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22章 都快想死了

    “没试呢,谁知道这次谁输谁赢……”唐副市长以为,自己总结刚才的经验,一定能赢下这一局吧,也这样回应说。

    “您还要来第三回合?”胡丽静还真是佩服对方了,已经溃败两次了,还要再来第三次,换了一般男人,怕是没这个精力和能力吧……

    “再给我半个小时……”唐副市长再次要了修整的时间……

    “那好,那再给您半个小时!”胡丽静也需要休息,所以,痛痛快快地答应了……

    第三个回合唐副市长还真是卯足了劲儿一直坚持到胡丽静使出了七荤八素的招法,俩人才几乎同时达到了极限,不能说两败俱伤,只能说是战了个平手……

    接下来的日子里,俩人还真都是越战越勇,各有胜负,而他们似乎对谁胜谁负越来越不在意,反而是被如此激烈的酣战带来的火化四溅而各自都蚀骨铭心……

    虽然唐副市长的本意是利用胡丽静的年轻貌美来历练自己对美色的抗体和定力,但渐渐地发现,这个年轻的女孩子有与众不同的气质和魅力,很多时候他之所以败下阵来,不是因为坚持不住了,而是因为走神儿了,被对方身体以外的某些气场给弄得神魂有些颠倒,才导致难以克制那种要彻底占有她的冲动,也才勒不住奔腾的野马,酣畅淋漓心甘情愿地马失前蹄在她的绊马索下……

    一定是胡丽静的出现和优异表现,才让这个本来野心勃勃的大人物更加红光满面神采奕奕,仿佛浑身下都充满了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能量和斗志,大有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气势,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党校一毕业,当选市长已经是探囊取物,不在话下……

    胡丽静也到了她人生最灿烂美艳的时段,差不多每天白天有空闲时间,去跟“师父”切磋技艺,让自己的功夫臻于完美,晚与唐副市长对垒,看到底谁是床英雄!

    当然,偶尔也有朱副院长死缠烂打的骚扰,也有白院长偶尔来这里探视的时候,必须单独与之谈话的时候,满足他的某种癖好,可能是由于有这么多的男人深耕浅耘轮番灌溉,才让胡丽静的青春姹紫嫣红花团锦簇,显现出的妖娆滋润光鲜亮丽,无与伦……

    在胡丽静的幸福感到了无以复加的时候,忽然听朱副院长说,周六日两天,唐副市长要回家去探望旧病复发的妻子,沙东来也要随同前往,胡丽静也申请要陪同唐副市长一起回去,但被朱副院长给回绝了:“你跟随唐副市长回去容易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和麻烦,所以,必须留在疗养院守候……”所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唐副市长和沙东来一起离开了疗养院……

    果然,像胡丽静担心的那样,山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逮住胡丽静,朱副院长没完没了地勾起个没完!

    还好当天下午午休过后,侯小虎突然出现在了疗养院,看见这个小鲜肉,胡丽静一身的龌龊感顿时消失了:“你咋来了呢?”

    “大表哥说弄到一些这里的土特产,想给大表嫂带回去,可是想了好个办法都觉得不妥,最后决定让我来取——我来了……”猴子说话解释的时候,两只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胡丽静的脸,他一定是想她都快想疯了吧。

    “那这些天你想姐了没?”胡丽静明明已经从猴子的眼神里,看到了他的无思念,但还是这样问了一句。

    “都快想死了,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姐了呢……所以,一听说让我来这里取东西,本来还以为是当一回苦力,靠人背肩扛把这七八十斤重的东西给弄回去,可是一听姐也在这里,我心花怒放了,姐呀,你没想我吗?”猴子先解释,后又这样问道。

    “当然想了呀!”一看猴子那一脸小鲜肉的可爱样子,胡丽静的心一下子热乎起来,虽然与他分别之后,又遇到了两个极品男人——一个沙东来,一个唐副市长,但对于猴子的记忆是一辈子都无法抹掉的,现在又有了见面的机会,当然不能隐瞒自己的想法了,也直接这样回答说。

    “那姐一定会跟我好一把吧……”猴子一看身边没别人,小声这样来了一句。

    “你不是明天早才回去吗,有的是时间跟姐好呢……”胡丽静也给猴子吃了定心丸。

    “太好了,做梦都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姐,还能再跟姐好……”猴子一听对方这样说,高兴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你快点把要办的事儿先办好吧,晚姐有空闲了,会找你的……”胡丽静给出了这样的安排。

