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从哪冒出来?

    天行大陆西北,荆棘山。

    天高,云淡,风轻。

    荆棘山是一片禁地,罕有人迹,但此时山谷口却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少年。

    这少年十五六岁,一头青色短,上身穿的是黑色短衫,下身围了条豹裙,青涩中带了几分狂野。

    少女年龄相仿,穿的是一袭淡黄衣衫,她一张圆脸,肤色白皙,脸上两个酒窝隐隐浮现,若不是此时她双眉微蹙,倒真是个天真烂漫的女孩。

    “哼,都怪你,连星芒石都忘记带,害得我们迟到!”

    少女脸上带着焦急之色。

    “师姐,我们再等等,说不定还有人来?”

    少年摸摸脑袋,他五官端正,但嘴唇却是长得厚了点。

    “都怪你磨磨蹭蹭,我本来跟云崀派的谭大哥约好了,跟他一队,结果我们现在才到,他一定先进去了!”

    “那,那怎么办呢,荆棘山的修炼是分组进山,至少要三个人一组才能进山。”

    “你问我,我问谁?”

    少女翻了个白眼。

    少年低下头去不敢做声,似乎有点害怕眼前少女。

    天色渐渐灰蒙暗淡,忽然开始下起小雨。

    少女叹息一声。

    少年望了一眼荆棘山,只见山中云烟弥漫,一座座山峰兀立着,像在跟两人说再见。

    两人神情沮丧,眼中露出失望之色,忽然听得身后波的一声。

    这是传送符传送的声音。

    “有人来了!”

    少年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一转身,就听哎呀一声,一条人影摔在地上。

    令两人目瞪口呆的是,这人是仰面朝天摔在地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那人叫唤着坐了起来。

    少女瞪着地上那人,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师弟,我们还是走算了!”

    这人传送术用得糟糕至极,而且衣服凌乱,显然是个修为低下的初哥。

    “哎哟,等等,两位!”

    地上的人影挣扎着站起,他是个青衫少年,有些奇异的是,他头虽乱,头顶却用一块布束了头,这种装束,那少年和少女都没有见过。

    “喂,你叫什么名字,从哪冒出来的,是不是来参加这次荆棘山修炼的?”

    少年问道。

    “好像是啊,我,我叫吴非,字嘉义,大明嵩江府人氏,请问这是哪里,两位怎么称呼?”

    那自称吴非的少年,脸上沾了草皮淤泥,看不出俊丑来。

    少女皱眉道:“大明嵩江府?从没听过,你哪个门派,修为多高?”

    吴非有些茫然,道:“我,我好像没有门派。”

    女孩听他这么说,神识一扫,叫道:“这是谁呀,送这么个人来,还不如不送,这小子才刚刚到凝气境!”

    少年脸上也露出失望之色。

    “师姐,这次都是我的错。”

    “荆棘山修炼,来的应该是淬体境的弟子,唉,不过凝气境也可以参加的,只是不会有人跟他组队而已。”

    “两位,请勿嫌弃在下!”

    那叫吴非的少年站起来行了一礼,然后用袖子去擦脸上的污物,他的脸庞倒也清秀,虽然衣着狼狈,但举止显得温文儒雅。

    “喂,你没有门派,是什么身份?”

    “身份?我,我以前是个举人!”

    “我呸,举人是什么东西!”

    少女差点脏话出口。

    吴非委屈地道:“举人不是东西!”随即想到不是东西也是骂人,不由自己抽了自己一下。

    少年却是喜道:“师姐,别管那么多,他既然是凝气境的修炼者,总好过没有,我们就跟他组一队,进了荆棘山再说!”

    少女脸色数变,终于无奈地点点头。

    “好吧,那就让他加入,喂,小子,你可别拖我们后腿,若是拖后腿,本姑娘就直接把你踢废!”

    吴非闻言吓了一跳,问道:“凝气境很低吗,我好像进步已经很快了!”他记得君香阿姨说他进步很快,可以出去游历了。

    女孩又呸了一声。

    “凝气境是修炼者的第一层境界,第一层又分为高中低三阶,你是低阶修为,应该在家好好修炼,不要出来找死,或者祸害别人!”

    吴非满脸委屈,心中嘀咕道:“又不是我要来的,是君香阿姨要我来的。”

    君香阿姨算是吴非来到这里的师傅,因为他本来跟老师去参加一个文人聚会,结果出了意外,老师被杀,自己莫名其妙出现在一个山洞,那位君香阿姨说他有神根,不但传了修炼之道,还送了一把叫蓝月光的飞刀给他。

    这位吴非便是麓风书院门口,让天下第一才女何芗2记挂的嵩江府第一才子。

    少女带头朝山中奔去。

    吴非跟在两人身后,心里乱想着,他只记得半年前,自己根本不是天行大陆上的人,他是另一个世界和时间,来自大明嵩江府的书生少年。

    在嵩江府,吴非可是当仁不让的第一才子,十一岁考上秀才,十五岁考上举人,读书诵经,过目不忘,他的字行云流水,挥洒自如,每天在家门口排队求墨宝的人不计其数。

    “快点跟上!”

    少女的一声断喝打断了吴非的思绪。

    “你叫吴非是吧,我叫苏云淼,是北岭派的,这是我师姐,她叫奚彬蓉。”

    自称苏云淼的少年开始自我介绍。

    吴非点点头。

    “我修炼的功法是隐匿,我师妹修炼的是防御,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要是进攻或者偷袭就好了。”

    吴非身上只有一把叫蓝月光的小刀,他是一个书生,虽然跟着君香阿姨学了几个月,还从没对过敌,君香阿姨说让他见见世面,出去历练历练,结果就来了这里。

    “我,我不知道。”

    吴非摸了摸怀里的蓝月光,暗道:“我算是偷袭吧,这把小刀只能射出去伤人。”

    叫奚彬蓉的少女翻了个白眼。

    “你指望一个凝气境低阶的小子配合你战斗?”

    “我们是一队的,问一下没关系吧?”

    “他若是知道自己的功法特点,就不是现在这点修为了!”

    这时三人已经奔到山口,前方一片氤氲之气笼罩,奚彬蓉掏出两块银牌,脸色变得郑重起来。

    “你们收好,我们要进山了,从现在开始,一切我说了算,我是你们队长,我说的话,不管有什么疑问,必须执行!”

    苏云淼点点头,吴非急忙跟着点头。

    接过银牌,吴非一缕灵气浸入,立刻觉得有什么东西将三人连在一起,每个人的方位,前进的方向,都可以隐约感受到。

    奚彬蓉口中念念有词,雾气中忽然展开了一条通道,她回头对吴非低声道:“三人一组,通道开启了,大家手拉手,千万不要松手,一松手就进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