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19章 征服新高度

    结果不用说了,以为自己稳操胜券的沙东来,在志在必得的胡丽静眼神里,没有看到对他的心动,反倒是对方眼神释放出的超级电波一下子电到了他的某一根儿神经,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对胡丽静的那种爱恋情不自禁暴露无遗,被胡丽静瞬间捕捉到……

    “我看到了,师父对我心动了……”胡丽静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可能因为意志薄弱,被对方如此近距离地关注下,会对他怦然心动呢,哪成想,自己还没咋地呢,他却心慌气短地有点不淡定了,显然是对自己有了某种从未有过的特殊想法,将之前所有师父的道貌岸然都给抛到了九霄云外,直接进入到了男欢女爱的状态——眼神出卖了他内心想的所有一切欲念……

    “怎么可能呢……”沙东来居然矢口否认!

    “师父居然不敢承认!”胡丽静直接撇嘴这样揶揄说。

    “你说我心动,拿什么证明?”沙东来索性用查无对证来抵赖自己依然对这个“徒弟”心动的事实……

    “师父的眼神分明是一团火焰,幸亏我躲闪及时,不然的话,瞬间会被点燃了呢!”胡丽静用这样的形容,来揭露沙东来心动到了什么程度……

    “这只是你自己的感觉吧,是你心里想象出来的,师父会对你心动吧……”沙东来还试图辩解抵赖自己几乎暴露无遗的心动行为呢。

    “才不是呢,师父居然开始耍赖,既然这样,可别怪我退出这场赌局了……”胡丽静边说,边真的要起身离开了……

    “行行行,算你赢了总行了吧……”沙东来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好失败,既然修炼多年的这点儿定力被这个机具超人魅力的胡丽静给破掉了,第一次在与她镶嵌在一起的时候,有了某种不可描述的冲动,而且,睁开眼睛的时候,完全无法掩饰那种与生俱来的本能,将自己的心动无情出卖给了对方……而经过几次抵赖毫无效果之后,只好举手投降了……

    “什么叫算我赢了,明明是我赢了嘛!”胡丽静则这样较真儿说。

    “好好好,你赢了,我输了,我愿赌服输,刚才说输了受什么惩罚来的?”沙东来居然连输了该受什么处罚都忘掉了……

    “您自己定的规则都给忘了,太不像话了吧!”胡丽静则这样嘲笑起来。

    “还别说,一旦对你心动了,也把什么都忘记了……”沙东来居然用这样的理由来做解释。

    “师父真的承认对我心动了?”胡丽静的心里倒是一下子美滋滋地无受用——本来很是仰慕这个师父的,从来没指望他能对自己动心的,可是今天来还没一个回合呢,他败下阵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胡丽静魅力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了——这样的魅力若是跟唐副市长在一起的话,估计也会令他无心动,从而进一步考验他想要的那种特殊的耐力吧!

    “对呀,我在你眼里没看到你对我的心动,所以,为了让这次打赌有个结果,师父也只好对你心动,让你赢了,也好让这场赌局显得有趣生动嘛……”沙东来为了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居然还编造出这样的理由来……

    “原来是师父勉强主动人为输给我的呀,我不要这样的结果,我要在赌一把,这次一定要分出胜负才行!”胡丽静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说法,所以,又这样提议说。

    “不行了,不能再赌了……”沙东来则一下子告饶了……

    “为什么呢?师父怕什么呢?”胡丽静则不可思议地这样问——一向那么理性泰然的师父,今天这是咋了呢?

    “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魅力无穷了,刚才若不是及时终止了,怕是师父真的要在你里边犯错误了……”沙东来不得不承认,自己刚才差点儿犯了一个低级错误……

    “师父是说,由于对我心动了,所以,极有可能第一次在我里边那个了?”胡丽静还有点不信,还要这样确认一下。

    “十有**会……”沙东来居然乖乖承认了!