    “好,我都听姐的……”猴子赶紧去找大表哥去弄那些要带走的土特产去了……

    看着猴子活蹦乱跳跑开的背影,胡丽静的心里涌起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这一宿,先是被朱副院长给叫到了唐副市长的总统套房去谈工作,结果一直苟且到他再也爬不来了,才算放了她……

    一看已经晚十点多了,胡丽静赶紧给侯小虎打电话,让他到自己的房间来……

    一直到后半夜,侯小虎都没闲着,只要他行,要来一把,胡丽静后来是生怕一下子把他给累伤了元气,才制止他差不多十来回的龙腾虎跃……

    第二天送走了侯小虎,本来以为还要被得了机会的朱副院长拉去苟且呢,想不到,白院长突然降临了疗养院,一问才知道,原来他是去北京开个卫生系统的会议,回来的路正好路过这里,也下了高速公路,特地来疗养院来视察工作,捎带慰问……

    朱副院长十分诡谲的冲着白院长笑了笑溜走了,剩下白院长和胡丽静,也有了可以久旱逢甘霖的接触……胡丽静连朱副院长的苟且都无法回避,又如何回绝白院长的“恩宠”呢,也任由他享用一番——还好,只待了两三个小时,匆匆离开继续赶路了……

    接下来的时间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唐副市长和沙东来回来之前,朱副院长发疯地找各种理由跟胡丽静苟且在一起,胡丽静都麻木了,任由他在身玩各种花样地折腾,心里却只想着小鲜肉侯小虎,或者想想师父沙东来,还有心仪仰慕的唐副市长,也不再觉得这样的苟且那么龌龊肮脏了……

    一旦唐副市长和沙东来回到了疗养院,朱副院长也立即装得像个人了,轻易不来骚扰胡丽静了……

    于是,之前的那种美好的平衡状态又恢复了,白天胡丽静跟沙东来无拘无束地切磋各种技能,研发各种新的技巧,晚与唐副市长鏖战或者缠绵,即便偶然有朱副院长逮住机会苟且一把,胡丽静也权当是一种义务,也没太让朱副院长太难堪太过不去……

    这样的好日子持续了半个多月吧,忽然有一天,胡丽静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不对劲儿,但下左右里里外外地自我检查了一番,什么异样都没发现,以为是自己神经过敏,小题大做呢,也没太在意,可是又过了几天,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对了,该来大姨妈了,咋没来呢?

    等到她翻看自己的记事本才发现,自己该来大姨妈了,却已经推迟了好几天……

    天哪,不会是怀了吧!

    不对呀,自己每天都按时按量地服用避孕药啊,咋会怀呢?

    不可能,一定是自己心情太好了,伙食也太丰富了,身体太舒适了,所以,才不很正常了吧……

    可是又过了几天,居然还没来,而且还出现了传说的干呕现象,这下胡丽静终于慌了,十有**是怀了,不好,这绝对是个天大的坏消息!

    因为这期间自己跟的男人太多了,而且从未间断过服用避孕药,所以,一旦怀的话,真的说不清到底是谁的呀!

    从朱副院长到那个小鲜肉的侯小虎,再到白院长,以及到了疗养院之后的沙东来和唐副市长,这么的男人,都有可能啊,都在可能怀孩子的时间里,与自己发生过那样的关系呀!

    嫌疑最大的应该是他们三个吧!

    侯小虎年轻火力壮,一旦播种到位,种子一定超级顽强,是他的可能性极大!

    沙东来的技巧性最高,每次都将种子送到最深处,假如他是成心的,他的嫌疑也极大!

    还有唐副市长,每次都是自己太投入,所以,每次也都是彻底朝他敞开自己,任由他深耕浅耘,所以,也可能是他的种子在里边生了根,开了花,结了果!

    至于朱副院长还有白院长,从年龄到功夫都不足以与他们三个争夺那块高地吧,但也不能彻底排除他们俩的可能性!

    也是说,一旦怀了,这五个男人每个都有可能是孩子的父亲呀!

    正好这个时候,看到一篇报道,说国外有个女人生下双胞胎,假如是三个父亲的!

    天哪,假如自己生下五胞胎的话,会不会是他们五个一人一个呢?

    胡思乱想,心乱如麻,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