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18章 咱俩打个赌

    沙东来嘴这样说,心里却在想:你这样的女孩子,一定不会为了讨朱副院长那样的龌龊男人的欢心而来向我讨教这样技巧的,估计还是奔着唐副市长去的,目的也很简单直接,是想让他能真正对她着迷,从而让对方对方她发起爱的攻势,她则坐享其成,只管享受那种被疯狂追逐的妙感觉……

    “还能有什么办法,使出浑身解数呗……”胡丽静一听沙东来这样问,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这样笼统地回了一句。

    “具体的呢?”沙东来还是要听到更具体的细节。

    “具体的……”胡丽静的脸一下子通红起来——具体的,咋说出口呢?

    “别不好意思,咱俩纯属业务切磋,不带任何感**彩,也不存在泄露秘密的可能,所以,有啥话只管说出来,我也好对症下药,帮你提高这方面的能力……”沙东来则这样解释和保证说。

    “我总觉得我很被动,觉得作为女人,该像个玩物一样,只要他想玩弄,自己一直保持一个娇柔矜持的样子也行了,顶多……”胡丽静开始说自己的具体做法了……但到了关键之处,还是含着骨头露着肉……

    “顶多什么?”沙东来则还要刨根问底……

    “顶多动动手,动动口……”胡丽静总算是说出了较具体的手段……

    “其实最高境界不是动口也不是动手……”沙东来则立即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动什么呢?”胡丽静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女人要主动,除了手口还有什么呢?

    “动心呀!”沙东来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神回复!

    “动心?心长在里边,动与不动谁看得见呀……”胡丽静更加莫名其妙了。

    “眼睛看得见呀……”沙东来则这样回答说。

    “眼睛咋看见心动呢?”胡丽静还是没有灵犀一点通的感觉。

    “你忘了那句话吗——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一个人是否心动,抑或是想知道别人是否心动,只要洞察对方的眼神可以获得真正的信息了……”沙东来这样讲解其的道理。

    “您的意思是,想要真正迷惑男人,自身的美色只是个基本条件,想要让对方真正要死要活地迷你,必须让他动心才行?”胡丽静开始这样理解道。

    “对呀,首先是你要通过眼神让对方知道你心已动,从而撩拨起对方也对你动心,只有两颗心互动的时候,才会有那种真正的两情相悦,也才会有真正的男欢女爱……”沙东来这样循循善诱地解释说。

    “不愧是师父,果然是高人呀,我还真有点懂其的道理了……可是,我具体咋做,才能让对方真正看到我的心动,也让对方对我心动呢?”胡丽静还真是受到了启发,但还谁不知道具体该咋做。

    “这样吧,还是咱俩边操作,边具体讲解其的环节和主意事项吧……”沙东来还是想用之前的老办法,脱掉身的服饰,然后面对面地实施一对一的教学……

    “我听您的,但您能告诉我,我该咋做吗?”胡丽静很是期待这样的教学过程,起码让她尝过甜头……

    “你现在把我假想成你想要他要死要活迷你的男人,然后呢,我们身体接触之后,你用眼神告诉我,你对我有多么的心动,然后,你通过我的眼神,看出我是否对你也心动了……”沙东来这样提示胡丽静说。

    “可是,假如我对您没有真正动心,您是不是一眼能看得出来呢?”胡丽静有点担心,自己现在真正心仪的男人是唐副市长,但现在要面对的却是沙东来的眼睛,一旦被他看出自己对他一点儿都没有心动,那可咋办?

    “那当然了,反过来也一样,假如我对你没动心的话,你也一眼能看得出来……”沙东来则直接说出了结果。

    “真能这样吗?”胡丽静此刻却有了一个小小的打算——或许,趁机我能从你的眼神里,看看你是不是对我心动了吧——好期待呀!

    “这得试了才知道……”沙东来似乎也期待这一刻了——似乎他笃定,任何他教授过这样课程的女孩子,没有一个不对他心动的,难道胡丽静会例外吗?

