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穿越诸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三百三十三章  尝试

    花果山一聚又是热热闹闹了许多天,众妖每日里喝的酩酊大醉,自然少不了别无切磋,毫无疑问,江皓的实力在众妖之中最强,其次便是金翅大鹏雕,再往后则是孙悟空,六耳猕猴和猕猴王相差不多,小白龙玄仙境界的修为妥妥的垫底,根本没有掺和进去的能力。

    不得不说,大劫之中众妖实力提升的速度非常之快,当年玄仙境界的修为便可以算是西牛贺洲妖族中的顶尖强者,短短百年时间不到,玄仙便便已经有些不够看了,依然是强者,但也只能是称雄一方。

    当江皓悠悠闲闲的在花果山饮酒作乐的时候,截教那边却是有了大动作。

    幽冥地府之中,血海无边无际波涛汹涌,浪花不断的拍打着幽黑的山崖,但只要浪花稍稍高过山崖有泛滥之势,便会有一道金色的卍字佛印闪现出来,将它死死的挡下去。

    “阿弥陀佛!”

    山崖之上,地藏王菩萨盘膝坐在金莲之上,身上道道佛光闪动,好似旭日一般,将这方圆万里照的通亮一片。

    谛听卧在地藏王菩萨的脚边,虎头、独角、犬耳、龙身、狮尾、麒麟足,正在睡意朦胧之时,耳朵忽然一动,猛的站了起来,神情之中满是惊骇之色,失声叫道:“菩萨,大事不好了!冥河老祖他……”

    声音未落,便见血海之中两柄宝剑陡然飞出,带着无边的煞气,冲天浪花随之升起,萦绕在剑身之上,似是血色长虹一般,声势浩大,令人心惊胆颤。

    地藏王菩萨神色一变,右手一挥,掌心之中一串佛珠陡然飞出,迎风见长,到最后每一颗珠子都好似山脉一般大小,朝着那两柄宝剑当了过来。

    铮!

    剑光斩在佛珠之上,发出一声巨响,刺眼至极的光芒迸射而出,恐怖的法力波动令整个地府都似乎颤动了起来,咔嚓咔嚓,佛珠之上顿时出现了几道裂缝,紧接着嘭的一声破碎开来。

    地藏王菩萨开口说道:“阿弥陀佛!冥河道兄,你我安然相处已近万年,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何故突然动手?”

    “桀桀桀桀!”

    一阵怪笑声传出,在幽冥之中回荡,血海翻滚,渐渐凝成一道身影,身穿着暗紫玄冥道袍,头戴流云冕,腰间挂着元屠、阿鼻两件杀伐灵宝,目光之中满是凶戾之色,杀气腾腾的说道:“秃驴,你奉那如来之命,阻我血海扩张,断我成道之路,还敢说井水不犯河水?今日,我便要和你好好算算这笔账!”

    铮!

    元屠、阿鼻两剑陡然飞出,一左一右,朝着地藏王菩萨斩了过去,整个血海都跟着汹涌起来,煞气融入剑气之中,恐怖到了极点。

    地藏王菩萨瞳孔骤然一缩,知道冥河老祖这是下了狠手,忙将右手一张,一柄锡杖陡然出现在了手中,朝着面前的元屠、阿鼻丢了过去。

    锡杖在半空之中,化作一颗巨大无比的菩提树,叶如碧玉,树若琼脂,上面挂满了各类佛宝,舍利子、浮屠、金钟等等等等,万道佛光迸射而出,诵经之声不断响起。

    当!当!

    剑气从天而落,佛光不断消散破碎,这一瞬好似千万年一般漫长,地藏王菩萨只觉得胸口一闷,嘴角一缕鲜血流了出来,忙将那锡杖收了回来,但上面的光芒却是黯淡了许多。

    血海翻涌而起,直接朝着地藏王菩萨拍打了过来,似是要将他从山崖之上拍打下来。

    一旁的谛听面色剧变,嘴巴一张,正要施展法力抵挡,就在这时,地藏王菩萨座下的金莲陡然散发出道道霞光,将他们笼罩在了其中,任那血潮汹涌,也无法动摇半分。

    冥河老祖眉头一皱,又是两剑挥出,但却只让那金光摇摇晃晃了几下,冷哼道:“功德金莲?灵山还真是舍得,将这都交给你了!算你今日走运!”

    地藏王借助着“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大宏愿,强行将自己的修为突破到了半圣境界,虽说是将自己成圣之路基本断掉,但也让他成为了目前灵山新生代中的第一人,哪怕是弥勒佛都无法与他抗衡,再加上这九品功德金莲,就算是冥河老祖一时间也拿他没有办法。

    哗!哗哗!

    冥河老祖心念一动,血海不断翻涌起来,朝着四面八方漫延开来,无数的阿修罗族人出现在了海面之上,在四大魔王的带领之下,朝着阴曹地府杀了过去,将无数的怨魂厉鬼拖入血海之中,转生成了阿修罗族人。

    “杀!杀光他们!”一个新生的阿修罗族人脸上带着狞笑,他在人间便是恶徒,死后在十八重地狱之中受罚千年,此时脱逃出来化作阿修罗族人,凶残暴戾可想而知,一把抓起身边的一个阴差,一口便将他咬成了两截,塞进了嘴中。

    嘭!

