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禁地是什么

    吴非觉得十分新鲜。

    苏云淼这时也念了个口诀,三人身上升起一层光罩,身形开始渐渐隐入氤氲之气。

    跨过一道石梁,身后忽然一阵模糊。

    “松手吧!”

    奚彬蓉甩开两人,率先走了出去。

    “这,这就进来了?”

    吴非十分好奇。

    “是啊,我们一进来,山门就关闭了,要是再晚一步,这次荆棘山修炼就会错过!”

    苏云淼庆幸着。

    “有什么庆幸的,进来了,我们这组也肯定垫底!”

    “垫底也比不参加好吧?”

    吴非见两人拌嘴,便打圆场道:“说不定别的师姐师妹出了意外,于是他们垫底。”

    苏云淼哈哈一笑,道:“那是,意外随时会生。”

    奚彬蓉撇撇嘴,嗔道:“你就是我们的意外!”

    天色昏沉下来,已近黄昏。

    “苏师兄,这个荆棘山修炼是什么呀?”

    吴非开始问。

    “唉,看来你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告诉你,荆棘山修炼是最初阶的禁地修炼。”苏云淼还是很耐心。

    “禁地是什么?”

    “禁地就是危险之地,说起来,荆棘山还算不上真正的禁地,因为这里每年固定时间开放闭合,进来的弟子可以从容进出,很少有死伤。”

    吴非哦了一声,道:“这么说,荆棘山修炼不是大家互相杀伐?”

    “当然不是,荆棘山修炼是猎取妖兽的修炼,而且这荆棘山的妖兽大多不厉害。”

    “既然妖兽不厉害,那要是修为高的修炼者进来,岂不一下杀光了?”

    听到这话,苏云淼不禁笑出声来,道:“吴师弟,你是真的不知还是故意装傻,每个禁地有自己的禁制,荆棘山的禁制就是第三层筑基境以上的修炼者不能进来,一旦进来就会被禁制之光照射而亡!”

    吴非吓了一跳,正想问问禁制之光是什么,走在前面的奚彬蓉忽然手一摆,道:“进树林了,大家不要说话,这里虽然是荆棘山的最外面,一样有妖兽要小心!”

    苏云淼点头,放出神识小心前进。

    树林越来越密,头上的天色渐渐被遮盖,不时有小野兽窜出掠过,吴非奇怪的是,那些野兽直到距离五六步才现他们,受惊似的逃开,暗想道:“苏云淼说他修炼的是隐匿功法,莫非就是不让敌人现?”

    前段时间,吴非跟君香阿姨修炼,那位君香阿姨像个木雕,连说话都不跟他说。

    抬眼望前,只见前方山林出现了一道豁口,那里有条小溪在缓缓流淌,奚彬蓉停下脚步,示意两人停下。

    “怎么了?”

    苏云淼问。

    奚彬蓉双眉又紧皱起来。

    “有一股很浓的杀气,你感觉到没有?”

    苏云淼手中刷地多了一把长剑。

    “难道先进山的师兄师姐就遇到厉害的妖兽了,我去探查一下?”

    “好,大家一起过去,小心!”

    奚彬蓉神情有些紧张。

    吴非见他们如此凝重,当下也把自己的蓝月光拔出来。

    蓝月光一出手,奚彬蓉和苏云淼都投来惊诧的一瞥,这个土气的小子居然拿出这样一件极具灵性的法器,实在大出意料。

    吴非并不知道自己的小刀是什么宝贝,见两人惊诧,还以为他们笑话自己寒酸,有些不好意思。

    三人蹑手蹑脚前行到溪边,一股浓郁的血腥之味传来,吴非目光一扫,看见溪边一滩血迹,地上好像躺着几具尸体,一颗心顿时跳了出来。

    “不是说不会死人的吗,怎么一进来就死了几个?”

    苏云淼面露惊容,他嗅了一下空气中的气息,道:“他们死了不到半个时辰,杀人者已经离去!”

    奚彬蓉皱眉道:“荆棘山修炼是最初级的禁地修炼,这样的修炼很少死人,快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死的是谁!”

    来到溪边,只见溪边倒着一女两男三具尸体,三人均是胸口一个大洞,血迹未干,还在一丝丝往外冒,苏云淼看清他们的面目,吃惊道:“是我们北岭派的卢淇师兄,小竹林的林什么师兄,还有鼎山门的真珍师姐!”

    奚彬蓉惊惧道:“谁杀了他们,看伤口他们应该是被利器所杀,不似妖兽所为,你看这里没什么打斗痕迹,估计杀人者就是一两招将他们杀了!”

    苏云淼沉吟道:“卢师兄修为很高,他马上要进入淬体境中阶了,林师兄和真珍师姐应该也不差,三人合力,要碰到什么对手才能瞬间将他们杀害?”

    “我们三个比起卢师兄他们如何?”

    奚彬蓉问道,脸色十分难看。

    “我最多可以接下卢师兄十招,师姐你能多接五六招吧?”

    苏云淼回答后又反问。

    奚彬蓉声音有些颤抖,道:“怎么回事,是谁向他们出攻击,这荆棘山,只允许修为在筑基境以下的修炼者进入,谁有可能杀得了他们?”

    吴非对自己的修为可没什么底气,不禁问道:“如果有第二层以上的高手溜进来怎么办?”

    奚彬蓉没好气地道:“你白痴啊,刚才不是说过,如果第二层以上的高手进来,立刻就被禁制之光照死了!”

    “哦,对,对对!”吴非连声道。

    苏云淼检查了一下地上的尸体,道:“他们身上的宝囊已被人取走了。”

    奚彬蓉沉思一会,下了决心,道:“看来是人下的手,妖兽不会叼走宝囊,难道这次修炼有魔修混进来了?”

    苏云淼点头道:“一定出了很大的变故!”

    “好,现在我们沿着小溪前进,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奚彬蓉说完,带头向前行去,苏云淼紧随其后,吴非神识不太会用,他乱扫一圈,也跟了上去。

    又走了半个多时辰,天色已经昏沉。

    这是小溪尽头,一道瀑布从两山间挂下,周围地势开阔,有很大一块花草地。

    奚彬蓉四下一望,道:“这里我的神识感受模糊,似乎有些危机,又似已经消失,我们分开一些距离前进!”

    三人小心地包抄过去,到了瀑布边,同时看见瀑布下面的水潭中浮着什么东西,那分明是两具尸体!

    这两具尸体都是女子,死状和先前溪水边的几乎一样,都是胸口开了个大洞,尸体脸朝下浮在水中。

    吴非还在惊骇,苏云淼指着潭边道:“看,那里还有一具尸体!”

    这次是奚彬蓉惊呼出声了,低声叫道:“他,他是谭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