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 826章 那能怎么办

    “对呀,对呀,怎么会是我的呢,应该是唐副市长的呀!”朱副院长一下子懂了胡丽静的意思,她被派到这里来,是陪护唐副市长的呀,假如怀了孩子,也该是唐副市长的呀,咋会是我姓朱的呢!赶紧附和着这样说道。

    可是以具体到那个包裹,朱副院长又马问:“那你怎么知道值个包裹是唐副市长留给你和孩子的呢!”

    “我告诉过他呀!”胡丽静心里在盘算,到了这个时候,一定要按照沙东来出的那个主意来一口咬定是唐副市长的孩子,不然的话,说是谁的都没法得到这个唐副市长留给她的包裹了……

    “他信了?”朱副院长的狐疑劲头儿又来了,以为胡丽静这样说了,唐副市长也未必信。

    “为啥不信——我整天跟他在一起,没少过夫妻生活,怀孩子很正常嘛!”胡丽静一听朱副院长还有所怀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还是紧紧地抱着那个包裹这样说道。

    “难道他有预感,知道自己要被害,所以,才留个包裹给你的?”朱副院长这样疑惑地问。

    “也许是他早感觉到了,他感觉到他的对手要对他下黑手了,而且听说我给他怀孩子了——不然,他干吗要给我留这个包裹呀。”胡丽静是要说明,唐副市长为什么给自己留下这个包裹的理由和原因。

    “那你打开吧,看看里边到底是什么。”朱副院长很想知道包裹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可不行……”胡丽静有一定的预感,唐副市长给自己留下的这个包裹里,肯定有“值钱的好东西”所以,不能当着朱副院长的面儿打开,既然是留给她一个人的,不能让自己以为的任何人知道里边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为啥不行?”朱副院长还觉得他是胡丽静的领导,又是唐副市长的亲密战友,所以,任何东西他都有权打开有权知道……

    “那我也不能当着你的面打开。”胡丽静坚信,这个包裹里,肯定有不便于让除了她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看见的秘密,所以,还在坚持着。

    “为什么不能当着我的面儿打开,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在里边?”朱副院长怪地看着胡丽静说

    “里边要是炸药或毒药什么的,我一打开爆炸了,毁了我一个人也算了,连累了你可怎么办哪!”胡丽静假如想出了这样的答案来回复这个苟且龌龊的家伙!

    朱副院长一听胡丽静这么说,还真犹豫了,想了一下才说:“那你赶紧回你屋去看吧——我想不能是炸药或毒药,他不是那种人——快去吧,一会儿把结果告诉我。”

    朱副院长心想,或许唐副市长真的想让这个“红颜知己”帮他藏匿某种秘密呢,自己何必趟这个浑水呢,省得将来他们逼问的时候,自己扛不住给说出去了,也许更对不住唐副市长死去的在天之灵了吧,所以,才放胡丽静回自己房间去看包裹里到底有什么了……

    胡丽静听了抱着那个沉甸甸的包裹回了自己的屋里,边哭边慢慢打开了那个包……,一打开看见了几大捆子现金,胡丽静惊呆了,数了数,正好五十万现金!

    同时胡丽静还发现了一张他写给她的字条儿,边写着:“小胡护士,当你看到这个纸条儿的时候,我一定是出事了。你别难过,这是仕途的艰险,也是我迟早的下场。这些钱是我多年攒下的私房钱,本想等你的美容院开业的时候再给你的,可是我有一个不详的预感,我的对手为了跟我争夺市长的位置,已经在很多方面都不择手段了,我想注定是二虎相争必有一伤,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没有退路也没有妥协,有的只有视死如归地去面对,所以我将这些多年积攒的钱都留给你,作为咱们相恋一场的回报。

    “另外,我感到你已经怀孩子了,因为我这次回来的时候应该是你来例假的时候,可是你没来。无论你的孩子是谁的,一定要将孩子给打掉,不然会后患无穷的——这也是斗争的一部分,也是没有退路没有妥协——如果你真的爱过我,一定按我说的去做,将孩子打掉,带着这些钱去过另一种生活——去开你的美容院吧……也许还能再见,也许是永别,天人间,你我缘分永存……”

