼到结丹境后,你们就打不过我们了,北岭派的师兄妹,迟早要找你们报仇。”

    麻脸笑道:“原来你是北岭派的小丫头,临死还嘴硬,北岭派么,以后遇到你的师妹我一定好好照顾,至于师弟,嘿嘿。”他话说到这里,阴邪地一笑,让人觉得遍体生寒。

    刷地一声,奚彬蓉金刚铁扇一张,将三人罩在其中,冷冷道:“就算死,也跟你们一拼!”

    光头嘿嘿笑道:“很好,今天终于碰到一个主防御的修炼者,可惜你功法太低,才刚刚进入淬体境,我这强攻,你当不当得起!”他随手一道乌光出,嘭地一声,奚彬蓉身形摇晃,哇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吴非躲在两人身后,知道奚彬蓉这一击伤得不轻,他攥着蓝月光,意念和刀身紧紧融合在一起。

    “我们分配一下,男的归你,女的归我。”

    麻脸说话间,满是轻蔑和不屑之意。

    苏云淼大怒,手中长剑一指,连人带剑倏地朝光头激射而去,他这招殊归同途乃是拼命招数。

    光头刷地身形一闪,鬼魅般让开,一伸手,从侧面将苏云淼锁骨扣住,吴非就觉眼前一花,苏云淼已被制住,光头阴笑道:“你还不如那丫头呢,刚刚淬体不久吧?”

    吴非惊骇之下向前冲去,他知道自己跑肯定跑不掉,只有拼命,但对面的麻脸身形极快,他猛地矮下身子,吴非就觉得一股怪异之力将自己包裹住,身法立刻变慢,接着脚下一紧,被人凌空拎起。

    “这小子,这小子才凝气境低阶修为,也来送死?”

    麻脸嘲讽着,好像还受了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