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242章 哪两种反应

    “有您这句话,我真的实现了梦想还让我高兴呢……”胡丽静真想不到,唐副市长真的拿自己那个随便说出的梦想当回事儿,这样的男人,你不爱他才怪呢……

    可是,要不要把自己怀孩子的事儿直接告诉他呢?胡丽静似乎更加闹心了……

    辗转反侧闹了一宿的心,第二天早早起来,来找师傅沙东来,想从他这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是见了面,又不知道该怎样跟他开口了……

    这样的事儿一旦说出口,可没法收回了,一旦让沙东来知道了自己怀孕的事儿,那不知道结果是咋样了,或许他能帮自己出主意,或许他会直接甩了自己,生怕粘我这个大麻烦——反正不知道结果是咋样,但不找他,似乎更闹心……

    精神一溜号,人没了之前的精神头儿,所以,想往日跟师父沙东来切磋技艺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

    “你有什么心事吧,说出来,让师父帮你化解……”沙东来看出胡丽静跟之前有所不同,也这样关心地问了一句。

    “瞎说,我会有什么心事呢,现在被你们这么多男人宠爱着,幸福满满的,哪里还会有什么心事呢!”胡丽静心说,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自己有心事,更不能让这个师父知道自己怀孩子了,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也这样否认说。

    “越是听你这么说,越证明你现在有心事,而且是很严重的心事……”沙东来居然笃定胡丽静是遇到了烦心事儿,不然的话,情绪不会是这样的,脸色也不会是这样的,对自己的态度,更不会是这样的,所以,大胆地预测说。

    “那您说,我会有什么心事儿呢?”胡丽静还真担心自己的心事被这个什么都能洞悉的师父给猜到了,也这样问了一句。

    “如说,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沙东来毫不隐晦,直截了当地说出了他的猜测!

    “天哪,您可真神了,您是咋样发现的呢?”胡丽静瞬间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沙东来的面前了,根本没法隐藏任何秘密呀!

    “所有答案都写在你的脸呢……”沙东来则这样来了一句。

    “我的脸怎么了,我的脸是如何出卖我的秘密的?”胡丽静双手捂脸,没明白,自己的脸为啥出卖了自己内心的秘密……

    “看你今天情绪不对我观察你的脸,虽然你化了淡妆,但还是无法掩饰只有怀了孕的女人才有的那种红晕……”沙东来则从职业医生的角度来说明他为什么猜到胡丽静是怀有身孕了……

    “有吗,有吗,我自己照镜子咋没看出来?”胡丽静赶紧在室内找到一面镜子,边照自己的脸仔细看,边这样问道……

    “都说旁观者清当事者迷,你自己咋会发现这样为妙的变化呢?”沙东来则这样回答说。

    “可是,我闹心的是,每天我都按时按量地服用避孕药,为啥还是不幸怀了呢?”胡丽静将自己的恐惧烦恼还有疑惑都说了出来。

    “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怀的是谁的……”沙东来则一语的地说出了事情本质——女人怀孕很正常,但怀的是谁的孩子,这有太多讲究和说法了……

    “天哪,又让师父猜了,我是闹心不知道是谁的,所以,才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该咋办呀,师父呀,您快点帮我想个办法吧,从昨天我发现自己怀了,一直闹心到现在……”胡丽静只好彻底承认自己的心事是什么了……

    “既然这样,我问你一句话,你要如实回答我……这样师父才可能帮你想出最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来……”沙东来虽然猜到了胡丽静为什么事儿闹心,但有些事儿,还要问问清楚,也才好帮她出主意,这样问。