    “那快点儿试吧,人家好期待呢……”胡丽静居然是一副跃跃欲试亟不可待的样子……

    “那,咱俩要不要事先打个赌?”俩人像之前一样,脱光了衣服,摆开了架势,但在镶嵌在一起之前,沙东来居然提出了这样一个有趣的话题……

    “打什么赌?”胡丽静一心都在强烈的好与期待,等待从沙东来的眼睛深处看到他是否对自己心动呢,却听他临时这样提议,觉得有点唐突,所以生硬地问道。

    “谁先在对方的眼里看到心动,谁算赢……后看到或者看不到的,算输!”沙东来之所以要提议打这样一个堵,是因为他认定,眼前的这个年轻貌美的胡丽静一定对他心动不已,不然的话,不会三番五次地来找他练这样完全可以无师自通的工夫,而且每次都能在与之演习那些动作的时候,都会体验到她的芳心乱动,情不自禁地总游走在欲死欲仙边缘的样子——不心动,哪里会有这样的表现?

    所以,他打赌自己一定先在她的眼看到心动,也是说,一定是他赢……

    “赢了奖励啥,输了惩罚啥?”胡丽静则忽然觉得这个赌很有意思了——这个沙东来,一定以为我对他早已心动,所以,打这样的赌百分之百是他赢吧,好啊,赌赌,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

    “你先说愿不愿意赌吧……”沙东来生怕胡丽静连赌都不情愿,哪里还用说输赢的规则呢?

    “我无所谓呀,我只关心输了要赔啥,赢了能得啥……”胡丽静则在心里说——假如是在昨天,或许你一眼能看到我眼里对你的心动了——可惜呀,时间过了不到24小时,事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姑娘心动的目标已然转移到了另外一个男人,一个将来要指点江山干出一番惊天伟业的大男人身了——所以,你百发百在本姑娘的眼里看不到之前的那种心动了,结论是,你百分之百输定了——那说说,赢了得啥,输了赔啥吧!

    “输了舔对方不能舔的地方,赢了吃对方最好吃的地方……”沙东来似乎早有预案,不然不会如此流利地随口说出了输赢的答案。

    “啥地方是不能舔的呢?”胡丽静还是头回听人这样说——人的身体,还有不能舔的地方?

    “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到时候你知道了……”沙东来一时还真不好说清,到底一个人哪个地方是不能用来舔的……也含糊其辞这样回答说。

    “那赢了的话,吃对方最好吃的地方——我这里倒是有,而且不止一个,你身,有什么好吃的地方呢?”胡丽静的意思是,男女有别,女人身好吃的地方多了去,可是男人的身有什么好吃的地方呢?你举个例子给我看!

    “也不止一个地方吧……”沙东来一听胡丽静这样说,忽然觉得今天自己赢的胜算不大呀,但也这样强词夺理地争辩说。

    “好吧,算是吧,那,咱们现在开始?”胡丽静似乎没兴趣在这样的细节与对方争什么高下,而是想尽快开始这个意外的赌局,想要尝尝,第一次在这个师父面前,赢了他,能说句是个什么鲜亮的滋味……

    “可以开始,但有言在先,谁输了别反悔,谁赢了也别太嚣张……”沙东来还这样提醒了一句。

    “规矩是您定的,若是反悔也是您反悔,若是嚣张也是您嚣张吧……”胡丽静则振振有词地这样来了一句。

    “我的意思是,只要认赌服输行了……”沙东来生怕胡丽静输了,却不让他在她身吃那些他总想吃,但找不到理由来吃的,好吃的地方……

    “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丈夫,但从来都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呢……”胡丽静则心里笃定输的是对方——你在我眼里看不到心动,岂不是彻底输定了?但我不信,你这样一个有血有肉的大男人,对我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极品靓妞一点儿都不心动,假如真的不心动的话,那你可真是禽兽都不如了!

    “那好,那现在可以开始了……”沙东来听了胡丽静的话,才觉得可以开始了。

    “咋开始呢?”胡丽静则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开始这个有趣的赌局。

    “距离一尺,面对面镶嵌在一起,先屏息静气一分钟,再闭目养神一分钟,然后,一起睁开眼睛,直视对方的眼眸深处,谁先看到对方心动,谁算是赢了……”沙东来再次说明了具体的对赌规则……

    “那好,那这开始吧……”胡丽静笃信自己会赢,也欣然接受,按照沙东来的引导,与他做成了那个姿势,然后,一起闭眼,开始屏息静气,然后闭目养神……

    心里数了一百二十个数,算是到了说好的两分钟,然后,听沙东来说了一二三,俩人同时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