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16章 越来越深入

    “到底是什么人呢?您能告诉我吗?”胡丽静也感觉到了唐副市长冷酷无情的一面,有点胆怯地问。

    “我说了,你千万别不高兴……”

    “您只管说吧……”

    “这种人不是别人,是女人。”唐副市长一言以蔽之。

    “女人?为什么是女人,是什么样的女人?是不是也包括我在内呢?”胡丽静完全没懂对方的意思,所以,很是惊异地这样问道。

    “你听我慢慢解释给你听——在我的仕途,敌手也好,对手也好,他们本人都无法动摇我的信心,削减我的意志,反而会增加我必胜的信念,令我精神抖擞,斗志昂扬;可是他们手的女人,或是他们能够指使安排的女人却令我防不胜防,不经意间可能堕入她们设计的圈套,了她们的美人计;而我在面对女人的时候,还不能达到视而不见,坐怀不乱的境界——我最担心有一天,在我仕途最关键的时候,身边冒出个貂禅,而我一旦把持不住,被她给迷惑,极有可能前功尽弃,毁于一旦了。”唐副市长终于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您这么害怕女人,干吗还允许我在您身边,而且还如此对我好呢?”胡丽静实在不懂对方的逻辑在哪里。

    “说白了,这正是我答应你们朱副院长来这里治疗的目的所在。”唐副市长则透露出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信息!

    “您那么怕栽在女人的手里,干吗还要特地到这来,还允许有我这样的女人在您身边呢?!”胡丽静听了更莫名其妙了……

    “之所以允许你来我身边,是要通过你来磨练我对女人薄弱的意志,让我在你身修炼出对付其他任何美女的坚强意志,让我最终达到——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境界。让我见了什么样的美女都置若罔闻,都无动于衷,从而让我能自觉或不自觉地屏蔽那些美人计,让对手的阴谋诡计失效破产!”唐副市长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我还是不明白您到底让我帮您什么忙呀,是不是将我永远带在身边,别的女人看见了,会退避三舍;还是让我成为您永远的恋人,您一旦想对别的女人怎么样了,来找我,在我身释放您对那些女人的**?”胡丽静将自己的疑惑都说了出来。

    “你说的其实也是我原先的想法,但那样的弊端是我的对手会拿你来大做章,说我养了谁谁谁或是包了谁谁谁,他们一样会通过你将我整垮绊倒的。”唐副市长连这样的话都说出口了。

    “那怎么办呀,那我还能帮您什么忙吗?”胡丽静忽然紧张起来。

    “你要帮我的、也能帮我的,是要让我面对你的美色而不动心,动了心也不动情,动了情也不动作……”唐副市长直接说出了他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帮助。

    “那我怎么具体做呢……”胡丽静还是没懂自己具体该咋做,才能帮对方的这个特殊的忙。

    “你能帮我的是用你全部的魅力来迷惑我,让我动心,让我动情,甚至让我动作;而我是要在你的百般魅惑,我自岿然不动。”唐副市长说这些的时候,有点过于执着的神情。

    “那要是动了呢!”胡丽静想象一旦那样了,还能真的一动不动呀,那万一没坚持住,动了呢?

    “我必须竭尽全力来坚定住自己的意志,决不被你所动,决不跟你动情,直到有一天,你的一切对我来说再也不起作用了,我的意志通过你的洗礼获得了免疫力,今后再有什么样的女人来站在我的面前,我都会从容面对了。”唐副市长再次这样强调说。

    “哪您都允许我怎么魅惑您呢?”胡丽静此刻还真有点期待这样的时刻到来了。

    “既然是让你那样,那你得使出浑身解数,最好是无所不用其极,浑的、素的、冷的、热的,凡是你能施展的魅力都在我身使出来,让我在各种情形下都得到真实的考验,从而练我面对女色刀枪不入的功夫。”唐副市长将他希望的,都说了出来。

    “那可真是难为您了,有谁能完全摒弃自己的七情六欲呢,除非他不是人,除非他出家当了和尚——即便是和尚,也不能说他没有那个了呀,大概苦行僧也未必做到一点那个也没有吧,只是在有的时候,自己能控制能压抑能自我排遣而已。”胡丽静有点忧心忡忡地这样说。

    “你说的很对,难得你有这么高的认识。其实我是个感情或感情特别丰富的人,见了女人有怜香惜玉,英雄救美之心;见到像你这样的美女,更是会情不自禁,砰然心动。”唐副市长居然承认自己是这样的男人了!

