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男第823章 这样的男人

    正闹心不知道如何是好呢,朱副院长又逮住了机会,死乞白赖地还要苟且……

    “今天不行了……”胡丽静拿出一副坚决回绝的架势来。

    “为啥不行……”朱副院长还是头回看到胡丽静这样坚决冷淡的态度。

    “我不舒服……”胡丽静直接给出了理由。

    “没见你咋样啊!”朱副院长下打量,没发现胡丽静有什么异样的地方,所以,这样狐疑地说道。

    “我大姨妈来了……”胡丽静心说,不说出具体毛病来,这个猪一样的领导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不像啊——你骗我吧……”朱副院长的两只小眼睛提溜转着这样怀疑说。

    “骗你干啥,真来了……”胡丽静知道自己编造得有点不像,但还在坚持着。

    “不行,你必须让我亲眼所见我才信!”朱副院长边说,边一下子将胡丽静扑倒,撩开裙子要查个水落石出……

    “你还有没有人性啊!”胡丽静拼命挣扎着这样低声喊。

    “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你,我只剩下本性了……”朱副院长哪里还顾及自己的形象,索性给了自己这样的评价。

    “本性是禽兽,是畜生!”胡丽静则在朱副院长野蛮的检查,边挣扎边这样臭骂道。

    “你当我是一头公猪,可怜可怜我吧……”朱副院长一旦发现胡丽静的大姨妈并没有来,立即扑来要苟且……

    “你连公猪都不如,简直是禽兽不如!”胡丽静还试图挣脱对方……

    “不管你说啥,只要能让我爽一把行……”朱副院长这样说的时候,已经苟且成功了……

    胡丽静几乎是万念俱灰——这样的一头公猪一样的领导,你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所以,怀孕的事儿哪里敢告诉他呢!

    胡丽静毫无反应地忍受着来自朱副院长的各种苟且偷欢,心的哀怨与悲愤到达了极点……

    煎熬度过了这次苟且,胡丽静躺在床像死不瞑目一样一直躺倒吃晚饭的时候,才爬起来,洗干净自己,吃了饭碗,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里,继续闹心……

    这时候,手机响了一下,懒得去看,可是过了一会儿又响了一下,瞄了一眼,显示是唐副市长来的短信,打开了一看,居然是:“你来我房价,我给你看样东西……”

    本想不回,但怕唐副市长以为自己出什么事儿了,直接过来找,也回了一条:“好,我马过去……”

    稍微打扮了一下,也整理了一下心灰意懒的心情,去到了唐副市长的总统套房……

    “请您原谅我今天没主动来找您,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想跟您请假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即便是见了唐副市长这样自己心甘情愿以身相许的男人,今天也不想跟他发生任何关系了……

    “哪里不舒服了?”同样是询问,但唐副市长的朱副院长的和蔼可亲得多!

    “也没什么,是女人的那种不舒服……”胡丽静含糊其辞地这样回应说。

    “哦,那我叫人给你弄点可以缓解痛苦的热饮来吧……”唐副市长立即这样提议说。

    “不用了,我已经喝过了……”胡丽静心一阵暖意袭来——同样是男人,差距咋你恁大呢!

    “哦,那好,你看,这是我次回家的时候,顺路给你买的一个礼物,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唐副市长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方盒子,还亲手打开了给胡丽静看……

    “珍珠项链?这么大的珍珠还真是头回见到呢?”胡丽静看到那串儿一看价值不菲的珍珠项链,一下子惊喜地叫道!

    “说是买的,其实是有个巴结我的老板硬生生地送给我的,我觉得谁的脖子都不配戴这副珍珠项链,只有你配,能不能戴给我看看?”唐副市长先是承认了这副很值钱的珍珠项链是哪里来的,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小小请求——美女戴让我欣赏一下总行吧……

    “好呀,我这戴给您看……”胡丽静边说,边解开了领口的扣子,亮出了自己白净纤长的脖子,那么等着唐副市长亲手戴在她的脖子……

    镜子里看见唐副市长给自己戴珍珠项链的样子,胡丽静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这么伟大的一个人物,对自己如此关心宠爱,真有点受宠若惊了,但今天心情的确很差,遇到的那个那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还是不能一时冲动答应今天继续跟他那个……