    “那我还真想尝尝师父在里边那个的滋味呢……”胡丽静的心忽然荡了一下,近两天一直跟他演练各种技巧和手段,但却一次都没尝试过他在里边真正那个,所以,一旦牵涉到这样的话题,胡丽静的好心立即来了,居然很渴望这样一次,倒要尝尝这个自己也曾敬仰心仪过的男人,这方面的表现到底是什么样的……

    “哎呀,这可使不得……”沙东来居然再次这样回绝说。

    “为啥使不得?”胡丽静越发不懂对方的意思了……

    “一旦师父那样了,你肯定会遭殃的……”沙东来说出了这样危言耸听的话。

    “怎么会呢?难道师父那样了,会像洪水猛兽一样邪乎?”胡丽静这样猜测说。

    “洪水猛兽还邪乎呢,不是一般女人能承受得了的……”沙东来则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我还偏偏要承受一次,也算是我曾经沧海了一把,今后再遇到类似的情况,也好知道如何应对了……”胡丽静突然有了那种“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的心理——不经历风雨咋会见到彩虹,不信自己承受不住来自一个男人的洪水猛兽!

    “你真敢接师父的招儿?”沙东来似乎也想尝试一下,因为他之所以之前多次与胡丽静接触都没真正那样过,是怕一下子伤到她,回头再也做不成这样的师徒关系了……可是现在她如此积极主动,索性是一把牛刀,看看是不是这个世界,真有女人可以承受自己的洪水猛兽……

    “师父有种放马过来吧……”胡丽静居然无所畏惧,将自己摆开了可以放马过来的架势……

    “那师父可不客气了……”沙东来那里还把持得住,直接扑了去……

    令沙东来想不到的是,他汹涌澎湃的洪水猛兽,奔腾瀑泄到胡丽静河床里的时候,本以为会是一场无法收拾的洪灾,哪成想,那些洪流居然乖乖地被收纳在了河床的两岸之间,顺畅欢腾地直奔下游而去……

    天哪,难道这个胡丽静是自己寻找多年的那个,可以跟自己相匹配的另一半?

    沙东来对胡丽静的心动更到了无以复加程度了……

    胡丽静不但没被沙东来那汹涌澎湃的洪水猛兽给伤害到,反而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极致快慰,别提心里多有成感了——像沙东来这样一座大山一般的男人终于被自己给征服了,原本根本无法想象,之前总觉得他是自己无法逾越的高原,横亘在自己的眼前,只能去仰慕他,爱戴他,但是无法翻越他,征服他,现在好了,居然因为打了一个赌,让他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也让她终于拜倒在了自己的石榴裙下……

    只是这样的成感只是一闪即逝消失了,因为翻越了沙东来这做男人的大山之后,胡丽静猛地想起来,自己真正要翻越的,是唐副市长那座更加巍峨矗立几乎无法征服登顶的山峰……

    假如说沙东来是喜马拉雅山脉的话,那唐副市长是珠穆朗玛峰!

    征服沙东来多半是他自己溃不成军才给了自己机会,可是唐副市长已经十分明确了他的目的,是要让胡丽静使出浑身解数,展现全部魅力,甚至可以不择手段急功近利地来诱惑和虐待他,目的是要经受住美色的诱惑考验——这样的难题无异于一座珠峰一样的高山,胡丽静真有点望而生畏,不知道该如何才能登顶,如何才能去征服他了……

    “师父呀,咱俩都好成这样了,我也实不相瞒了,今天早我跟唐副市长去散步,谈了很多话,也达成了一致的协议,但有一点我真觉得我未必能做得到,还请你这个无所不知无所不会又无所不能的师父教教我,帮我征服他那座珠峰吧……”胡丽静说出了自己的新烦恼。

    “具体说说看……”沙东来似乎要知道更多信息,才好给出自己的建议。

    “本来以为,是陪他过有规律的夫妻生活那么简单,可是他却赋予了我更高的责任和考验……”胡丽静继续铺垫自己的任务有多难。

    “再具体一点儿……”沙东来还是要听具体的。

    “很简单,他为了将来在仕途升迁的道路,不被任何美色所诱惑,所以,想趁机利用我的美色来尽情地诱惑他,折腾他,但他却要一直保持他说的——我自岿然不动——我总觉得,我来不了这个角色了,生怕自己的能力不够,无法真正练他想要的那个结果……师父啊,快点帮帮我吧,我该如何下手才好,才能达到真正的目的呢?”胡丽静说出了自己面临的新课题。

    “嗯,这个动向很有趣,也很有发挥的余地……”沙东来听了这个新情况,脸居然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别只说这样的话呀,快点帮我想想办法,我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新考验呢?”胡丽静还真是渴望从沙东来这个师父的经验里,获得某个捷径,让自己捷足先登,马到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