    还没等他将这阴差吞入肚中,旁边一道暗芒闪过,肚子直接被破开了个大口,里面也没有什么心肝脾胃,只有浓浓的鲜血流出,紧接着眼前便是一黑,没了知觉。

    “该死的妖孽!”阴差看着面前断成两截的尸首,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转身朝着旁边继续杀了过去,只是看着这一眼望不到边的敌人,心中却是不免有些绝望。

    恶鬼转生成阿修罗族的概率并不高,十万个里面也不过就三五个,但奈何阴间的恶鬼实在是太多,数万年来十八重地狱和枉死城也不知道积攒了多数,以至于阿修罗族的族人数量也随之暴涨。

    更重要的是,转生成功的阿修罗族实力都不弱,至少也有炼神返虚的修为,比之普通的阴差还要强上许多,如此一来,阴差就更是抵挡不住,一时之间节节败退。

    “杀!杀!”阿修罗族大军不断向前冲杀着,如同蝗虫一般,将眼前的一切都给吞噬了个干净。

    这些阿修罗族数量不断增多,一部分向着阎罗殿杀了过去,也有一些朝着幽冥深处杀去,越走越远,哪怕是万丈高峰也别想拦住他们的脚步。

    轰!

    正当他们翻越山峦的时候,虚空之中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忽然落了下来,只听见一声闷响,数千的阿修罗族人直接破碎开来,连半点残魂也没有留下。

    出手的是一个千丈高的巨人,脸型轮廓有若刀刻一般,五官刚正给人一种坚毅厚重的感觉,脚步声沉重无比,举手投足之间,大地都在不断的晃动着,好似有地震一般。

    这些阿修罗族都是恶鬼转生,脑袋里只有嗜杀暴戾,哪怕是面对着如此恐怖的巨人也是没有半分畏惧,但从巨人身上传来的恐怖气息,却犹如山岳一般的沉重,压的他们站不起身来,更不要说是出手了。

    嘭!

    巨人右手一挥,直接将这些阿修罗族人尽数拍成了肉泥,粗犷无比的声音就如同大地一般:“我不管你们想做什么要做什么,越界者死!”

    “都落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还这么猖狂,真以为还是当年你们统治大地的时候!”自在天波旬恨恨的骂了一句,但还是朝着一众族人喝道:“都给我注意点!不要越过冥山!”

    这一点小插曲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血海阿修罗族很快便占据了冥界大多数地方,逼得十殿阎罗尽数退守到了枉死城中,只能祈祷着天庭和灵山救兵早点到来。

    在幽冥血海阿修罗族闹出这番大动静的时候,牛魔王也没有闲下来,他率领着麾下的一众妖怪,朝着南瞻部洲直接杀了过去,除了九鼎大阵笼罩着的九州大地,南瞻部洲其余地方几乎是瞬间沦陷,一路之上凡是不肯臣服的妖怪或是土地神仙尽数斩杀,只差竖一个反旗“打上凌霄宝殿,活捉玉帝王母”,挑衅天庭的意思十分明显。

    九灵元圣看着远处的九鼎大阵,眉头紧皱,沉声说道:“九鼎与人族气运相连,我们暂时还是不要轻易触碰,接下来的目标便是东胜神州了!”

    一旁的牛魔王忍不住开口说道:“师叔,南瞻部洲的地盘,我们还没有完全消化,现在就去攻打东胜神州会不会有些太仓促了?而且那东胜神州之上,多仙山道场,只凭我们这点实力,恐怕很难有什么作为。”

    “不行!”九灵元圣断然拒绝了牛魔王的话,说道:“一天也不能耽误!这是你师伯特意吩咐下来的,绝不能有丝毫的差错!速速整顿兵马,我们尽快出发!”

    “是,弟子明白!”牛魔王只得应了下来,他是知道自己那个师伯在教中的威望,当年截教大盛之时,她的地位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更不要说是现在这个时候。

    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心性不够!这么一点权势与我截教的大事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九灵元圣自然看得出牛魔王有些沉迷于自己目前的地位和权势,忍不住摇了摇头,原本他对这个师侄还是十分的看重欣赏的,但自从有了江皓做对比之后,这种欣赏便再也不复存在。

    因为,差的太多了啊!

