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27章 放警松了警惕

    “我说姓白的,你觉得你还能在这个位置待几天呀,赶紧转移资金还来不及呢,我知道你的小金库里还有几百个定时炸弹没处消化呢,趁这工夫,让我帮你分担至少三分之一吧,不然的话,您留着的话,万一被引爆了,岂不是被诈得血肉横飞,连个全尸都留不下嘛!”朱副院长对白院长掌控的小金库了如指掌,所以,才会趁机打这一劫。

    “你直说,到底要怎样?”白院长亮出一副要与之决斗的架势来。

    “我觉得咱们的好日子都随着唐副市长离开人世而走到头了,所以,大家散伙前,也给给点分手费吧,我不要多,从你的小金库里,给我这边拨一少半儿——两百万,我封住胡丽静的嘴,不让她一口咬定怀的是你白院长的孽种……”朱副院长给出了这样的明确数目和说法。

    “你!!!”白院长差点儿被气出脑出血!

    “白院长,都这个时候了,还留那么多定时炸弹干嘛呀!”朱副院长则趁机添油加醋地说道。

    “好吧,我给你,但你保证在胡丽静的身绝对不能出纰漏……”白院长知道自己被这个猪狗不如的家伙抓住了软肋,所以,才答应了他的敲诈勒索……

    “那是一定啊,我用你给我的钱,封住沙东来的嘴,跟他一口咬定,胡丽静怀的是唐副市长的孩子,这样的话,死无对证,大家也都不会跟着吃瓜捞了,但这也取决于您的定时炸弹是否及时运到我手里……假如白院长途反悔了,没按照今天说好的办,那我和沙东来联起手来的话,你白院长可没好日子过了……”朱副院长威逼利诱地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姓朱的,算你狠,我这给你调拨200万,只是你要派人来取才行,我现在行动不方便,我都怀疑,已经被他们给监控了……”白院长则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好的,我会派人去找你,你只管将钱放在适合背着或者拎着的箱包里行……”一头白院长答应了,朱副院长这样回应说。

    “具体你打算派谁来?”白院长还这样问。

    “具体是谁,到时候我会电话告诉你,明天午十点前,把钱给我准备好,最晚等到十点半,否则算你食言,也别怪我不客气了……”朱副院长哪能现在告诉白院长,具体派谁去取钱呢,所以,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那好,那明天十点半之前,我在院长办公室里等你派来的人取钱……”白院长这样约定说。

    “好,一言为定……”朱副院长高兴得差点儿蹦起高来……

    “一言为定……”白院长则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一把屁股坐在了他的办公椅……

    接下来的形势可谓是急转直下,朱副院长利用胁迫手段真的从白院长的小金库里弄出了200万,而且指派他的那个小表弟侯小虎化装后去取的钱,然后打车直接到了疗养院,将钱交给了他,侯小虎只是为了一个承诺,是可以见见他朝思暮想的胡姐姐……

    朱副院长拿到钱后,立即藏匿,只留出十万直接给到了也心乱如麻的沙东来手,对他说:“咱们的大限到了,帮我一个忙,给你十万,完事儿咱们各奔东西……”

    “什么忙只管说!”十万块钱把沙东来给收买了!

    “胡丽静怀孕了……”朱副院长直接说出了这样一个事实……

    “这我知道啊,怎么了?”沙东来一听朱副院长拿着十万块钱来找他,居然是为了这件事儿,觉得很怪……

    “她自己说怀的是唐副市长的……”朱副院长直接这样说,是要暗示对方,这个孩子不是别人的,而是已经死掉的唐副市长的!

    “对呀,我也听她说了,不是唐副市长的,还能是谁的呢?怎么了?”沙东来还是一个态度——这些我差不多都知道啊,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呢?

    “唐副市长留下遗言,说务必要打掉这个孩子,免得留下后患……”朱副院长开始渗透自己说出这件事儿的目的了……

    “胡丽静自己什么意见?”沙东来想知道,她本人是什么态度。

    “他想找个人来顶包,留下这个孩子……”朱副院长直接这样回答说。

    “找谁顶包啊,您不会给我十万块钱让我戴这顶绿帽子吧!”沙东来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不会是这个老东西想用十万块钱让自己来做这个顶包的男人吧!

