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 25章 当然是他的

    “据我所知,唐副市长和妻子生有一女,但对于唐副市长来说,女孩子没法传承的的伟大梦想,假如是个男孩子的话,他一定会倾其所有将其养大成人……”沙东来较了解唐副市长的家庭情况,所以,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

    “一个偷偷摸摸长大的私生子,哪里会有什么好的远大前程呢?”胡丽静则这样来了一句——你还指望一个私生子会有什么出息吗?

    “这个看造化了,我半个月前跟唐副市长一起回去看他旧病复发的妻子,估计没多久的活头了,最多也是一年半载顶多了,你想啊,假如你帮他生了儿子,一旦他妻子过世了,岂不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娶你为妻,那样的话,你还愁这个孩子的前途和命运吗?”沙东来则根据他的观察,给出了这样一条可以通往幸福的康庄大道!

    “真的会这样吗?”胡丽静有点惊喜,但却不敢相信。

    “十有**会这样……”沙东来则这样给她信心说。

    “可是,我现在也不确定,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呀,万一将来某个时刻,偶然事件,发现不是他亲生的,那可咋办呀……”胡丽静连这个后患都想到了……

    “这个你放心,像他这么大的人物,最怕的是家里出丑闻,所以,即便发现他也会默认,也不会不承认这个孩子是他的!”沙东来则根据他的人生经验,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真会这样吗?”胡丽静还是将信将疑。

    “十有**是……”沙东来还是这样的答复。

    尽管听了沙东来出的主意和做的分析胡丽静觉得很有道理,但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见了唐副市长,自己怎样开口告诉他这个消息……

    这样的犹豫居然拖延了一个星期,唐副市长说真正决定他是否能当市长也看下周省市有关领导开的一个秘密碰头会了,所以,这个周末还是要回市里去。

    一听这样的情况,胡丽静还是决定,等到唐副市长的升迁之路有了眉目之后再告诉他吧,或许那样才不会在他决定命运的最关键时刻,让他分心或者是闹心……

    于是,胡丽静安安静静地待在温泉别墅里,幸福地畅想着自己的未来——假如唐副市长当了市长的话,靠着他这棵大树,自己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美容院,在那个美容院里装修一个温馨的房间,一边管理美容院,一边把他的小孩生下来……

    而时不时的,唐副市长——不,那个时候他是唐市长了——他到那个房间来看他的孩子,来跟我做秘密约会。

    然后用美容院赚来的钱,将这个孩子养大成人——若是个男孩儿,也让他从政,也让他当官,也让他步步高升,成为他生身父亲一样具有远大抱负的栋梁之才;若是个女孩儿,培养她读到美容博士,然后把胡丽静的美容院开到全国各地……若是唐市长真的怕社会舆论,自己随便找个男人跟他结婚,只要他答应接受自己的孩子行……

    胡丽静甚至想好了孩子将来要什么幼儿园、什么小学、什么学、什么大学,连将来给他找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儿做媳妇或是找什么样的男人做丈夫都幻想好了……胡丽静眼前的未来是那么的温馨和美好,充满了新的……。

    胡丽静一直为沙东来给他出的这个主意——一口咬定怀的是唐副市长的孩子这样的好主意而暗自庆幸。

    胡丽静那么幸福地在那座舒适而美丽但又很快要告别的温泉疗养别墅里,眼巴巴地守望着,一心一意地等待离开这里,期盼实现自己美好理想的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可是命运的大手将胡丽静抬举到一个高高的平台之后,还没让她站稳,它不负责任地撒开了手,让胡丽静趔趄着失去平衡,一头跌回了冰冷严酷的现实……

    唐副市长离开的第三天,朱副院长慌慌张张地赶来告诉胡丽静:“不好了,唐副市长出事了!”

    胡丽静听了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接着眼前发黑。但她还是坚持着问他:“唐副市长他,他,他怎么啦?”