    幽冥地府和南瞻部洲的动静自然瞒不过旁人,一时之间三界震动,乱作了一团,无数双眼睛的盯向了天庭,等待着天庭的反应。

    但还没等天庭有什么反应,妖师鲲鹏却是已经主动掺和了进来。

    妖师府与天庭的仇怨不是一天两天了,若不是因为真武大帝领着一众天庭兵马镇压在北俱芦洲,他早就将北海纳入囊中,此时见到天庭被折腾的焦头烂额,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机会,麾下的兵马也动了起来,目标直指北海。

    当江皓从六耳猕猴口中得知了这些消息之后,也是被吓了一跳,也没有了心情继续在花果山呆下去了,当即领着麾下的一众妖王回了嵩屿山,开始着手布置嵩屿山势力向北俱芦洲扩张之事。

    如此混乱的情况,正是浑水摸鱼的好机会。

    有六耳猕猴在,北俱芦洲的情况江皓自然是一清二楚,与其它部洲不同,北俱芦洲可以说是妖族一家独大,根本没有仙佛道各派的份儿。

    其中势力最大的自然便是鲲鹏创建妖师府了,几乎是囊括了四分之一个北俱芦洲,除了妖师鲲鹏这个半圣之外,单只是大罗金仙境界的妖怪便足足有十一个之多。

    当初巫妖大劫两败俱伤,妖族天庭三百六十五个妖族大圣布成周天星斗大阵,到最后侥幸未死的只有三十三个,而活着逃到北俱芦洲的的不过区区二十一个,这其中有七个投奔了鲲鹏,剩下的十四个则选择了自立门户,这么多年发展下来,在北俱芦洲之上的势力仅次于妖师府了。

    至于像青丘狐族这种,只能算是再次一等的势力了,老祖宗死在了战场之上,只有少数族人活了下来,哪怕经过了这数万年的休养生息,族中也不过只有一两个大罗金仙的修士,而且还都是刚刚步入大罗金仙境界。

    再往下垫底的,便是那种没有实力没有背景的妖王了,占据着一些穷乡僻壤称王称霸,这种妖王大多连真仙境界都不到,稍微有什么风吹草动,便会被殃及了池鱼,死得不能再死,蛟魔王的母亲便是其中之一。

    柿子要捡软的捏,对于前两者江皓自然不会轻易去招惹,而且以嵩屿山如今的情况,除非他亲自出手,否则也根本招惹不起,是以他便把目光放在了第三等势力之上,既可以历练又可以用来扬威。

    “黑柳山并封!”江皓右手一挥,面前陡然升起一片水雾,上面山川河流渐渐浮现,化作了北俱芦洲的地图,指着靠近西牛贺洲的一处山峰,开口说道:“我们这次要对付的便是黑柳山凶兽并封一族,将黑柳山拿下,作为进军北俱芦洲的桥头堡。臣服或者死亡,不要放走一个!”

    并封,乃是上古时期的一种凶兽,形状类似猪,身体颜色黑色,前后皆有头,其先祖同样也是妖族大圣之一,地位远比青丘狐族高,但可惜死在了祖巫共工的手中,这数万年过去,族中只有一个大罗金仙境界的修士,太乙金仙也不过区区八个,交给六耳猕猴他们对付正好合适。

    “遵命!”众妖眼中杀气腾腾,脸上满是兴奋和跃跃欲试的表情,右手一挥,领着各自麾下的妖兵朝着黑柳山方向飞了过去。

    六大圣的名号这些天已经在嵩屿山的妖怪口中传出,连大旗都已经做好,但想要让它们名传三界,只凭自己喊没有半点用处,只有无数尸骨的堆积才能让它震慑人心,而用这并封一族祭旗,再好不过。

    至于说这并封一族冤枉不冤枉,没有人会在意,对于妖怪来说,厮杀就如同狼吃羊一样,弱者没有资格选择,只有资格承受。

    与江皓所料一样,黑柳山并封一族实力虽然不弱,单从纸面上来看,更是稳稳压住六耳猕猴几妖,但真正打起来的时候,却是六耳猕猴他们大占上风。

    金翅大鹏雕修炼的是传自凤凰始祖的功法,而六耳猕猴等修炼的则是江皓传下的**玄功,都是偏向于杀伐一道,再加上并封一族承平已久,而六耳猕猴等妖都是从尸山血海之中杀出来的,只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嵩屿山的大军便将整个黑柳山踏平,并封一族也被屠戮一空。

    覆灭了黑柳山之后,六耳猕猴他们也没有停下来,趁着三界乱成一团的机会,接连出手,先后又灭掉了两个上古妖族,一时之间,遮天大圣金翅大鹏雕、平天大圣六耳猕猴、通风大圣猕猴王、复海大圣敖烈的名头传扬开来,连带着诸天大圣蛟魔王、齐天大圣孙悟空也跟着出了一次风头。

    尤其是江皓,在外人眼中,六耳猕猴他们出手会如此凶辣无情,便是因为他的缘故,蛟魔王的凶名已经到了可以吓得妖魔鬼怪求神拜佛的地步。

    六耳猕猴他们出手如此凶残,江皓自己也是颇为无奈,他们这样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杀过去,的确是打下了赫赫的凶名,但也给江皓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因为嵩屿山的人手已经不够了,空有地盘却没有妖怪可以派遣出去。

    也许是时候尝试一下了!

    江皓心中一动,迈步走入了静室之中,盘膝坐在蒲团上。

    识海之中,诸天轮盘散发着道道霞光,无数的神秘文字在上面时隐时现。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