    “哪里话,咱们本来是一根绳的蚂蚱,唐副市长一没了,咱们又成了秋后的蚂蚱,必须联手蹦跶才能勉强活命,我哪能让你背这口黑锅呢?”朱副院长则这样解释说。

    “那您给我十万块钱干嘛呢?”沙东来有点猜不透这头猪一样的领导到底是什么意图了……

    “劝说胡丽静做掉那个小孽种,免得大家都跟着遭殃!”朱副院长直接说出了核心任务是什么。

    “您直接下命令行,干嘛还要我去劝她呢?”沙东来觉得事情有点棘手,所以,这样来了一句。

    “硬来怕激怒她,回头把咱们都给出卖了,你跟她的关系一向挺好,好说好商量地劝劝她,放弃留下孩子的想法,这样对大家都好……”朱副院长则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您给我十万块钱为这事儿?”沙东来还怀疑朱副院长给他钱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事儿还小吗?”看来朱副院长觉得,能让胡丽静做掉孩子这事儿至少值十万块钱!

    “是不是只要胡丽静做掉这个小孽种,这十万块钱归我了?”沙东来还要最后确认一下……

    “是这个意思……”朱副院长给了肯定的答复……

    “那我用什么法子让她做掉这个小孽种,不用再跟您汇报了吧……”沙东来接过十万块钱,这样来了一句。

    “不用不用,只要她能做掉孩子行……”朱副院长这样说的意思是,只要能给我你做掉了胡丽静肚子里孩子的证据,这些钱归你了……

    “那您等着听好消息吧……”沙东来自打唐副市长出事儿之后,一直提心吊胆,之前没少做坏事儿,现在主子倒下了,他也开始惶惶不可终日了,也在琢磨着,如何给自己找条退路,让自己能全身而退,不至于被即将袭来的清算大潮给席卷而去,丢了自己的大好前程,但想了好多办法,都觉得不妥,正闹心呢,朱副院长居然拿着十万块钱来找他了……

    本来他窥探出了朱副院长从白院长的小金库里弄出了200万的“活动经费”可是朱副院长居然只以这样的名义给了自己十万,也太他娘的小气了吧!

    但又不能在钱的问题讨价还价,只能暂时先接受,先应下这个差事,然后,通过某种手段,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这件事儿,让这十万块钱踏踏实实地成为自己的钱之后,再琢磨如何从朱副院长这个吝啬鬼的手里,再抠出一些钱——至少抠出五十万来,也好带着钱,销声匿迹,去到一个老远山西的地方,开个属于自己的诊所,过幸福安生的日子……

    这样的心里促使他接受了十万块钱和这个任务,然后,直接找到胡丽静,对她说:“听说你想留这个孩子?”

    “嗯,毕竟还有我一半的血脉吧,这样做掉它,我觉得有点太残忍了了……”一看师父这么关心此事,胡丽静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啊,我觉得也该留下……不管到底是谁的孩子,只要能找到一个男人愿意成为这个孩子的父亲行……”沙东来心里想的是如何才能尽快做掉胡丽静肚子里的这个小孽种,让朱副院长给他的那十万块钱落袋为安,但嘴却还这样顺着胡丽静的意思鼓励她,还帮她想主意……

    “已经找到了……”胡丽静一听师父这样理解和支持她,很是高兴,立即这样接话说。

    “谁呀?”沙东来倒是有点心虚——你丫别开口说选是你眼前的师父吧,那可不行,坑谁也不能坑师父吧!

    “这个您没必要知道吧,反正我已经想好了,只要找到一个男人乐意成为孩子的父亲,将来我跟他结婚……”胡丽静却没说出具体人选是谁,而只是说出了自己心的具体盘算是什么。

    “你真聪敏,知道你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沙东来一听对方不是要在自己这棵树吊死的意思,马这样赞扬说。

    “谢谢师父这样理解我,支持我,我一直以为师父也会像朱副院长那样,逼迫我做掉这个孩子呢……”胡丽静趁机还举出这样的例子来表示对师父的赞美……

    “谁会像他那么没人性呢!”沙东来这样说的时候,亲自端来两杯水,自己喝了一杯,另一杯递给了胡丽静……

    胡丽静放松了警惕,也一饮而尽……可是没多久,困意来袭,人昏迷一样地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