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拿星芒石是对的

    苏云淼掩过去,确认道:“不错,是谭师兄,他身上有伤,致命伤在胸口,什么人这么厉害,能将谭师兄也杀了?”

    先前在山外,奚彬蓉还埋怨苏云淼耽误了时间,没有和谭师兄组成一队,想不到他已死于非命,如果今天他们没有迟到,那此刻这三具尸体很可能就有他们两个。

    三人眼光对望,均露出怯意来。

    奚彬蓉指着潭边一片草木折断烧焦的痕迹,道:“我们这次进山,无须暗算厮杀,据我所知,谭大哥是最厉害之一,他没死在潭中,显然是和敌人进行了打斗,但对手着实恐怖,还是将他杀了!”

    苏云淼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说,我们这次荆棘山修炼,是有魔道的人混进来了?”

    奚彬蓉点点头,道:“若非魔道之人,都是第二层淬体境的修炼者,怎可能杀得死谭大哥,不让他逃脱?”

    在天行大陆上,修炼者分为两派,一派是气合道,一派是气斗道,气合道自称神道,自诩为正统修炼之道,而气斗道被称为魔道,为神道所不齿。

    但魔道地域上有一种奇异果,如果每次修炼时服用新鲜的奇异果,修为将大大提升,所以第五层结丹境修炼者以下,同级的魔道修炼者往往比神道要厉害数倍,但结丹以后,奇异果失去了作用,神道就占了上风,这也是魔道和神道生战争,魔道靠兵,神道靠高手的原因。

    吴非修炼的是气合道,也就是神道,他修炼的时间太短,现在的修为才刚刚到第一层凝气境,这神道和魔道一样,每一层分为三阶,吴非的修为也就相当于第一层第一阶,离第二层淬体还遥不可及。

    奚彬蓉和苏云淼商议起来。

    “现在,我们怎么办?前进,是送死,后退,又不可能,我们这次进来的时长是一个月,提前不能出山,因为通道不提前打开。”

    苏云淼也没主意,道:“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你是我们队长。”

    奚彬蓉双拳紧握,她思绪紊乱,没找到明确的办法。

    吴非此时显露出沉稳来,他略一思索,开口道:“这次荆棘山的修炼非常危险,现在已经不是如何猎杀妖兽,而是如何保命,我觉得要保命,有两条路我们可选,第一,苏兄的功法既是隐匿,我们不妨就地找个地方隐匿起来,等一个月后通道打开再想办法出去。”

    奚彬蓉哼了一声。

    “那第二呢?”

    “这第二,要碰运气,我们想办法遇到其他的师兄师姐,只要能合在一起,人多也可以一战。”

    奚彬蓉摇着头道:“你是不知道魔修有多厉害,就算第三层筑基境的神修也打不过魔修淬体境,你第一条纯粹赌运气,还是第二条勉强可用。”

    苏云淼道:“我也赞成第二个办法,如果我们不能和其他师兄妹会和,只怕这次荆棘山修炼会全军覆没。”

    一只大鸟带着怪叫声从三人头顶掠过,吴非看了看天色,此时天色已经黑,即将进入黑夜,他沉吟道:“我刚才又想到了一个办法。”

    “哦,是什么?”

    苏云淼是个没有主见的人,听吴非这么说,着急地问。

    吴非道:“我觉得,我们应该现在休息,养好了精神,等夜里才行动。”

    “这是为何”

    奚彬蓉和苏云淼同时问道。

    吴非道:“他们白天已杀了六人,不可能全部杀光,到夜里必定要休息和保留,不如等他们休息后,我们再想办法找到其他师兄妹。”

    奚彬蓉摇头道:“主意是不错,但这个办法不大可行,且不说这里晚上有多凶险,就算远远比不上四大禁地,但蛇虫和魔道人的机关布置,在晚上都防不胜防。”

    吴非道:“正因为晚上凶险增加,那些魔修也一样会投鼠忌器!”

    奚彬蓉和苏云淼眼前一亮,他们只想到了黑夜的不利,却没想到黑夜也有利,奚彬蓉想道:“看来这小子只是修为低点,脑子还是挺好使的。”

    吴非接下来好奇地问道:“对了,四大禁地是什么?”

    苏云淼惊讶地道:“你是海外大陆上传送过来的吗,在天行大陆,有四大禁地,它们是橘谷、鸿鹄州、浣沙海和玄女山。这四大禁地中,玄女山在天行大陆中心,鸿鹄洲在魔道境内,橘谷和浣沙海则在两者边界,正好将神道和魔道隔开,若非有这两块禁地,魔道和神道早就打作一团。”

    听苏云淼讲到玄女山,吴非禁不住心中一动,暗道:“玄女山这名字很好听,居然是个禁地?”

    苏云淼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摸出三块琥珀色的石头。

    奚彬蓉点头道:“现在看来我们回去拿星芒石是对的,有了它,我们可以在夜里直视道路,不会那么危险了。”

    吴非虽然不知星芒石为何物,但也猜得出几分功用。

    苏云淼一人了一块,道:“把星芒石挂在胸口注入灵气,便可在夜里视如白昼,对了,出去后你要还我,这是我存了好久的银石才买的。”他最后对吴非补充了一句。

    吴非知道天行大陆上的钱币是银石,他现在身上一块银石都没有,可以说是穷到家了。

    奚彬蓉瞥了眼吴非,见他还有疑问的样子,道:“你修为若是太浅,就滴一滴血上去,再运行灵气就可以了。”

    吴非点点头,苏云淼布了个隐匿结界,奚彬蓉道:“吴师弟,这里就麻烦你替我们守护了,现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喊醒我们,等我们灵气运行完两周就是今夜行动的时候。”吴非知道自己修为低,运行灵气肯定慢,于是说道:“你们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天色全黑下来,吴非照着苏云淼的方法将灵气注入星芒石,结果试了半天,还是不知道怎么用,他正要用蓝月光划破手指,奚彬蓉在背后叹了一声,道:“我帮你,要是不行再滴血。”说着将手掌按在吴非背心。

    吴非只觉得一股柔和的劲道传入灵穴,循环半圈又送到星芒石上,他眼前豁然一亮,周围数十步内,都看得分明,只是失去了白天的颜色。

    奚彬蓉回手掌又闭上眼继续修炼。

    吴非有些惊喜,暗道:“原来灵气是这样用的,我以前只会用来指使蓝月光飞来飞去,原来还可以这样运用。”

    时间悄悄流逝,蓦地,吴非的心内微微一动,他觉得蓝月光好像微微一颤。

    “这是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