    “你戴这副项链更有倾国倾城的气质了……”唐副市长从镜子里看到了戴这副珍珠项链的胡丽静,还真是从她身发现了某种倾国倾城母仪天下的气质来……

    “您不觉得,倾国倾城的女人,其实是祸国殃民的女人吗?”胡丽静都惊讶自己为什么今天回说出这样“扫兴”的话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本来不好的心情,被那个猪一样的领导给苟且之后,变得更糟,到了唐副市长这里,还在不住地发酵吧……

    “话可以这么说,但古今外,但凡成了祸国殃民的那些倾国倾城的女人,其实都是当权者的问题,但他们为了逃避历史的骂名,只好将责任都推到了这些如花似玉弱不禁风的女人身,我觉得这是千百年来对历史对女人的严重误读和损毁,我今天是要为你这样倾国倾城的女人正名……”唐副市长则对这个话题饶有兴趣,还给出了他自己一套独特的解读,来回应对方……

    “谢谢您这么说,但首先我自知之明不是您说的那种倾国倾城的女人,其次您也不是一统天下的男人,这些说法只不过是您对我的一种夸赞而已,让我听了更加心花怒放而已……”胡丽静此刻越来越觉得自己渺小了,想起自己突然发现怀孩子的事儿,想起自己是同时与五个男人发生过关系,所以,无法断定到底是谁的孩子这样闹心的事儿,也无法把自己跟那种倾国倾城的女人相提并论在一起了,直接告诉对方,自己是个普通到了什么程度的女人,这样心里才踏实……

    “你能有这样的认知和情怀,还真的不多见,你这辈子只做一个陪护的高级病人的护士天可惜了——一旦我的陪护任务结束了,你有什么新的打算吗?”唐副市长却很是理解对方,而且,还这样询问对方未来有什么打算。

    “像您说的,我是个陪护高级病人的护士而已,陪护您的任务结束了,我肯定听从院里的安排,继续回去当我的护士呗……”胡丽静哪里想过自己的未来呢,眼下的复杂情况还不知道如何驾驭和摆脱呢……

    “你的心没有梦想吗?”唐副市长还在这个话题打转转。

    “当然有啊,可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梦想,只能是痴心妄想……”胡丽静的坏心情,导致她今天说话总是这样的自卑和灰暗……

    “不管你有什么梦想,说出来,万一有机会实现了呢!”唐副市长却这样鼓励说。

    “我的梦想其实很简单,等我有钱不用当这个护士来养活自己了,独立门户地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美容院,这样的话,保养自己的容颜永远年轻不成问题不说,还能让更多的女人都青春永驻……”一听唐副市长这么想知道她的梦想,胡丽静还真将自己曾经的一个想法说出来——那只是个梦想而已,随便说说,让唐副市长不至于很失望行了……

    “这是你的梦想吗?”唐副市长的脸,看不出是褒还是贬的表情……

    “对呀,我这样一个什么学历都没有,什么本事都没有的护士,还能有什么更加不切实际的梦想呢?”胡丽静自惭形秽地这样回答说。

    “按说这个梦想很容易实现的……”唐副市长却这样来了一句。

    “谈何容易呢,租个房子一年需要十万八万吧,购置设备和各种美容品少说也得十万吧,加雇佣几个美容师和工作人员,一个人每月至少给三千吧,十个人一个月要三五块钱,一年下来,光这一块得三五十万的,也是说,手头没个三五十万的,这样一个小规模的美容院都开不起来呢……”胡丽静则将这个梦想实现需要的成本说了出来……

    “哦,难怪你把这个当成了自己的梦想呢……”唐副市长这样说,似乎也在表明,对于胡丽静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护士来说,的确算一个几乎无法实现的梦想了……

    “其实您不这样逼问,我连这个都从来不敢说出来当做自己的梦想呢……”胡丽静还这样跟了一句,表明自己根本没指望有一天,能实现这个梦想……

    “这样吧,假如我将来当了市长,或许能在你实现梦想的时候,遇到相关部门阻碍的时候,帮你说句话,疏通一下,至于别的,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你什么忙……”唐副市长很是客观地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