    “什么呀,昨天我跟您跳舞,您不控制得挺好吗,特别是后来一起洗温泉的时候,我看您一点冲动也没有呀。”胡丽静居然将昨天唐副市长的表现,拿出来当话柄说了。

    “不瞒你说,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是靠东拉西扯的谈话给控制住了,可是你走了以后我来劲了,支棱了半宿都没软和下来,后来是困极了才睡着,睡着了还是做了个跟你入洞房的梦——你说,我的意志有多薄弱吧。”唐副市长连这个都坦白出来了,可想而知,他对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信赖到了什么程度。

    “这算什么薄弱呀,这只能说明两点,一是你感情丰富,有情有义;二是我确实好看,让您动情动心了。”胡丽静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真让你说对了,我还从来没有这么对一个女人动情动到做梦跟她入了洞房呢!所以早醒来我想,你可真是个理想的人选,只要跟她说明情况,只要她肯帮我磨练意志,一旦磨练成功,那我一定会在将来的仕途所向披靡,再无后顾之忧。”唐副市长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我倒是能全身心地帮您磨练,可是我总担心您会备受煎熬的。”胡丽静还这样担心说。

    “我是要通过这些煎熬来磨练自己,来升华自己的;我所担心的反而是你,你是一个姑娘,又年轻又漂亮,大好的青春年华却要帮我做这样的事情,而且我还没给你任何承诺,这样会不会给你带来思想和精神的负担,将来会不会给你的爱人、家庭带来负面影响等等。”唐副市长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说道我,您大可放心吧,我现在单身一人,无牵无挂,至于将来是否还有家庭和爱人,都是未知数,我只想告诉您,现在我心目只有一个我心仪的男人,这个男人是您,所以,您放心大胆地吩咐我做您想要的任何事情吧,我绝对会百分之百地投入,绝不会让您有任何后顾之忧……”胡丽静给出了这么多信誓旦旦的承诺……

    “这好了,这我彻底放心了……”唐副市长一听胡丽静这样表态,还真是把心放回到了肚子里……

    我他们谈得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投缘了。后来谈得亲密无间了……这时候我他们走到一条搁浅废弃的大木船边……

    唐副市长提议说:“咱们再在这里休息一会吧。”

    胡丽静立即点头同意,于是,他们半躺半坐在了旧船下面。这里可以背靠旧船,面对大海,既眼前开阔,又背后隐蔽……

    唐副市长又感慨地说:“不瞒你说,我的这个想法是从去年过黄山开始的。在黄山我偶然遇到了一个高僧,别人让他看相算命他一概回绝,惟独看见我主动跟我打招呼,说他要告诉我几句话……”唐副市长又要给胡丽静将一段他经历的故事了。

    “高僧一定说了很重要的话吧……”胡丽静这样猜测说。

    “高僧说,人的一生是从生人的死人,间所做的一切都是活人。虽说怎么活都是从生到死的一辈子,但间活的过程可是形态迥异了……我从你的眉宇间看到了三气——:一是才气,二是运气,三是锐气——但我要提醒你,才气滋生傲气,运气衍生骄气,锐气产生杀气——最可怕的是你的锐气,因为你的锐气包含了‘三欲’,一是权欲,二是物欲,三是**,而这三欲,权欲和物欲还不能坏你的大事,只有最后的**能在你不经意,令你功亏一篑,一败涂地——所以,你要是想在自己的仕途成什么气候,那最重要的管住你的**,控制你的**,最好是磨灭你的**……

    “我当时听了高僧的话赶紧求教于他说,弟子愚拙,大师明鉴。高僧说,芸芸众生都在做三件事,一件是做梦,一件是做人,一件是**——你做的梦都实现了,无论是夜里做的还是白天做的;你做人也做到了一定水准,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你都做得庸得体,无可挑剔;关键是最后的**——似乎你已经丧失了配偶,即便没丧失也形同虚设了,所以我在你的神情看出了你必将被情爱给困扰,必将在情爱的事大意失荆州,坏了自己的大好前程。我见高僧的话一针见血,直要害,赶紧对他说,弟子恳请大师彻底点拨……”

    “高僧说,如果你能练到对女色无欲无望,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的本事,一切也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了。我又问高僧,尘世间红尘滚滚,大师能提醒我具体怎样才能练这样的本事吗?高僧说,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矫枉必须过正,欲擒必先故纵,当你司空见惯荤闲,当你揽尽天下美色,也会泰然自若,处世不惊,登高望远,一览众山小了……听了高僧的话我略有领悟,觉得言之有理,刚要答谢他的点拨,却见他飘飘然架云而去,我赶紧去追,结果一脚踩空,掉进了万丈深渊……”唐副市长的故事到处戛然而止……

    “您掉下去——没事吧?”胡丽静很是担心地这样问……