    “有啥话师父只管问吧,我保证如实回答……”胡丽静发现,这个世界,最懂自己的怕是眼前的这个师父沙东来了,所以,也说了这样信赖的话……

    “我想问你,你到底都跟几个男人有过那样的关系……”沙东来还是直言不讳,直接问了如此敏感和不好回答的问题。

    “这个……您应该能猜得到吧……”胡丽静当然有点羞于开口,这样反问道。

    “跟你来往过的男人都跟你发生过那种关系?”沙东来这样试着问。

    “差不多吧……”胡丽静觉得,沙东来指的那些男人,也是跟自己来往的这些男人吧……

    “包括?”沙东来还要她说得具体一些。

    “包括白院长,朱副院长,唐副市长,还有前些天来过这里的一个大男孩,再是师父您了……”胡丽静将跟她有过来往,发生过关系的男人都说了出来……

    “算起来,是至少五个男人呗?”沙东来还要确认一下……

    “是这五个,别的真的没有过……”胡丽静则十分可定地回答除了这五个,再没别人了……

    “那好,那这五个男人,谁知道你除了跟他还跟了别人?”沙东来问了一个很绕的问题,说白了,是这些跟你有关系的男人,谁还知道你跟别的男人有关系——这个问题很重要,你必须回答才行……

    “师父算是头一个吧,朱副院长也知道我跟那个大男孩,还有跟唐副市长,至于知不知道我跟师父有这样的关系,不得而知了……”胡丽静逐一分析给沙东来听。

    “那白院长呢?”沙东来单独这样问。

    “白院长肯定知道我跟朱副院长以及唐副市长吧,别的应该不知道了……”胡丽静这样认定说。

    “那——那个大男孩呢?”沙东来又单点那个侯小虎。

    “他只知道我跟他大表哥——也是朱副院长有这样的关系……”胡丽静给出了这样肯定的答复。

    “最后剩下唐副市长了……”沙东来似乎用了排除法,将其他男人都排除在外,剩下一个唐副市长了……

    “按说他蒙在鼓里呢,可能以为,除了他,我跟别的男人一点儿那样的关系都没有——应该是!”胡丽静很是肯定地这样回答说。

    “这好办了……”沙东来好像心有数地这样来了一句。

    “咋好办了,快点告诉我呀师父,到底咋好办了?”一听沙东来这样说,胡丽静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难道师父真的想出了可以解决这个难题的办法来了?

    “既然唐副市长认定你只跟他一个男人发生过这样的关系,那你一口咬定,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沙东来也不绕弯子,直接说出了他的想法。

    “这能行吗,他是那么大一个人物,本来在妻子以外跟别的女人好会被他的敌对势力诟病,一旦证实他跟一个护士有了孩子,那还不成了他的绯闻,作为击垮他的把柄,趁机毁了他的远大前程啊……”胡丽静则这样担心——一旦咬定是唐副市长的,岂不是给他的仕途升迁道路,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嘛,这样的事儿,我哪能轻易去做呢!

    “也许会,也许不会……”沙东来则给出了两种结果的可能性……

    “这是什么意思呢?我咋听不懂呢师父?”胡丽静一时有点懵懂——这样的事儿百分之百都是丑闻,哪里会有什么好结果呢!这样问道。

    “也许会——是指唐副市长这样身份地位的人,一旦被对手抓住这样的把柄,的确会借题发挥毁坏他的声誉,影响他的前程……”沙东来也承认这一点。

    “那也许不会呢?”胡丽静想知道另一种可能性。

    “也许不会是两个概念——一个是你轻易不告诉唐副市长你怀了他的孩子,这样的话,谁也抓不到他的把柄了,谁问你,你都死不承认是唐副市长的孩子,这也不会影响到唐副市长的仕途升迁了……”沙东来这样详尽地分析说。

    “这个好啊,我要的是这样的结果呀……”胡丽静想这样做,因为这样做风险最小。

    “可是,假如你不告诉唐副市长,那么将来这个孩子的前途命运可没法保证了……”沙东来却说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

    “可是,一旦告诉了他,他会怎样反应呢?”胡丽静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所以才会这样问。

    “一般会是两种反应……”沙东来直接这样回应说。

    “哪两种反应?”胡丽静急于知道结果……

    “第一,是吓得急忙让你去堕胎,免得张扬出去他的名誉受损,但也可能因为他爱了你,利用他的权利,为你安排一个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好去处,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暗帮你把孩子养大成人……”沙东来这样从正反两个方面来分析给胡丽静听。

    “这样的可能性有多大呢?”胡丽静想知道概率有多大。

    “那要看你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沙东来则设置了这样的前提。

    “这有什么区别呢?”胡丽静有点没懂其的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