    胡丽静抱着他的信哭了很久……最后还是把钱藏好,把信给朱副院长看了。

    “他给你留了多少钱?”朱副院长只关心这个。

    “不少。”胡丽静只给了个大概的说法。

    “不少是多少?”朱副院长还一定要知道具体数目。

    “不少是不少。”胡丽静还是含糊其辞。

    “也好,省得我知道了具体的数,将来他们严刑拷打我的时候给说出去——我猜他也给你留下十万八万的吧。”朱副院长的鬼心眼子还真多,试图用这样的办法来套出唐副市长到底给胡丽静留了多少钱。

    “我没具体数,也那么多吧。”胡丽静则借坡下驴,索性说十万八万的吧……

    “他跟你好了一场,末了留下十万八万的给你,谁都会理解和原谅的——何况你还怀了他的孩子呢。”朱副院长也觉得,这个数字还说得过去。

    “钱多少我都不在乎了,关键是这个孩子可怎么办哪。”胡丽静此刻有点心慌意乱,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该何去何从……

    “那能怎么办,按他的遗言办呗。”朱副院长明确表态说。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生下这个孩子会后患无穷呢?”胡丽静的本意是不想做掉这个孩子。

    “这你该明白,他是不想让你跟他有任何瓜葛,省得他的政敌对你也斩草除根——别以为他的对手干不出来,你把孩子做掉了,他们也会放过你了——不然,他们还会抓住你肚子里的孩子大做章,让唐副市长死都不得安宁啊。”朱副院长则说出了后患无穷的道理在哪里。

    “那若是我不承认这个孩子是唐副市长的呢!”胡丽静则突然这样问道。

    “那你说孩子是谁的呢?绝对不能说是我的,更不能说是白院长的……当然,也包括沙医师在内……”朱副院长则立即将可能被胡丽静“赖”的男人都给排除了,生怕她赖谁,谁会因此倒霉……

    “那我说是你表弟侯小虎的!”胡丽静则灵机一动,给出了这样一个大家都不会说出什么的人选来……

    “可是他才十八岁呀!”朱副院长很是惊异地这样说道。

    “多大无所谓,反正是个男人行,我相信,侯小虎也会承认的,因为之前他还来过一次疗养院,我硬说是他的,他也能相信的……”胡丽静还在时间找到了有利的证据。

    “你要是硬要那么多,谁也拦不住你……”朱副院长一看胡丽静笃定要留下她肚子里的这个“孽种”了,眼珠子转了转,这样说了一句。

    “那我这么说了……”胡丽静以为朱副院长真的答应自己这样说,而且能把这个孩子给留下来了呢,暂时也把心放下来了……

    而朱副院长搜寻完了唐副市长留在总统套房里的遗物,确定没什么可能被对手抓住把柄的东西,立即退了出来,回到他住的那间套房,立即给白院长打电话,先问最新情况,然后又汇报这边的情况,末了,着重提到了他刚刚发现的新情况:“胡丽静说她怀孩子了……”

    “怀孩子了?怀谁的孩子了?”白院长听了,立即如临大敌地这样问道。

    “您说呢?”朱副院长的心理有点变态,想趁机折磨一下白院长,这样回答说……

    “难道是你的?”白院长没说难道是我的?而是直接这样质问道!

    “怎么会是我的呢,我又没对胡丽静单独谈话什么的……”朱副院长分明是在含沙射影,敲山震虎。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来这套,他一死,咱们都成了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几天了,也别相互倾轧残害了……”白院长立即心惊肉跳起来,直接这样提醒对方说。

    “我也没说胡丽静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白院长的呀……”朱副院长其实是在暗示对方,现在极有可能大家都一口咬定是你白院长的!

    “具体是谁的,胡丽静心里最清楚啊!”白院长还心存侥幸。

    “对呀,我也这样问她了呀!”朱副院长的拿定主意,要借用胡丽静怀孕这件事儿,来好好敲诈一番这个临秋末了注定要分道扬镳的白院长。

    “她咋说的呢……”白院长果然十分紧张地这样问。

    “她当然是说……对了,我们现在坚守在这里,手头的资金严重匮乏,可能坚持不了几天了,白院长你看,能不能紧急给我们拨点儿经费来呢?”朱副院长则突然转移话题,故意不提白院长最关心的事儿,转而开始提钱的事儿了……

    “你这是打劫,你这是敲诈!”白院长一下子懂了朱副院长的意思,立即这样痛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