    “从市里返回这里的路,他的司机像似喝醉了,不知怎么把车开逆行车道,结果,迎面开来一辆重型大卡车,撞在了一起……”朱副院长说这些的时候,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说明他也正在心如刀割……

    “结果怎么样啦!”胡丽静听了一把抓住朱副院长,声嘶力竭地喊道。

    “结果,结果还能怎样,车毁人亡呗!”朱副院长带着哭腔这样回应说……

    胡丽静的眼前完全黑了,觉得天旋地转了……

    “完了,全完了,他这一完,我也完了,你也完了……大家一起都完了!”朱副院长绝望至极地这样叫喊道……

    胡丽静听到这里一头栽到在了地……

    等胡丽静醒来,见自己正被朱副院长压在身下呼哧呼哧地苟且呢……胡丽静再也无力反抗他只有呜呜地一个劲儿哭着……

    可是令胡丽静想不到的是,等朱副院长苟且完了,反倒是他伏在胡丽静的身大哭起来……

    这个时候胡丽静忽然觉得大家似乎都是一个命运了,也原谅了他,还抱着他的头跟他一起痛哭起来……

    唐副市长的死给他们的打击太大了,他是他们的靠山,是他们的主心骨,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哇……他怎么这么短命呀!他怎么遭了这样的横祸呢……

    “都猜测是唐副市长的对手干的,一定是他们暗给唐副市长的司机吃了或喝了迷幻药,在他开车的时候发作了,才将车开得飞快而且了逆行车道……”朱副院长咬牙切齿地这样分析说。

    “那我们今后该怎么办哪!”胡丽静忽然感觉前途特别渺茫……

    “那还能怎么办,天塌下来也得顶着哇”朱副院长却拿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来。

    “可是你我这样的人,怎么顶得起来呢!”胡丽静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惊天变化。

    “你还好办,谁都不知道你跟唐副市长的关系,将来回到院里,换个科室行了;可是我完蛋了,谁都知道我是唐副市长的铁杆儿干将,若是他的对手了台,我的院长当不成了还是小事,他们也不会放过我这个给唐副市长出谋划策的人哪。”朱副院长这才表明了,一直以来,他与唐副市长是个什么关系。

    “事已至此,那你打算咋办呢!”胡丽静想知道,到了这个份儿,到底给如何寻找出路。

    “我也不知道哇,不过反正也是完了,跟他们拼呗。”朱副院长两眼通红,像一头绝望的公猪被逼到了墙角一样。

    “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拼得过他们吗!”胡丽静还真不看好这个除了苟且,别的能力都没看出来的朱副院长。

    “拼也是死,不拼也是死,还不如拼了呢!”朱副院长还是第一次表现得这么有勇气!

    “怎么拼哪,你的靠山和后盾都没有了呀。”胡丽静感觉到了朱副院长被逼绝路,要拼死一搏的狠劲儿,但也这样提醒他说。

    “我的手里也不是没有他们的把柄,他们要是不动我,我也不揭发他们,他们要是让我过不去,我也跟他们拼个鱼死破,你死我活……”朱副院长拿出一副豁出去的架势来……

    到了吃饭的时候,胡丽静和朱副院长一口也吃不下去……

    忽然,朱副院长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即带着胡丽静冲进了唐副市长住的总统套房,像疯了一样让胡丽静帮着他整理和销毁唐副市长的留下的各种件,只将那些边什么批注都没有的红头件留下来,其他的要么他给运走藏匿,要么干脆让胡丽静撕得粉碎用马桶冲走。

    可是当他整理到一个沉沉的包裹时他愣住了,因为边很明确地写着,“此包裹只许胡丽静打开……”。而且,正好还被胡丽静给看见了,一把给抢了过去,抱住那个包裹失声痛哭起来。

    “里边是什么呀你哭。”朱副院长反倒愣住了,没懂这里边藏着什么“猫腻”这样狐疑地说了一句。

    “不管是什么,一定是他留给我和孩子的。”胡丽静则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什,什,什么?留给你和孩子——你有孩子啦?”朱副院长一听瞠目结舌地看着胡丽静说。

    “是呀,我怀了孩子呀!”胡丽静很是肯定地这样回答说。

    “什么时候怀的,你不是一直在吃避孕药吗?”朱副院长更急切地问……

    “虽然一直在吃,可是在前几天,忽然发现自己怀了……”胡丽静还在坚持这个说法。

    “你能确定是唐副市长的?”朱副院长用通红的眼睛盯看着胡丽静这样问道。

    “我只跟他发生了关系,当然是他的了,难道还是你朱副院长的呀!”胡丽静居然用这样的诘问来表明自己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